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rightFu

不學無術的香港廢中一枚,被醬缸社會不斷磨蝕的齒輪。珍視香港,也對羊城有複雜的情感。同時遊走Medium、Matters及方格子,閱讀為主,偶爾隨心寫寫,努力練習讀文「斷捨離」,著有《港穗情緣》

無語問蒼天(2)

發布於

2021才過了十天,不論香港還是全世界,依然處於加速崩壞的快車道上。「1.06大濫捕」,所有曾參與去年泛民初選的人俱被極權以「顛覆國家政權」的罪名拘捕,展露了其欲把整個反對派陣營連根拔起的「野心」;而網絡防火牆,也似乎真的要在香港建立起來了。遠方的美國,則出現了侵侵支持者進入國會,意圖阻止宣告總統當選人的事件,而眾多科技巨頭如Facebook、Twitter等,也先後以停權等方式,打壓侵侵及仍然給予他言論空間的網絡平台。

去年初夏曾經寫過一篇「無語問蒼天」的文章,那段時間又是有一堆壞消息在香港接踵而來,可是在社交網絡怒火中燒的情況下,自己卻沒有駁斥的意欲,也想不到還可以說甚麼告誡或勸勉的說話。這幾天,這種感覺又再次回來了,只是香港的環境,比起去年初夏,又像是走過了八千里路雲和月。

看到一些文友的文字,2021年的這些事件,在他們的社交圈子裡,迴響也是出奇的寧靜。「色字頭上一把刀」,難以觸摸的「紅線」,加上篤灰當道的世代過量的數據收集,難免令人變得慎言,出口成文前需多加三思。但在極權劍拔囂張、自身的抗爭模式走向末路、寄望的「白武士」也泥菩薩過江,香港人當下的無力感,也許比2017-18年後雨傘時期,來得更重。

的確,在這個時候,還要說甚麼「這是香港民主最黑暗的一天」之流的說話,只突顯著他的天真與無知;而極權會無所不用其極的全方位打壓香港的一切,在去年亦已成為香港人(不欲看見)的共識,就算這等濫捕一單都嫌多,說沒有想過極權會如斯的歹毒,也是不識時務之說;而學習與極權「共處」同樣不是這數天才開始認知的覺悟,這時才開始提醒著要對未來的情況做好準備,也未免是一種後知後覺。

可是,我們心坎裡也知道保持憤怒、不能絕望的重要,因為極權最愛看到的,就是人民的失語,對持續的打壓顯得麻木、犬儒,或跨不過創傷後遺而刻意選擇抹掉一些記憶。這樣,打壓就可以來得更兇更猛,歷史也可以被隨意竄改。所以,仍然願意在這些時候寫字發聲,重申自己的立場,留下一點時代的紀錄,曾經好像很理所當然的行為,也越來越不簡單了。

不敢說忠於自己和裝備自己,是這個年代最重要的「功課」,但最少,在這漫長的寒潮裡,做了這份「功課」的話,跟極權的角力,也許可以來得持久一點。

無語問蒼天

香港人,請你一定要活下去。

5

看不過癮?

一鍵登入,即可加入全球最優質中文創作社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