WrightFu

不學無術的香港廢中一枚,被醬缸社會不斷磨蝕的齒輪。珍視香港,也對羊城有複雜的情感。同時遊走Medium、Matters及方格子,閱讀為主,偶爾隨心寫寫,努力練習讀文「斷捨離」,著有《港穗情緣》

又一個生活小測試

八達通以外的其他可能

不經不覺,已經來到 2022 年 3 月的最後一個週末,意味著這一年,在迅雷不及掩耳之勢,已過了四份之一。

在 Omicron 的來訪之下,這個城市不少東西陷於停頓,或進入了另一種新的「常態」。這個時刻,我想,也可分享一下由這個月開始實踐的小測試了。

自從 1997 年「八達通」面世以來,其使用上的方便和交易處理的效率,使八達通迅速成為了幾乎所有香港人乘搭交通工具時的付款工具選項。而好些折扣優惠、轉乘優惠、雙向分段收費、車費回贈等安排,亦只適用於以八達通繳付車費的乘客,甚至是月票亦是儲存在八達通系統裡。2019 年政府推出交通津貼計劃,同樣透過記錄一張八達通在當月的累積交通工具付款金額,再計算出可獲得的「回水」金額,就令更多人沒有誘因利用八達通以外的方式繳付交通工具車費。

近年,電子支付發展迅速,輕觸式信用卡、付款 QR Code 等應運而生,搶佔小額付款的市場的同時,也在香港牽起過一些針對八達通技術是否落伍的討論。不同交通工具營運商,亦陸續開始增添配套,容許乘客以其他電子支付方式繳付車費。有說開發這些電子支付方式,是為了迎合沒有八達通的旅客的乘車需要,但武肺當道下旅客「清零」,加上上述提及有關使用八達通的誘因,立法會交通事務委員會在 2021 年下旬的文件指出,暫時仍只有 0.5% 的乘客使用八達通以外的電子支付方式繳付車費。

儘管八達通在使用上方便非常,亦能享有各式的乘車優惠,但其龐大的數據平台,卻使當權者可以有渠道追蹤每一個市民的行蹤,如 2006 年驚動全城的徐步高案,當時仍未變成公安(或曱甴)的香港警察,就是利用八達通乘車記錄破案。2019 年反送中抗爭期間,不少市民為了避免洩露自己曾到過抗爭現場,也會在敏感的日子,用回傳統的現金繳付車費,和刻意留下一些現金在地鐵售票機上,讓有需要的手足購票。

去年轉了新工,因不用過海,令自己的交通費支出比以前減少,加上本年初政府把交通津貼的申領門檻由 200 元調升至原有的 400 元,發現自己獲得的「回水」金額,只剩下寥寥的個位數。加上九巴在二月中終於把其電子支付平台「e度嘟」擴展至覆蓋所有路線,把心一橫之下,心坎裡就下了一個決定,嘗試在這一個月,完全不使用八達通繳付交通工具車費。

自己選用的載具是 Wirex Debit card,取其是外國注冊的金融機構,相對於本地銀行簽發的信用卡,執法部門會較難取得借記卡持有人的個人資料。而這張借記卡裡的資金,已全面由自己於(萬惡的)CeFi 做穩定幣 lending 所獲取的利息支撐,故此也是在活用被動收入了。而每筆交易能夠獲得少量的 WXT 回贈,也是聊勝於無吧。

不過,這些電子支付的卡機,有時礙於網絡上的問題,無法成功從這張借記卡上扣帳,所以也試過好幾次要用回本地銀行的信用卡才能成功繳付車費。這二十多天以來,除了有一天需乘搭仍未支持電子支付的黨鐵巴士,及有一次巴士上的電子支付卡機居然大大隻字顯示著紅底白字的「暫停服務」,而要無奈用回八達通繳付車費外,這個測試基本上也是順利進行。至於近年已不常坐的黨鐵,自己早已習慣直接買單程票,也不太受這個測試的影響。

不過,因為 Omicron 的來訪導致城市人為地變得天翻地覆,交通津貼門檻由五月份開始將會再次調低至 200 元,那時可以獲得的「回水」金額,相對又會吸引一些,也許那時又要重投八達通的懷抱了。


三月尾的這個時刻,「疫苗通行證」在香港也不經不覺推行了一個月,而政府也決定需在五月尾前,需要打了三劑疫苗,才能進入相關的處所,比原定計劃再提早了一個月。

這刻的我,未有確診武肺(也有可能是中了而不自知),也未有去打金十。雖然自己已經習慣隨街「野餐」,也任由頭髮變長當中,但某程度上,這個多月以來,城市的天翻地覆,令生活陷於停頓狀態,才是讓自己得以在不打金十的情況下在這個城市捱到一個月的原因。當社會活動隨疫情稍歇而漸次恢復,遇到避無可避的時刻,那該會是自己終要接受命運的時候。

喜歡我的文章嗎?
別忘了給點支持與讚賞,讓我知道創作的路上有你陪伴。

CC BY-NC-ND 2.0 版權聲明
6

看不過癮?

一鍵登入,即可加入全球最優質中文創作社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