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rightFu

不學無術的香港廢中一枚,被醬缸社會不斷磨蝕的齒輪。珍視香港,也對羊城有複雜的情感。同時遊走Medium、Matters及方格子,閱讀為主,偶爾隨心寫寫,努力練習讀文「斷捨離」,著有《港穗情緣》

人禍

物極必反,今天種下的一些因,其實有不少,只是順著人為的形勢而逼出來的。

高傳播力,但症狀不嚴重的 Omicron 病毒,終歸還是衝破了香港的圍堵牆,在社區內大範圍的擴散。確診武肺的數字,由二月上旬首次破千,至近期已達致日均數千的水平,而且是絕對被低估的,儘管自己對於這些數字,已沒有甚麼特別的感覺。

可是,就算武肺大流行已進入第三個年頭,政治任務的掛帥,加上脆弱的管治和應變,留下來的人,再次被推向一個無底深淵。

Anthony Kwan/Getty Images

近日最令人感到痛心的情景,莫過於因醫院床位爆滿,大量病人只能在醫院的露天位置等待。近日因季候風和降雨的緣故,體感溫度比起實際溫度更為低,卧在床上的人,只能包著錫紙等保暖,好些苦候多時的人,本來沒有徵狀,也被弄得患上低溫症了。

有人說,這一輪「第五波」疫情,使香港變成了「第三世界」,但根本,當下很多荒誕的景象,本來就可以不需要發生。

全球多國兩年來的抗疫經驗,多少已說明與病毒共存,才是可行的出路。可是,太上皇一直堅持「清零」方針,特衰正苦亦只有聽命是從的選擇,有些「有識之士」更聲稱提倡共存,是一種「躺平」的表現,甚至有違反國安法之嫌。

把大量本可自我居家隔離的人,全部都要送進醫院及僧多粥少的「隔離設施」,不爆煲才怪,所以也就出現遲遲未能送院的情況(但根本待在家休息數天就可以康復了);牽連甚廣的強制檢測令,但又不承認自我快速檢測的 legitimacy,結果又導致要排長龍做檢測,又遲遲無法得悉檢測結果;長時間封閉大廈,不僅把人身自由禁錮了,配套安排混亂,亦使被圍困的人苦不堪言。

不舒服的話,自行在家休養數天,比起被捉到陽性,也許可以更快斷尾,且面對更少的無稽安排。

當下香港的疫情,對天朝來說,已是 2020 年武漢面對的層次,所以太上皇也一錘定音了,發下了聖旨,要求香港政府把抗疫視為「壓倒一切」的任務。不僅是政府,大量保皇狗也通通「歸隊」,感謝屎煎片的指引並作「全力配合」。

所謂的支援團隊來港視察並給予指引,加上「火眼實驗室」、「方倉醫院」等極端臨時抗疫設施,通通要從中國運來香港設置了,這些都凝造了香港政府辦事不力,要中國支援香港抗疫的假象,進一步削弱香港政府的管治威信,矮化了香港的自主性。

當世界各國也陸續放寬防疫政策時,香港卻反其道而行,把社交距離措施越收越緊(但在檢測站,社交距離措施卻又如同虛設),透過鼓勵檢舉,阻嚇人們進行多家庭聚會(但工作場所又不適用),而眾多無關痛癢的處所(再次)被勒令停業,稍有起色的經濟情況又迎來嚴峻的挑戰。在維持著嚴格的入境管制,眾多各懷鬼胎的人還不斷放風,打算祭出封城這極端手段,實在何其諷刺,也加速著外資離這個城市遠去,令香港殘存不多的國際形象褪去得更為徹底。最新的全民強檢建議,亦有計劃把樣本交由深圳的化驗所做檢測,香港人的 DNA,就這樣直接「送中」。

天朝愛面子,不願承認堅持多時的「清零」策略失敗,配上要向天朝爭取表現尋求連任的柒婆,以及各懷鬼胎謀權篡位的保皇狗,當「擊退疫情」成了戰略任務,在將要實施的疫苗通行證以外,更多常人無法想到的極端措施,極有可能陸續有來。當抗疫被發現可作為 legitimate 社會管制的一個上佳藉口,遭受最多 suffering 的,還是留下來的人。

所以也聽過一種說法,中國堅持「清零」,乃是為了遏止因經濟不景而越來越有爆煲風險的 social unrest。物極必反,今天種下的一些因,其實有不少,只是順著人為的形勢而逼出來的。


在不少公司改為在家工作、外出人流大幅減少的情況下,因為交通擠塞、人多逼挾而日日被人屌老母的觀塘,他的娘親,近期該也換來耳根清靜的時光。但我想,這一位媽媽,當下還是寧願日日比人屌吧?

喜歡我的文章嗎?
別忘了給點支持與讚賞,讓我知道創作的路上有你陪伴。

CC BY-NC-ND 2.0 版權聲明
10

看不過癮?

一鍵登入,即可加入全球最優質中文創作社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