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rightFu

不學無術的香港廢中一枚,被醬缸社會不斷磨蝕的齒輪。珍視香港,也對羊城有複雜的情感。同時遊走Medium、Matters及方格子,閱讀為主,偶爾隨心寫寫,努力練習讀文「斷捨離」

廣州雜談(6.1)之 廣東粵語流行曲

原文發佈於Medium,2019年10月11日;因這半年多的日子累積了更多聽廣州粵語歌的經驗,故有所修訂
圖:欧阳耀莹《出丑》MV

自己有一個(不知算不算是很壞的)習慣,是在深夜開著電腦在各長文/媒體網站閱讀文章的時候,或當公司經理/老闆離開了辦公室的時候,會同步開著廣東電台音樂之聲(MusicFM 99.3)的節目來收聽。就算在上個月(2019年9月),《願榮光歸香港》被吹捧成香港的「國歌」,好些跟逆權運動相關的歌曲也廣為傳誦的時候,也沒有改變自己收聽的習慣。

最初認識MusicFM 99.3,是在九巴車廂內仍設有帶來噪音污染的 NoShow 的年代,曾經播放一個「粵語歌曲排行榜」的節目,而節目的其中一個製作單位,就是MusicFM 99.3。當時對於 NoShow 如斯的作風還感到鄙夷,只是沒有想到三年後,自己會成為這個頻道的常客。

最初自己接觸MusicFM 99.3的時候,主要是因為懶得自己在 YouTube 找歌來聽,就直接讓電台為自己挑歌曲。這個台在深夜的時候,只會單純播歌,可類比為沒有DJ的香港電台《輕談淺唱不夜天》。後來因為覺得它播的歌不太合自己的口味且經常重複,以及想多留意一下廣州本地樂壇的動向,就改為重溫日間節目《音樂先鋒榜》,後來再找到其他的節目如《星級製造》、《今天今天星閃閃》等,亦會追縱當日曾經鄙夷過的「粵語歌曲排行榜」的榜單。

MusicFM 99.3眾多節目裡,自己還是較喜歡會播放較多粵語歌的節目,畢竟香港人對粵語還是有一定的情意結,而且聽著自己熟悉的語言的歌曲,代入感更高。在武漢肺炎爆發前的日子,不少節目主要是以粵語放送,只是當遇到不黯粵語的嘉賓到訪節目之時,才會全面轉用普通話;可是武漢肺炎爆發後,不少節目的DJ都有在網上直播節目播放的情況,因著不同的原因(包括但不限於照顧來自不同省份的聽眾,或某些直播平台的語言使用限制),近來的節目更多是雙語廣播,但也肯定了廣州人粵普對換的能力,比香港人還要好一些。

自己本身不算經常追縱樂壇的狀況和歌手的動向,但聽了MusicFM 99.3一段日子,慢慢也發現一些現象。我們可以見到,香港歌手在廣州的知名度相對較高,有時香港歌手推出了新的粵語歌,一兩個星期已能在廣東台聽到(最癲的情況是,我聽到一首未聽過的粵語歌,查查歌詞,才發現是香港歌手的新歌),「粵語歌曲排行榜」裡香港新歌上榜的速度和表現亦不亞於香港電台的「中文歌曲龍虎榜」;香港歌手也常常跑到電台的不同節目作客,自己聽過的就有Gin Lee、Supper Moment、梁釗鋒、衛蘭等,而聽眾的反應也相當熱烈。電台的一些宣傳聲帶裡,也能找到很多香港歌手的聲軌。而事實上,2019年也有不少香港歌手在廣州、佛山等地開過演唱會。

相反,廣東地區的音樂人,就算有做粵語歌,在香港的知名度則相對較低,較多人認知的可能已是常常把廣州傳統文化融入流行歌的「東山少爺」,及已來港發展多年的張敬軒(他早年有一首《孤單公園》有廣州版歌詞,有提及文明路、黃花崗、長堤大馬路等廣州地點)。如果跟香港人提起康天庥、鄧志舜、街道辦GDC等名字,相信十個有九個都不會知道他們是誰。

在云云的廣東歌手之中,自己關注得比較多的,是唱作歌手阿細。去年自己在Medium刊出過的故事創作《港穗情緣》,篇幅裡也放了不少她的歌。認識她,其實並非透過電台節目,而是在之前做資料搜集時,找到她為廣州國際美食節而寫的歌曲《廣州味道》。她初時為不少國語歌譜上粵語新詞再自行翻唱(在YouTube可找到不少相關影片),而成名作是2016年自行創作的《回憶廣州》,寫新一代廣州本地人對於傳統文化流逝及新元素衝擊的感覺。

自己其實算很喜歡《回憶廣州》這首歌,而在認識這首歌的時候,香港仍未步入逆權之夏,想著香港也有不少街角人情消逝之時,對這首歌也有點點共鳴。

這段時間,斷斷續續也認識了不少廣東歌手和音樂人,也聽了近二十首近年推出的粵語歌,同時認識了多年前紅遍珠三角的經典《墨爾本的翡翠》(及後來衍生的兩首歌,相信這是少數較受香港人熟悉的廣州粵語歌)。雖然不是每一首歌都合自己的口味,但總體來說,質素不俗,也算是為自己帶來了多一點的聽歌選擇。這些歌手因種種原因,以前或現在仍有做國語歌,但自己對那些歌的興趣,就低得多了。而另一個較有趣的發現,就是原來廣州有一個叫做GZN48的少女組合,但看維基的條目時,卻得知她們不少的成員不在廣州(以致廣東)出生,更不黯粵語。

過去十多年,粵語歌不論在香港、中國,以致華語地區的影響力消退不少,台灣及中國的歌手越來越火紅,不少香港歌手為著迎接這個「紅海」,也做了更多的國語歌(就算是Supper Moment也為《一樣不一樣》亦出了國語版,更勁的是粵語和國語版歌詞沒有大變,也沒有違和感),就換來香港樂迷指這些歌手放棄了自己的發跡地。雖然MusicFM 99.3的DJ們都用粵語做節目,但介紹著、播放著的卻是一首又一首的國語歌,這種感覺,其實很怪。

不少香港人都呼籲要多多支持本土粵語音樂,一來是對粵語文化的捍衛,也是保留著一種時代的聲音。我絕對不會反對這立論,但對於仍然肯做粵語歌的廣東音樂人,我對他們也會帶有一番尊重,因為他們的處境,其實也過得不易。雖然近年中國有《粵語好聲音》等節目(其實自己沒有看過),但在中國做歌手,要紅遍全國,就不得不做國語歌,否則你注定只能在粵語地方走紅。就算是阿細,也要靠國語歌如《愛太遠的人》才能挑戰全國性的音樂排行榜。

記得其中一集《音樂先鋒榜》請來了廣州較有知名度的DJ宋嘉其做嘉賓,在節目裡他大致表示,

廣東地區的音樂人其實有責任多做一些有質素的粵語歌,讓聽眾覺得粵語歌壇並不是一潭死水,從而「攪返起」個市。倘若歌手們都在妄自菲薄不做粵語歌,令人覺得粵語歌沒有生機,就只會拉走更多人去聽其他的歌曲,久而久之就會形成惡性循環。

每晚推送一首粵語歌的微信公眾號「年粵日」最近介紹廣州歌手的一首粵語新歌時,也來了一句相當有意思的結尾,

希望大家在支持香港的粵语作品之餘,也可以多留意由廣州本土製作的作品,不要讓它們最终只落得「甘心配襯」的結局。

看著這兩段有關廣州粵語歌的comment,回看一下,其實香港的電視風氣,也未嘗不是如此。

但近年的廣州粵語歌,除了上述的《回憶廣州》,也有部份如《聽見廣州》和《哩度先係廣州》等取材自羊城的歷史文化,「東山少爺」更是以這種歌路打響名堂(對他來說,也可能是一種制肘)。不過從另一角度去想,倘若這些歷史文化的元素很容易就成為了歌曲的創作素材,大家都有意識地透過歌詞去喚起對舊事物的記憶,這其實也不是一個很好的現象,反映著歷史文化的傳承,已出現危機了。

而另一矛盾之位,就是廣東地區的藝人,面對著龐大的極權,在非常的時刻,還是要表忠做「護旗手」。從去年的十一國殤日,到今年為武漢肺炎死者「悼念」的日子,離線地看了好些音樂人的微博,不論是轉發官方微博或是自行出post,都在緊跟著「主旋律」;而十一月的大學攻防戰期間,填詞人三本目和九時用茶也怒斥香港的抗爭者是暴徒。但從他們的言語,自己又會覺得他們的「愛國」是發自內心的,只覺可悲。

儘管香港人全力建立著黃色經濟圈,對不少來自中國的事物處於全然抵制的狀態,自己在部份生活習性上也在迴避中國,可是自己的聽覺神經,在如斯的情況下,卻仍然很誠實的,指引著我的右手,繼續開MusicFM 99.3來聽,或尋找其他廣東音樂人的新粵語歌。唯一的堅持,就是沒有在任何一個中國那些類似 Spotify 的音樂平台(如酷狗、QQ音樂)開戶口。

背叛也好,沒有骨氣也好,我只盼望,在聽歌上,仍可有選擇的自由;粵國的人,仍有製作、收聽粵語歌的自由。

願榮光歸香港,也願越秀山中的霸氣,不被吞噬。

【音樂訪】年粵日--以文字書寫音樂,分分鐘需要廣東歌

發布評論

看不過癮?

一鍵登入,即可加入全球最優質中文創作社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