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有引力之缸

当所有的诗意都被你我搞过之后。

关于实践拉屎自由的指导手册

“......前人曾经认为,言论自由是一切其他自由的保障,但是时至今日,在我们已经失去了大部分的自由之后,我可以断言:拉屎的自由才是自由的最后底线......如果不能守住它,我们将会真正失去一切。”
——野屎运动发起者,缸,在▇▇工厂的秘密演讲


“......争取拉屎的自由,实质上是争取进食的自由,更进一步,就是要夺回作为人的尊严......在重拾尊严之后,我们才有资格向前迈进,取回曾经的生活。”
——缸,与未婚妻壶的通信

手册的目的是什么?

普及关于拉屎自由的相关知识,并教会你如何更安全地实践自己的拉屎自由。

何为拉屎自由?

拉屎自由,是指作为人类,进行不限量、不受监控的排便的自由。

我们为什么没有拉屎自由?

拉屎自由被剥夺的原因,要追溯到上个世纪的节约粮食运动。在发现国家机器难以有效地控制民众的进食情况之后,官方转而选择监控民众的排泄量,即“限量拉屎”,来确保人们没有摄取“过多”的粮食。

在实施定额食品配给制已达半个世纪之久的今天,“节约粮食”这一概念早已失去其意义,但是统治者依然把持着民众的排泄自由。除了象征意义之外,此举还被视为是对潜在的改良主义者的警告,即“统治者无意返还任何已被收取的自由和权利”。

我们为什么要追求拉屎自由?

首先要指出,拉屎自由作为被启蒙思想家们忽略的天赋人权,应当也必须是我们的权利。野屎运动的发起者缸,在这一方面有过许多激动人心的论述。

除此之外,向那些对于人权和尊严最不屑一顾的人,我们还可以提出另一个更为直接的原因,那就是:官方制定的计划排便量本身就是一个谎言。这一点我们将在后文中加以解释。

对排便的监控是如何实施的?

监控的关键在于采集和鉴别。

在政策形成初期,粪便以住户为单位收集,相关部门根据住户人口数制定该住户的计划排便量。工厂将每户人家的粪水进行离心分离,取出粪便沉淀之后进行烘干称重,检验每一户人家的排便量是否超过计划量。

从上世纪地下小说家盆的作品《▇▇包子的人》中,我们可以找到相关的描写:

......今天早上,碗告诉杯,自己的丈夫吃坏了肚子,从凌晨起就在厕所里拉个不停。为了空出家庭的排便量,她今天早上没有大便;但她还是怀疑自己的丈夫拉得太多。因此她请求杯为她留意,他们家是否超量排便了。
......在粪便工厂里......杯找到了碗一家人的粪水;她发现碗的丈夫拉的屎非常稀,它完全不是悬浊液,甚至连胶体都不算,应该要被归类为稳定的溶液。这样的溶液就算在离心机上转个一天一夜,也不会产生沉淀。
工厂的操作手册上并没有记录应对这种情况的手段,因此杯直接在表格上给碗一家人打了个勾。

后来,为了将监控的精确度提升到个人,DNA识别技术被引入:相关部门尝试从粪便中提取出DNA用于检测。但由于应用中遇到的诸多困难,这项技术没有取得很大的成功。

当下推行的识别技术,即“粪便指纹”,是由池大学的瓶教授提出的。在国家实施定额食品配给制之后,他察觉到,可以通过向不同人的食品配给中加入特定比例的碳氮同位素,使人的粪便也带有特殊的同位素比例。如此一来,就可以通过检测粪便中的同位素比例,来确定粪便的主人。讽刺的是,瓶教授在▇▇年前被处决,罪名是由于感染痢疾而产生的“恶性超量排便”。

为什么说计划排便量是一个谎言?

官方曾经宣称他们对计划排便量的设计是科学的、充分考虑余量的,但实际看来所谓的“余量”几乎不存在。

以目前的数据为例,青壮年男性每日的合成食品配给量为450克,计划排便量为280克(脱水后);青壮年女性每日的合成食品配给量为300克,计划排便量为190克(脱水后)。而根据我们的实验,在吃下450克合成食物之后,可能的排便量恰好落在270克到285克之间。这就意味着即使遵守一切纪律,依照标准的方式生活,我们依然有可能超量排便。

另一方面, 由于粪便中的含水量常常达到30%以上,称重前的烘干操作就显得至关重要。烘干时的不规范操作,甚至是有意的疏失,必然会导致冤案发生。这一点常常被统治者利用,使得“超量排便”成为了事实上的“口袋罪”:他们可以利用这个罪名打压任何他们想要打压的人。

起初,计划排便量按日记录,所有人都必须每天拉屎;因为如果有一天没拉的话,第二天的排便量就必然会超标。

为了体现仁慈,官方在▇▇年前把计划排便量的记录区间放宽至15天,后来又延长到一个月,“以减少因为合理原因排便不均而被定罪的人。”

然而,鉴于平均的每日计划排便量依然如此拮据,这一政策并不如它所说的那般“仁慈”。传记作家碟(根据现在的记录,他没有为任何人写过传记)曾在日记里写道:

......我患有周期性的便秘,这给我带来了极大的危险。
政府放宽了计划排便量的统计区间;但是,这个月空余的计划排便量依然无法顺延至下个月。
也就是说,如果我在月末便秘了,接近一个星期什么都没拉,那么我在下个月就会有超量的风险。这意味着我起码要节食两周来平衡出入,而且还不能被他们发现我的食量减少了,以免他们下调我的食物配给和计划排便量。
......我每天都在做记录,非常谨慎地控制自己的进食与排便,坦诚地说,这极大地耗费了我的精力,我已经无力处理生活中的其他事务......

真的有人吃过屎吗?

此问题的争议由来已久。

在这个国家,无条件遵守纪律的人占据着绝对多数。但根据上一个问题的分析,恰恰是遵守纪律生活的人最有可能超量排便。既然如此,本国的大部分民众早就应该被处决了;这显然又与事实不符。难道大多数人都在学习碟,像他一样进行着节食吗?官方的配给粮食是非常节制的,少吃的话必然会导致营养不良,这与我国民众常见的臃肿身姿和红润面色同样产生了矛盾。

因此,有传言说,这些遵守纪律的人之所以不会被查出超量排便,是因为他们私下里吃掉了一部分自己的屎——藏匿粪便是重罪,但吃屎总是不会受罚的。

令人尊敬的勺教授曾在一篇文献中指出:

出于人道方面的考虑,我们无法通过实验来确定,一个人吃下100克粪便后,将会拉出多少克粪便。但是不难想到,拉出的数量绝对是少于100克的。这就说明,通过吃屎来规避超量排便确实可行,这指的不仅是短期可行,在长期上也同样可行。
我们可以进行一个简单的估算。在估算中,我们假设人每吃下100克粪便将会排泄90克粪便(需要指出,粪便的消化率应远低于食物,因此本例中的假设是符合实际的)。
假设一个青年男性,每天吃下450克的配给食物,他的身体固定将这些食物转换为285克粪便,而计划排便量是280克,即如果不进行任何干预,他每天都在超量排便。
在第一天排泄时,他吃下50克自己的粪便,因此他录得的排便量是235克。
在第二天,他的排便量应该是配给食物的285克,加上昨天50克粪便转化成的45克粪便,一共是330克。他再次吃下其中的50克,录得的排便量将刚好是280克。
在第三天、第四天,以及后来的每一天,他都固定吃下50克粪便,那么他录得的排便量将永远保持在285+45-50=280克。
我们可以说,吃屎确实拯救了他。

虽然这个假设确实行得通,但是自上世纪以来,尚无任何人承认自己吃过屎。因此,在我们的语境中,“吃过屎的人”实际上是一种譬喻,指向那些忠实于统治者的民众。你需要警惕那些人;你尤其不应该向他们分享这本手册,因为他们很可能会揭发你。

记住勺教授在那篇文献的后记中提到的:

100克粪便变成了90克,那就意味着有10克粪便进入了吃屎的人的身体里,成为了他们身体的一部分。
这些粪便到底会对人体造成什么影响,是精神上的还是肉体上的?我们不得而知。
但是为了安全考虑,我们必须要意识到,他们跟我们是不一样的,从身体的构成上来说就已经不一样了。

曾经可行的方案

我们记录了拉屎自由先驱们的一些成功尝试,这些行动方案在后来由于官方的技术升级而失效,如今你不应该再次尝试。

我们把这些方案列举出来:

  • 拉野屎

这是由伟大的缸先生倡导发起的,影响最为广泛的一次反抗运动。

“我们将在海滩拉屎,我们将在敌人的登陆点拉屎,我们将在田野和街头拉屎,我们将在山区拉屎。我们绝不投降。”这句经典的口号戏仿自丘吉尔在敦刻尔克大撤退后发表的演讲,它曾经在全国各地口耳相传。

拉野屎的策略能够生效,有赖于官方早期的技术缺陷。当时的人们只要不把粪便冲入自家的下水道,监管者就无从统计。因此人们可以选择在野外拉屎,或者把自己的粪便带到野外抛弃。当时的监管人员在面对遍地的野屎时一度毫无办法,直到他们引入了DNA检测技术,从野屎中识别出其主人,这对野屎运动造成了巨大的打击。

  • 烹煮粪便

这是应对DNA检测技术的有效方法,加热过后的DNA将失去空间结构从而变得难以辨认。人们可以在抛弃粪便前在家里加热它。事实上,在“粪便指纹”技术推出前,本方法一直是最为有效的。

  • 小心肠道

对于粪便的DNA检测并不总是准确,这是因为从原理上来说粪便里并不包含DNA,实际上测得的DNA一般来自于肠道脱落的细胞。需要指出的是,肠道脱落的细胞并不一定来自本人

一位暗娼曾经成功地把拉野屎的罪名转嫁给多名高级官员。

  • 蓄意拉稀

这个策略显然是受《▇▇包子的人》的影响而产生的。粪便稀到了一定程度,确实无法被离心提取。但是官方很快地提出了应对措施:对于无法离心的稀便,直接将粪水煮干,把余下的固体残渣全部作为粪便过称。这种处理方法使得水中的其他杂质也被一并算作粪便,粪主人将因此承受更大的超量排便风险。

目前可行的方案

我们将介绍目前依然可行的方案,实际上,它是以上几个方案的综合。

“粪便指纹”是反抗的最大障碍,但它并不是完美无缺的。一个人的粪便中,碳氮同位素的比例足够稳定,可以用来准确地进行识别。但是对于多人的稀便、尤其是溶液级别的稀便,在混合后,碳氮同位素的比例将改变,从而失去识别功能。

我们推荐的行动方案是,将自己的稀便与其他人的稀便混合,煮沸后带到室外抛弃。

我们还建议你防范监管者的分析:不要和固定的人混合稀便,每次的对象最好都不一样,多人进行效果应当更好。

注意,部分的绝对安全并不是安全,实施以上行动的前提是你具有躲避本国其他监视的能力。如果你需要那些知识,可以尝试收集我们发行的其他手册。

结语

夺回自由是一条漫长的路,而退缩和软弱会让这条路变得更加漫长。

自古以来,我们的终点一向没有变过。区别在于,前人的起点是言论自由、出版与结社自由;后来人的起点是生育的自由乃至不生育的自由;而到了我们这儿,起点变成了拉屎的自由。这就是退缩和软弱的代价。

很显然,这种代价会变得越来越难以承受。

我们希望让你察觉,即使是争取这样一点滑稽可笑的自由,需要付出的代价同样会是高昂的。

也正是因为其代价高昂,我们才会说拉屎的自由并不比别的自由廉价。

请把这本手册传递给值得信任的人,祝愿我们在可以自由拉屎的地方相见。


發佈評論

看不過癮?

一鍵登入,即可加入全球最優質中文創作社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