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rightFu

不學無術的香港廢中一枚,被醬缸社會不斷磨蝕的齒輪。珍視香港,也對羊城有複雜的情感。同時遊走Medium、Matters及方格子,閱讀為主,偶爾隨心寫寫,努力練習讀文「斷捨離」

亂世雜記(一) 從暴大攻防戰到二次罷工的平行時空

過去的數天,對香港人來說,又是一段悲憤莫名、驚心動魂的時刻。周梓樂同學的離世,觸發民眾透過堵路促成「三罷」,然後出現了星期一早上在西灣河連開三發實彈的事件,及昨日在中文大學(暴大)儼如六四屠城的慘況,而來的多區激烈開花。

從某個層面來說,我也稱得上是一個「受害者」,但在如今大是大非的情況下,就絕對不應該介意這些東西。

星期一及二本身都是編排了上夜更,晚上十時才下班。縱然星期一起床的時候已看到了開實彈的影片,但在多番掙扎之下仍然強行做了兩天社蓄。記得星期一當天已經出現了一些快閃遊擊的抗議活動,而交通狀況也令好些商店提早休息、公司提早下班,當晚乘車回家的時候,巴士的乘客出奇地少。

昨日暴大那令人悲痛的攻防戰,一邊工作一邊留意訊息,看到晴朗天氣下暴大校園冒出大量黑煙的照片,甚有戰爭的感覺,已沒有甚麼工作下去的意欲,到晚上再開了四合一直播台,就更加完全無法工作。民眾發起了規模更大的開花行動,尤以自己居住的沙田區為甚,一方面用大量的車輛堵塞往暴大的路線,令公安無法調動兵力增援;同時透過多區的衝突達致「調虎離山」之計,營救暴大裡面奮戰多時的手足。多處的堵路,下班前已得知所有前往沙田的巴士路線已停止服務。這個時候,已開始積極考慮再次罷工,也做好了回不了家的心理準備。

下班後,橫渡維港的過程尚算順利,但走遍了整個九龍西,一部營運中的巴士和綠色小巴也找不到,而當時沙田區主要道路的擠塞情況仍然非常嚴重,把心一橫,就決定見證一下九龍區的夢境。

看著一個又一個的RB,也不得不佩服前線手足的功力越趨成熟和細密,自己也只是「畫龍點精」(儘管今天看到有巴打拋出了更有威力的建議)。這個深夜唯一仍然在運作的公共交通工具,就只有紅色小巴,想起了紅色小巴的形成,乃因為六七暴動的時候,巴士停駛,催生了不少「白牌車」接載乘客,後來殖民地政府認為白牌車有助補足公共交通的不足(營運者有否向政府施壓,我就無從稽考了),就把此服務合法化,成為公共小巴。這個深夜,紅色小巴彷彿找回了它的「初衷」,可是多數的經營者卻是親建制的一份子,比如雨傘的時候,潮聯商會申請了禁制令,隨後被網民發現它們肆意在旺角橫街裡違泊,可是政府也束手無策。

而這個深夜,交通的情況,也令鬧市中好些24小時營業的麥當勞,也沒有營業。我沒有可以相對安靜地歇下來的空間事少,那些悽居在麥當勞的無家者,突然要另找地方過夜,才是最大的不便。那個時刻,就會發現香港有24小時書店的好處,但我也無法擔保,倘若1200 bookshop處身在旺角鬧市裡,遇到這樣的黑夜,會否也暫停一晚通宵營業。

閒逛了兩三轉,又吃過一碗夜粥,已到了破曉的時份,又寫好了向老闆娘說明我會罷工的電郵。當時仍未知道今天的巴士只能維持有限度的服務,我大可以用這個「被」罷工的方式含混過關。但我始終覺得,要罷,就要是為著理念而罷,而不需要配上這等的理由(所以會有多重的struggle,而暴大的攻防戰的確刺中了我的一些底線。尤記得山竹襲港後,我幸運地找到一部的士出市區,然後轉乘仍未變成黨鐵的地鐵,仍可準時回到公司)。這時才發現,整個深夜裡,我也沒有睡眠過。


早上看到不少沙田網民都在公海群說要去暴大聲援及購買所需的物資,但既然我人仍在九龍市區,也想先介入一下讓市區人參與的活動。坐上久違了兩個半月的黨鐵,但已經有更多的手足在用自己的方法介入列車運作。最後,五個站的車程,就耗費了七十五分鐘。對於我這等悠然自得的人當然沒有甚麼大不了,但聽得最多的,倒是乘客對抗爭者的行為嘖有煩言;但另一邊箱,也有不少乘客斥責黨鐵刻意拖延列車不開出,促成乘客間的衝突,別有用心。而事實上自己也看到一起打人的事件,看到站在我前面的中年男子,拍下了打人者的大頭,然後又在一些whatsapp群組說親歷曱甴打人。由是觀之,不同政見間民眾的撕裂和鴻溝,已大得難以修補。

找了一部的士回到沙田,才看到自己母校外(一個今天也有嚴重衝突的地方)和自己所居住的社區的RB,規模也是令人歎為觀止。稍事梳洗過後,就正式跑到暴大支援,主要處理物資上的安排。後來,得悉對岸的其中一個物資收集點,因受到保皇派人士「篤灰」而被Green Object拆檔兼射催淚彈,大伙兒決定把一些相對不重要的物資撤走,自己也協助處理了一些。回家後,再出去看看自己的社區會否有聲援各大專院校被粗暴掃場的開花行動。可是走在商場裡、走在河畔長廊的時候,更貼切的感受,卻是大伙兒都把今天當作是一次「額外」的假期,餐廳排滿食下午茶的人龍、踩單車作康樂活動、練跑的人也不計其數,儼如活在一個平行時空。

雖然今天無法/沒有上班的人數,應該比起8月5日為多,但是氣氛還是炯然有別,最少可以看見,8月5日不上班的人,大多都會參與當天的罷工集會,甚或遍地開花,而非只是當作一次普通的假期。


近日為了協助暴大物資的運送,本地共享單車公司LocoBike刻意來了一次「系統失靈」,變相讓所有人均可使用他們的共享單車。這對我來說絕對是偌大的方便,當年GoBee Bike剛登陸香港時,甫安裝了它的app,它就要索取我的信用卡號碼作扣款,此舉令我卻步。而LocoBike這個舉動,也許是暫時性,但我這種人就可更輕易用得到共享單車。今天由暴大回家,再在自己的社區內穿梭,都是踩著他們的藍色單車。在社區裡走了一兩個小時,看到開花的手足和拘趕的Green Object數量也不多,整個社區氣氛靜得出奇,就連公海群裡也有人覺得奇怪,或有著不詳的預感。可是就在回到家中,執筆期間,還是迎來了數枚催淚彈,儘管比起今天其他區的開花,這規模還是很少。

沙田曾經予人的感覺非常勇武,有過「香港國首都」的美譽,但後來好些的行動卻越做越縮,連聚得到大批街坊也有難度,這個社區的形態也實在怪異。

而早前一直強詞奪理不肯下達停工停課令的柒婆,今天也宣布了所有中小學幼稚園明天會停課。這應該能夠回應得到家長和教育工作者的顧慮,但也有可能,是局勢再走進深淵的一個開始。

天佑香港。


(本文同步刊登於Medium)

發佈評論

看不過癮?

一鍵登入,即可加入全球最優質中文創作社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