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ide

希望學會聆聽

2021.05.16

 (編輯過)
也許是日記

我應該又失去了一個朋友。
當然是我的問題。我不是一個能留住朋友的人。
認識一陣子,最近才漸漸地變熟。我其實沒有留意。我只是照著對方的節奏步調,但我發現自己在忙碌的狀態裡,還是抽出時間,回應她的訊息。

之前她身體欠恙,跟遇到了一些不開心的事,在比較脆弱的狀態下,向我要個東西,還埋了小小的哏在裡面。我一開始丈二金剛摸不著腦,後來想起來她在說什麼。我想她應該本來就是一個很愛撒嬌的女生,我答應了,反正是很小的事。

幾天之後,她恢復狀態,回去講之前的事,然後提了兩件事。
其實那也是很尋常的事,正常朋友完全沒有理由說不的事,但是我卻像是卡住了,完全不知道怎麼答覆,我如果說那對我來說太personal了,她應該會覺得我是個瘋子。明明就是那麼小的要求,為什麼我會那麼不自在,覺得像是站在邊上,顫抖,覺得答應了就會被撬開。

接下來的幾次通訊可能總是雜訊太多,錯過彼此的說話,後來我就說了讓我失去這個朋友的話。
我不知道為什麼我會這樣,也許我覺得我們突然太密了我不習慣,然後我也覺得我明明不是那樣想的,但我不知道為什麼當下我立刻就脫口而出。
也許是因為她說我的話太傷人時,我慌了手腳。在太短的時間內無法回應,不知道要說什麼。
也許我就是無法忍受事情在一個懸宕的狀態,也許我就是一個本能喜歡把一切從邊上推下去的人。

也許在她的世界,朋友間的親密無間跟緊密互動都是正常的。
我想跟她解釋,因為我身邊沒有會跟我撒嬌的女生朋友,我不太習慣。
等等等。

但我想來不及了。
我應該是失去這個朋友了。



我說我身邊沒有會跟我撒嬌的女生朋友
其實只對一半
她讓我想起D
很女生的女生
那種通常我不會跟她當朋友的女生

剛認識D的時候,我不太喜歡她
覺得這女生怎麼這麼假,D講話聲音,也不是說嗲,但就是拖著長長尾音,喜歡哀嚎,喜歡撒嬌
然後什麼事情都會用哭音說她不知道怎麼做、她不會做
我想現實生活中不可能有這麼廢的人,她應該是喜歡裝廢跟男生撒嬌的女生

但一陣子下來,發現她仍然如此
我又覺得:她可能真的很廢
就沒那麼討厭她了
再後來,我發現她其實是一個超聰明、能幹的女生
熟了後我問為何她明明就很聰明,幹嘛在外面總那麼廢
她說:因為不廢就會很麻煩要做很多事情。而且她的廢也不是裝的,真的有很多事她都不會——她懶得學習做那些事情的技能
我總是罵她心機重,然後她就嗚嗚噎噎地說:可是我都會把我的心機分享出來
後來這個對話變成我們幾個人之間的哏

因為她很廢,不會開車
所以出去的時候,我總是變成她的司機
那時候,我記得我會每個禮拜五晚上在教會練完樂團(那時候我還去教會)
然後再開車回去市裡接她下班,她在免稅店專櫃上班
然後我們就會一起去中餐廳遍佈的街上吃走地雞火鍋,那時通常都已經十點以後
只喝湯,不加料,跟啃走地雞骨頭,
等另外兩個不到十一點以後不會出現的人噗噗噗像外星人降臨

她沒上班的日子就會去她的住處樓下接她
她是讓我坐在車上等過最久的人
十五分鐘是低消,動輒二三十分鐘
我想說我又不是你男朋友或追你的人,憑什麼你要讓我這樣等
就念了她兩句,她竟然說我脾氣很不好,然後故態復萌
後來我改變策略,開始身上一定會帶一本書
等她的時候我就看書,她讓我等半個小時我也不會有不耐煩的口氣
(那是一個智能手機還不普遍的年代)
一陣子之後我不無得意地跟她說
你看我現在等你都不會不耐煩了耶
她回說:本來就應該這樣

這個撇步是我看侯文詠的《親愛的老婆》學來的:
當初侯文詠跟另外一個又高又帥的情敵同時追親愛的老婆雅麗
每天帶著瑪格麗特去雅麗家,英勇地把對方的玫瑰花從花瓶裡拔出來,換上瑪格麗特
有一次侯文詠跟雅麗約好,到了她家,說雅麗竟然出去看電影了
侯文詠在她家等了一個晚上,身上帶著一本《百年孤寂》,邊等邊讀
等到雅麗回來已經很晚了,侯文詠沒生氣,沒問她為什麼爽約,只笑瞇瞇地說:看到你平安回來我就放心了,晚安。然後就走了
侯文詠說因為《百年孤寂》太好看,他出了雅麗家門,站在樓下就把螞蟻搬小孩子那段看完
後來親愛的老婆告訴侯文詠,當晚她的爽約是一個考驗
忘了是雅麗自己,還是婆婆媽媽告訴她,用這樣測試一個男人的脾氣跟耐性

我告訴D這個故事,跟她說侯文詠靠著愛看書追到親愛的老婆
(這個故事旨在闡述愛看書是一件很好的事情)
她點頭稱是(她不太愛看書)
後來我就養成隨身帶書的習慣

D那時候跟一個小她好幾歲在樂團彈bass的男生搞曖昧
後來那個小男生跟我另外一個朋友S在一起
D對這件事耿耿於懷
幾個人聊天時她會說S心機有多重,怎樣靠近小男生等等,我忍不住幫S說兩句
然後D就會很不高興地看我,跟另外兩人說:Fide身上流著敵人的血液!
我幹的要死,覺得明明我都已經因為你介懷,跟S疏遠了(我跟S認識比D久很多),你還要這樣雞掰我
後來另外一個朋友才跟我說她當時其實有偷偷跟小男生在一起——有一次她送D回家,D拉著她講到天亮
(我知道後有點不爽為什麼這件事告訴她而不是告訴我明明我跟D比較好!)
我說我都已經因為D放棄S這個朋友了,她幹嘛還要一天到晚酸我
朋友說:女生就是會介意這種事
我說:所以我覺得女生很小心眼很討厭

朋友又說,那時候她一直認定我喜歡D
我聽了差點沒翻白眼:我怎麼可能喜歡那麼娘兒們的女生

但那的確是一段chemistry超強的友情
我想我這輩子再也不可能做一樣的事情
每個禮拜五去接一個人下班
一起去吃宵夜
在她住處樓下等她治裝出門等半小時
吃晚餐,去看朋友的樂團表演(通常十點四十五以後才上場),一兩點散場
送她回家時不在車上聊到三四點無法抽身
有時候幾乎天亮才回家
我跟她在一起時非常非常開心

我記得我那時常對自己說:
我的朋友真的不是一個很nice的人
所以我對她應該是真愛
然後講完自己都得意洋洋(我想我們那個時候都是不nice的人)

後來D回台灣的時候認識了男人
談了一陣子的長距離
又回台灣生活一陣子
後來結了婚
連同籌備期的一個禮拜
是一場夾著很多怒氣、淚水跟歡笑的婚禮(怒氣因為親娘機車又難搞)

我也很喜歡她老公
她老公工作很好
我們說D終於如願以償的變成貴婦
回台灣時他們總會帶我去吃高級日本料理

這些年
也許是因為我們的價值觀不一樣了
也許是因為我改變了
我們慢慢疏遠
去年可能是第一年我生日時,她沒有打電話或傳訊息來(她的我也錯過了)

有時候我會覺得我應該傳個訊息給她
但是又好像沒有很必要
我想我們可能已經無法再變成像以前那樣的朋友
但我還是不時會想起她
想念這段這麼有火花的友情,想念我曾經這麼喜歡她。。。

喜歡我的文章嗎?
別忘了給點支持與讚賞,讓我知道創作的路上有你陪伴。

CC BY-NC-ND 2.0 版權聲明
110

看不過癮?

一鍵登入,即可加入全球最優質中文創作社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