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rightFu

不學無術的香港廢中一枚,被醬缸社會不斷磨蝕的齒輪。珍視香港,也對羊城有複雜的情感。同時遊走Medium、Matters及方格子,閱讀為主,偶爾隨心寫寫,努力練習讀文「斷捨離」,著有《港穗情緣》

在後極權社會下談信任 - - 讀哈維爾獨幕劇《會面》

在這個時候,仍然會願意對你說真話、展露自己的朋友,故然要好好珍惜,但在種種壓力和威脅在四方百面來襲下,你要如何好好保護對方,不構成出賣,則又是一場修煉了,這也是能否「活得磊落真誠」的一次詰問。

在香港幾可肯定步入(後)極權社會的時代下,捷克前總統哈維爾的重要著作《無權勢者的力量》以及當中的名言「活得磊落真誠」,也成為了仍然活在這個城市,且抱有一點良知的人,時刻閱讀和討論的作品。本年中,蜂鳥出版力盡艱辛,重新出版《無權勢者的力量》的中文版,亦令這本重要的小書的訊息,得以讓更多香港人讀得到。

哈維爾在極權統治期間身陷囹圄,而在重光後成為總統的事跡廣為人知,但他本身亦是一名劇作家,和愛酒之人。在香港,一群喜愛研讀哈維爾,也喜歡釀啤酒的有心人,就選取了哈維爾在極權統治期間創作的一個劇本《會面》(Audience),進行圍讀展現,期望更能理解藉藉無名的小人物,在這個世代下的各種思想爭扎。

劇本緣自於哈維爾的自身經歷,被被政權打壓,當時的哈維爾無法回到劇場工作,只好走到酒廠打工。在酒廠工作的經歷和感受,促成他創作了這個釀酒廠老闆跟「V先生」對談的劇本。劇本本身只有捷克話和英語版本,故此創作團隊以中文作展現的時候,亦不需要太「忠於原著」,加入了不少本地化的元素。

過去數月,團隊先後在不少獨立書店、文藝空間、甚至釀酒廠等地進行圍讀,反應不俗,惟當時自己未克抽空參與。近日,創作團隊的其中一員,因他們既有的場地需要交吉,就決定在將要清場的會址,來了數次「醉尾一劑」的圍讀展現。而按團隊的闡述,每一次的展現,都會有不同的讀劇者組合,而劇本亦會按照展現者的性格稍作潤釋,故此參加者感受到的張力和火花,也會有一些分別。

坦白說,劇本的進路其實有點緩慢,有參加者在分享的時候也分享了類似的感覺。飲得太多啤酒而顯得不很清醒的老闆,來回嘔吐之間,把好些說話(或曰告誡)不斷地重複著,對於是否要向「V先生」道出自己的經歷,一直欲言又止;而在嘔吐的空檔之間,亦看得出「V先生」口裡說很感激老闆對他的讚許和賞識,可是他心坎裡卻是感到不以為然的,亦想「借尿盾」離開這場令他感到不舒適的對話。

到後段的時候,才逐漸明白這個劇本想帶出的訊息。因為有特務獲悉「V先生」在酒廠工作,他們要脅著酒廠老闆「交人」就範,但酒廠老闆也想為「V先生」保著工作,左右為難之下,他甚至提議「V先生」虛構一些情節,達致「自行篤灰」的效果。在「V先生」明確表示自己的底線是不會「同流合污」之後,老闆憤怒地把一堆知識份子的書籍掃到地上,又怒斥那些知識份子就算面對兩難的局面,也可以有明哲保身的選擇,可是他這等沒有甚麼社會地位的小市民,被極權踩上心口,倒沒有甚麼選擇、轉圜的餘地,只能默默承受各種苦果。老闆這一段讀白,倒頭來也讓「V先生」若有所思,也許他本身也沒有想過,老闆在一些看似荒謬的言行舉止背後,也承受著很多的壓力。

在當下「篤灰」風氣越加盛行的香港,跟酒廠老闆面對同樣爭扎的人,著實也多不勝數。有朋友向你訴說了不少「夢境」和秘密,或邀請你參與一些相對敏感的「地下」行動時,你會替他好好守護著這些事情,還是會視為充當「正義份子」的好時機?又比如有黃店、大機構聘請了手足,可是公司卻因此不斷被人批鬥,甚至換來國家機器運用公權力多番為日常工作添加障礙,倘若你作為老闆,把手足辭退而讓事情一了百了,會是一種選項嗎?早前梁啟智也寫過,手足在面對審判的時候,是否要背叛自己的隊友,把他們供出來,亦會受著不少壓力和利誘。

極權的願景,就是盼望每個人都猜忌著對方,從而令人就算面對最親密的人,也不敢訴說太多的真話,展露自己的真性情。在這個時候,仍然會願意對你說真話、展露自己的朋友,故然要好好珍惜,但在種種壓力和威脅在四方百面來襲下,你要如何好好保護對方,不構成出賣,則又是一場修煉了,這也是能否「活得磊落真誠」的一次詰問。

就在欣賞這次讀劇的同一個晚上,有(仍在堅守的)區議員舉辦私人活動,放映《幻愛》並邀得導演周冠威出席分享,可是卻疑似遭觀眾「報串」,導致場地被食環署「抄牌」,活動舉辦者及所有觀眾全被票控違反限聚令。雖說防人之心不可無,但要靜靜地讓敏感的事情得以順利進行,原來在如今的香港,也不是那麼容易了。

喜歡我的文章嗎?
別忘了給點支持與讚賞,讓我知道創作的路上有你陪伴。

CC BY-NC-ND 2.0 版權聲明

讀劇哈維爾<Audience>:在泥沼中掙扎

哈維爾的「政治」

[法治的政治之三十一] 國安法將至,重讀哈維爾

2

看不過癮?

一鍵登入,即可加入全球最優質中文創作社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