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rightFu

不學無術的香港廢中一枚,被醬缸社會不斷磨蝕的齒輪。珍視香港,也對羊城有複雜的情感。同時遊走Medium、Matters及方格子,閱讀為主,偶爾隨心寫寫,努力練習讀文「斷捨離」

沒有國慶,只有港殤

發布於

對於香港人來說,十月一日,從來不是一個需要慶祝的日子。這只是中華人民共和國成立的日子,嚴格來說,跟香港並無任何關係。而且,這個國家近年把香港逼害至如斯地步,要香港人「慶祝」這個國家的誕生,傻的嗎?

就算沒有出現反送中運動,和眾多身陷囹圄甚至被「送中」的義士,我們也無法忘記,二零一二年的十月一日,勞民傷財的煙花匯演舉行前夕,在南丫島附近的水域發生一單嚴重的船隻相撞事故,導致三十九人喪生。本來遇上如斯的悲劇,稍有良知的當權者,應該永久取消在這個日子放煙花,可是除了早年因佔中和近年反送中及武漢肺炎爆發,中間有數年,政府仍然冥頑不靈的繼續在這個日子放煙花,儼如在難屬的傷口上曬鹽。而且,八年過去,近日有報章報導指,南丫海難的獨立調查報告遲遲未肯公開,更甚的是,一些死難者的死亡證,因為警方調查仍未完成,故此仍未能發出,一些難屬也來不及討回公道,便與世長辭了。這是當權者面對災難事件的應有態度嗎?

中秋節,本該是人月兩團圓的日子,可是當這個日子,在如斯的社會形勢下跟國殤日碰上,就更為「玩味十足」了。中秋節的傳統食物,月餅,有著傳遞起義訊息的作用。去年的中秋節正處於反送中運動相對熾熱的時候,不少香港人把運動裡的口號和標誌融入花燈裡,而在不同地方揣摩接踵著的賞月人群,互相以《榮光》及口號呼應,慶祝節日之時不忘眼前的運動,那個時候不少人都認為是那繃緊的社會氣氛中難得的喘息空間。可是今年的中秋節遇上國安法和因武肺而生的限聚令萬能key,多幾個人一同賞月,已經可以被人票控違反限聚令;無日無之的濫捕,配上越來越多「莫須有」的罪名,帶著一個稍有含意的花燈也可被人抄家。柒婆常說國安法能令香港重拾穩定平安,但惡法裡眾多令人擔驚受怕的魔鬼細節,才是香港人沒有享受節日心情的元凶。

更何況,反送中運動持續至今,已有過萬人被捕,好些被判入獄的手足,佳節之時只能在監獄裡逕自望圓月,而選擇了流亡這條路的手足,在異地舉頭望月的時候,也只能低頭思(可能永遠回不去的)故鄉。還有十二位在流亡之時不幸被送中的手足,縱使中國的司法機關已決定落案起訴,但他們已被無理拘禁多時,音訊全無,家屬委託的律師被拒絕接見當事人,被官方強行宣布當事人已接受由官方委派的律師作代表。中國的司法機關透明度一直極低,過去如銅鑼灣書店等事件,已足以引證其不堪,香港人拼盡全力的反對「逃犯條例」,就是不想有一個可合法地把香港人送到中國司法機關的操縱範圍的渠道,可是現在偏偏有十二位手足無故被送中,他們的處境絕對需要持續的關注。諷刺的是,催生眾多社會事端的殺人犯陳同佳,至今仍然逍遙法外,遲遲未作自首,承擔其「法律責任」。

本來,被陳同佳殺害的女生及其家人、在運動中被犧牲被謀殺的手足及其親友、眾多身陷囹圄和流亡了的手足及其親友,在中秋佳節,本可團聚賞月,細嚐月餅,可就是極權種種駭人的所作所為,令這一大群人,連過節、跟親友團聚的機會也被剝奪。月圓之夜無法團圓,就如崩了一角的月亮,情何以堪。

在這年中秋,仍然能夠跟親人靜心賞月,並非必然,遇上國殤,就更加要好好記住這極權帶給香港人的各種折磨。

這天,本來民陣計劃申請聲援十二位被送中手足的遊行,卻「依樣葫蘆」地被極權拒絕,不少民眾策劃了各種抗議行動,換來了政府部門早前的高調聲明,和持續的大濫捕。自己這天也有做了一些該做的事,也看到不少討論區指香港人的抗爭情緒有所冷卻,是日的蘋果日報也刊出了類近的調查報導。誠然,自己對抗爭的關注度也沒有去年那麼上心,走每一步之前,也難免多了一些考量和顧慮,但在極權下持續鍛鍊自身的心志,初心不被磨蝕,仍然是大時代下每一個人需要面對的課題。

4 人支持了作者

發布評論

看不過癮?

一鍵登入,即可加入全球最優質中文創作社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