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mily的簡單人生

高年級的勇氣

我的921情緣—崩盤後的人生,如何重建?(中)

發布於
我不想被命運打倒,我很努力去成長,我想走出自己的路,雖然很累、很辛苦。



手機開始普及之後,有天晚上突然收到小若傳來的手機簡訊,
她說她天天被老公家暴,連婆婆也加入暴打的行列,她真想抱著孩子一起去死了算了....

當時我正在準備國考,深夜補習完,坐在公車上要回家,
看到這樣的簡訊,心都碎了,
一路上偷偷的擦眼淚,哭紅眼。

我跟她身處南北不同城市,要不然我早就奔過去了!
只能回傳要她好好保重,不管離婚與否,做什麼決定,我都支持。
但千萬不要做傻事。


沒想到,幾年後,輪到我遇上生命中的921事件,是在2011年發生的,
因為意外導致脊椎神經嚴重受傷,從此安心養病,斷絕跟外界聯絡。
等我健康情況有所好轉,重新聯絡上小若,已經是2017年。

小若說,她爸媽後來離婚,前幾年,半身癱瘓的爸爸抑鬱而終。
我不好意思多問,但身為曾經半癱在床的過來人,
我想,我懂小若爸爸的心情,
自身難保,哪還顧得了家人?
眼看不能養家活口,男人的自尊會更難受。

小若從不諱言,當初早婚,只為了逃避原生家庭,因為那個家沒有給過她愛。
連她爸媽離婚,外婆都硬扯說是她這「掃把星」帶衰的,罵她是壞孩子!


我心疼地安慰她:
「大人都很無聊啦!明明是自己的問題,都牽拖給小孩。
你一點都不壞,你只是害羞,不善於表達。
你在我心中,永遠是最乖的好孩子。」


小若說:
「我不想被命運打倒,
我很努力去成長,
我想走出自己的路,
雖然很累、很辛苦。」


小若離婚後,沒有自怨自艾,反而更努力工作,
這些年下來,早就是獨當一面的美髮店長,闖出自己的一片天,經濟獨立。
當店長不容易,舉凡經營管理、人事財務都要懂,
我可以想見,小若肯定下了一番功夫在學習。


我一直讚美她很棒!
不是因為她當上店長,
而是因為她沒有被環境打倒,依舊活得亮麗耀眼!
小若早就不是當年嬰兒肥的國中生,現在可是高挑的大美女!

==============================

小若早就離婚,但孩子的監護權給前夫,
她曾找過律師,律師在開庭前一刻,
竟然倒戈,還跟她說:「你一個女人家,要監護權幹嘛?」要她放棄。
當時她的經濟狀況比前夫還好,當初要是律師願意好好打官司,
我覺得孩子判給她的機會應該很大!


後來,前夫禁止小若探視,
每次都找各種理由拒絕,一直在孩子面前講媽媽的壞話,抹黑她。
到後來孩子竟然主動表示,不想見她,
因為覺得「媽媽不要我了!」
(請參見台灣本土劇八點檔劇情,你懂的~)

我當然知道該據理力爭,
但是,如果要我直接面對曾經對我家暴的前夫、婆婆,
我覺得,我也不可能勇敢到哪裡去。

小若常跟我聊起思子之痛,常常偷哭。
她找過老師、小學的家長會會長、地方有力人士幫忙,只求孩子願意見她一面。

我每次聽,除了心疼,覺得人生好無奈啊~
那時我已經是基督徒,就為她禱告,
把這放入我的禱告清單中,求主耶穌幫忙!
只希望有天她們能夠母子團圓。

2020年過完農曆年之後,小若傳簡訊告訴我,
前夫竟然主動表示,要把孩子的監護權給她!

雖然不知道到底發生什麼事,
但我聽了一整個很開心!(灑花~)
我高興得想尖叫~~~~~~
說實話,這是我受傷以來,聽過最令我開心的事!
比我戰勝病痛還開心!
我高興的是:人世間終於有正義公理!
感謝主!


重看當年的禱告,是2018年6月12日,
老實說,我當時聽她講完,也覺得母子重見的希望很渺茫,
雖然為她禱告,
但心想:
可能要等到孩子成年,才會懂她的無奈,然後自己偷偷來找媽媽吧?


沒想到,上帝真的為小若動工、為她開道路,
結果超乎我們所想、所求,
(當初我猜想,可能要小孩唸大學時,才會來找她,想來也要等上十年,
沒想到,短短幾年就達成!)
而且不用再花一毛錢找律師、打官司,
孩子就重回她身邊!母子終於重逢!

上帝做工通常是「又慢又快」,
當下看起來好像沒變化,但只要一出手,就立刻翻轉一切!


小若的孩子終於在小學高年級時,回到她身邊,
但多年來,爸爸、奶奶等家人不時在孩子面前,說她是「壞女人」,
導致小若現在要花更多心力去修補親子關係。


我跟小若說,別擔心,我會持續為他們的親子關係禱告,
雖然她不是教友,
但只要是合乎正道的禱告,上帝一定聽。
上帝是行公義、好憐憫的,
我們求的是家庭和諧,上帝希望全家和樂,祂必出手相救。

喜歡我的文章嗎?
別忘了給點支持與讚賞,讓我知道創作的路上有你陪伴。

CC BY-NC-ND 2.0 版權聲明

我的921情緣—崩盤後的人生,如何重建?(上)

給十年前的自己一封信|戰勝病痛,重新站起來,don’t worry be happy

3

看不過癮?

一鍵登入,即可加入全球最優質中文創作社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