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实践拉屎自由的指导手册

新人打卡 | 政治抑郁、匮乏和王小波

万有引力之缸

在我观察,现实中的宣传机器跟1984里还有微妙的区别:我们的机器不仅发明新话,还在有意识地从“反贼”们嘴里夺取他们的语言,重新演绎,使这些语言失去力量。我觉得这是相当阴湿的手法。

或许有朝一日他们可以堂而皇之地重新解析1984,把它也变成宣传工具呢(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