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rightFu

不學無術的香港廢中一枚,被醬缸社會不斷磨蝕的齒輪。珍視香港,也對羊城有複雜的情感。同時遊走Medium、Matters及方格子,閱讀為主,偶爾隨心寫寫,努力練習讀文「斷捨離」,著有《港穗情緣》

無語問蒼天(3)

雖然,在1.06大搜捕的當天,已經預視到這五十多位初選參與者及組織者,最終還是會被陰險毒辣的罪名推至牢獄之中,但極權突要求眾人提早到警署報到,再宣布正式控告,連同法庭提堂,這等消息傳來的時候,縱然心坎裡泛起的漣漪並不及1.06當天,但還是會不禁搖頭嘆息。

保釋候審/判,也許亦是一種死緩的狀態,尚且可讓人換來一點人身自由,但早前國安法相關案件的保釋申請,通通被拒,涉事者只能困在獄中等待審判之日。在今天的法庭上,也有眾多文字直播表示控方拒絕讓所有的被告得到保釋,又指因為需要調查的時間而申請把案件押後。尚未被審判的人,很可能就這樣無故被剝奪人身自由,而這段未知的狀態,又可以是無了期的,這無論如何都是一種不道德的行為。

如有些博客和圈中人所言,看著這些快將要身陷囹圄的人,處之泰然地渡過快將要失去的自由時刻,跟日常、跟身邊的摯友(好好)道別,為香港人留下儼如臨終遺言的勸勉,這比起得知他們的罪名和判刑,更叫人難過。一方面,這顯得自身心靈的懦弱,也某程度上令依然生存著的人,多背負了一點點責任。

再回看近日中大學生會被校方粗暴割蓆兼受到滋擾甚至死亡威脅,因而無奈被逼撤回政綱和集體請辭;而一群保皇賣港賊又在磨拳擦掌向中南海「獻計」進一步催毀香港的選舉制度,全面封殺異見者參政的可能。驚濤駭浪之勢,只會持續下去。

下午按捺不住抽了一點時間在法院外待了一會,守候的市民偶爾呼喊一下久違了的口號,已即時被曱甴皇軍警告非法集結和有機會違反國安法。驚弓之鳥的極權,也許也越來越害怕面對人民,但也實在沒有辦法留下一點正向的鼓勵。我們只能記住,在2021年2月尾的這一段日子,曾經發生過如斯的事件,把香港再向深淵推進了一點點。

Like my work??
Don't forget to support or like, so I know you are with me..

CC BY-NC-ND 2.0
14

Want to read more ?

Login with one click and join the most diverse creator communit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