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ide

希望學會聆聽

「明天要不要去走路?」

昨天回家吃飯,晚餐後有了這樣的對話:

「明天要不要去走路?」

「好啊,想走多久?」

「兩三個小時吧,三四個小時也可以。」

「那你想走哪裏?」

「去水壩那一帶好了,比較近,免得回來塞車。」

「那裡也很多條路可以走喔,要不把車停在suspension bridge附近的停車場...」

「不要,吊橋上次走過了。」

「那要不要....?」

開始翻地圖,下略路線商議兩百字...


今天早上從二號水壩出發,上廁所(很重要,因為路上只有露天廁所),沿著產業道路一路斜坡向上,一個小時後鑽進森林裡。

森林那段很長,不停的高高低低,星艦迷航將近三個小時後終於出了森林。

回停車場的路在右邊,那左邊去哪裡?

「那邊有另外一個水壩,有個小屋,有椅子跟野餐桌,有真的廁所,可以休息一下。」森林裡當然沒有桌子也沒有椅子。

「要多久?」

「十、十五分鐘吧。」

「你粽子吃了沒?」

「還沒。」我太餓了,早就在森林裡隨便站著把粽子吃了,那時候已經兩點半了。

考慮一下,想說讓她去那休息一下吃粽子好了:「好吧。」

鋪滿碎石子的產業道路走久了腳會痛,走了二十分鐘之後。

「很久耶。」

「快到了,應該過了前面轉彎就是了。」

結果一彎還有一彎。四十分鐘之後終於看到四號水壩,小屋在水壩另外一端,要在走七分鐘。

上完廁所,坐了三分鐘後,往回沿著15度傾斜的上坡往回走。

回到原本的岔路,又再走了至少一個半小時的產業道路,終於回到停車場。

原本三四個小時的走路,走成七個小時,不包括零碎休息時間半小時。應該是老大聽到我前幾天潛水完一直鬼叫說我想要真實的經驗,結果就讓我一次充足的肉體經驗到底。

掏出手機看里程數:

嚇了一跳,原本想說莫名其妙走了個半馬,結果竟然走到快四分之三馬。

和另外兩隻哀鳳對錶,分別為23公里跟27公里。嗯,不知道是不是我手機放在背包裡在斜坡上震動太厲害...。

再檢查一下爬樓梯數:

看到之後蠻有成就感但又有一點不爽,決定回家之後多爬幾次樓梯湊兩百。



今天太累了,明天再看留言回留言....

喜歡我的文章嗎?
別忘了給點支持與讚賞,讓我知道創作的路上有你陪伴。

CC BY-NC-ND 2.0 版權聲明
48

看不過癮?

一鍵登入,即可加入全球最優質中文創作社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