費爾大衛 فردوس

薩爾特人

評《新疆漢人談新疆集中營》

原文 https://matters.news/@altay/新疆漢人談新疆集中營-zdpuAxAZJiuTFnsP1VNmqP8BzdujDBfS4Vn2aGinGSquSui6y

全文看下來呢,該文作者雖然是有同情少數族裔,但其實認知結構上是比較信中國政府的反恐敘事的。需要指出的是,以美國為首的西方國家在中東地區應用反恐怖主義的敘事時,西方但不同政治意見者和反西方國家認為該舉措實際上是西方國家作為打壓穆斯林的工具的話語,中國政府因歷史淵源親俄(蘇)、中東不同派別的政治團體和軍事力量,對此長期是持非正面態度的。七五事件本身也僅被定性為騷亂,王樂泉的繼任張春賢政府才大肆採納,事無大小之分均定型為恐怖襲擊。其實衝突是和改革開放幾乎同步的,八十年代九十年代都有陸陸續續的衝突,主要特徵有反對當局的武力衝突、抗議示威等。七五事件後烏魯木齊的漢族居民也走向街頭表達對當局不作為的不滿,背後是因為不滿王樂泉政府一定程度上利用兩大族裔間矛盾與衝突,將維吾爾人對政府的不滿(不可避免沖擊漢人或其他族裔)完全塑造成對漢人的不滿,一定程度上故意縱容從而以便索要維穩經費。(相信該文作者比較年輕,可能不知道很多漢人單單對王樂泉的貪污腐敗就很深痛惡絕了。)

談起勞工問題呢,原文作者可能因為不是少數族裔,不知道在張春賢任期內的政策「便民卡」,最近剛好是北京「清理地段人口」的兩週年,當時的烏魯木齊就已經把非本地戶口的居民趕回南疆了,「便民卡」需要在戶口所在地的相關機構(抱歉我忘記了是居委會還是派出所)開具。只是一張紙製的小卡片,上面印有民警的聯繫方式。如果你沒有該卡片,你不能夠在烏魯木齊,自治區內的首府,相當於行省制下的首府入住賓館,更不要談求職就業了。當局的思路是限制人口流動,表面上是「語言劣勢」,無法融入中國內地,但實際上當局的策略和內地住宿酒店的額外檢查、租房的歧視都是更為致命的阻撓。

但是筆者並不否認更為保守的宗教派別的傳入,不否認社會風氣變得保守。新疆和中東都是穆斯林區域,但差別很大,很多維吾爾人因受污名化,也斷然否認與中東甚至中亞的聯繫,其實不然,想要搞清楚新疆問題,也應該對中東歷史脈絡具有一定的了解。且不論蓋達組織(中國稱基地組織)、塔利班、IS(伊斯蘭國)等,從伊朗的伊斯蘭革命和神權政府在 70s 的建立就很能說明問題了。雖然伊朗政府支持一些與西方國家不同的黨派、軍事力量和政權,也很保守,但伊朗政府並非信奉恐怖主義。殖民、後殖民、後現代、身分認同、宗教回潮和民族主義等話題在這裡不用展開了,可能需要出書才能講清楚。

這裡再提一下「民考漢」、「民考民」和「雙語班」以及高考加分:這些措辭其實是在描述高考的錄取通道,新疆的漢族考生是「漢語言」,新疆少數民族高考考生可能是同漢語言考生科目完全一樣的「民考漢」,即少數民族考生參加漢語言考試,也有以少數民族語言參加考試的「民考民」。少數民族考生的雙親均為特定少數族裔(維哈等)才可以在「民考漢」、「民考民」這樣區別於漢族考生的錄取通道中加 50 分,需要進行 1-2 年的預科學習。當然,如果選擇不要加分,走「漢語言」,即不用預科。也就是說,即便加分,也是同都加分的考生競爭。並不比漢族考生實質上佔優太多。後來,出現了新模式:民語文+漢語文+其他科目漢語的教學以及高考組合,被稱作「雙語」。據我所知,北大清華是許多年不錄取雙語生的了。

當然到了陳全國的任期內,當局放棄了反恐的敘事,轉為「打擊極端宗教」,也是不論青紅皂白,一律算做極端宗教,並非該文所稱,集中營的設立是針對保守的穆斯林。如果一個公民沒有犯罪,也沒有經過審判,無論什麼族裔、出身、性別、政治見解或宗教信仰,都不應該被無端投入集中營中。

最後,哈薩克人和維吾爾人的關係很微妙,不同的地區並不一樣;也有柯爾克孜、塔吉克人非常親中愛國,討厭維吾爾人,在政府刻意分化、污名下,個體表現出的這些現象,不是更諷刺麽?據我所知,一些地方的哈薩克人(家長 30s,自己可能 60s)在漢語學校和維語學校中,更偏好後者;許多阿勒泰塔城的維吾爾人也講流利的哈薩克語。

新疆漢人談新疆集中營

登入發表評論

看不過癮?

馬上加入全球最高質量華語創作社區,更多精彩文章與討論等著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