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mily的簡單人生

高年級的勇氣

超商店員被砍殺之後,「恐懼感」發酵,我們能怎麼辦?

 (編輯過)

今天進捷運站時,發現一位小姐在服務台前,對工作人員大吼大叫許久,她說話含混不清,我根本聽不懂她在說什麼,明顯地精神狀態有些不正常。


接著我到全聯購物,我乖乖在等候線上排隊,終於輪到我時,突然冒出兩個年輕人,看了我一下(我確定他們有看到我手中的購物籃),視若無睹,直接走到櫃台結帳,之後大搖大擺的走出去。



我知道,自從超商店員被砍殺,多起暴力事件之後,「恐懼感」已經四處瀰漫,
至少,在我所看到的台北市,明顯發酵。
現在超商、全聯已經沒有店員站在入口處,檢查客人有掃「實聯制」、量體溫。
店員對顧客講話的態度、用詞都很小心謹慎。
各種「我行我素」的人明顯也變多了,
連走在大馬路上,天天都看得到有人故意扯下口罩,一臉「你耐我何」的囂張表情。


心理學上有所謂「破窗效應」,如果政府再不想辦法解決,
我估計:
一、此類「脫序行為」會越來越多,越來越嚴重,因為沒人敢出聲指責。
就算看到,大家只會裝沒事。因為犯不著拿生命去冒險。


二、基層的服務人員,如超商店員、收銀員(因為他們處於弱勢,所以很容易被當成攻擊目標),公務員(或國營事業的服務人員),
將面臨很大的風險,因為某些情況不得不「提醒」民眾(現在連「制止」這樣的字眼,都避免使用了)。


我想起最近看「《州警夫人克萊兒》華盛頓生活」的FB,一連多篇發文,都在討論起當地治安惡劣的慘狀。
其中一篇「七十四頂 州警帽」,
講到當地的警察、消防員、醫護人員嚴重不足,看了真讓人難過與憂心忡忡。
雖然台灣目前的狀況與華盛頓州大不相同,
但我也擔心,這種脫序狀態,如果事事都要仰仗警察出手制止,那警察的工作量又加重了,並不是長久之計。

怎麼辦?
除了禱告之外,只能只求多福,
尤其我是名符其實的「老弱婦孺」(完全符合前三個字)。
出門在外儘量當「卒仔」,收起正義感,少說話,沒事快回家。


也祝大家平安!

喜歡我的文章嗎?
別忘了給點支持與讚賞,讓我知道創作的路上有你陪伴。

CC BY-NC-ND 2.0 版權聲明
7

看不過癮?

一鍵登入,即可加入全球最優質中文創作社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