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ide

希望學會聆聽

鴉片戰爭平行世界|阿富汗戰爭

發布於

Game of Throne

舒賈沙阿的祖父阿末沙(Ahmad Shah)在1747年建立的杜拉尼王朝(Durrani Empire)一般被認為是現代阿富汗的開始,在此以前阿富汗的領域都隸屬於西邊的波斯帝國或東邊的蒙兀兒帝國。趁著蒙兀兒帝國的衰落,阿末沙掠奪了蒙兀兒帝國(從波斯帝國那搶來的)的國庫與寶藏,包括著名的鑽石、重達105克拉的Koh-i-Noor(曾鑲在蒙兀兒帝王賈汗沙Shah Jahan著名的孔雀寶座上)。

杜拉尼王朝在短時間之內快速崛起,西至波斯帝國領域,東至旁遮普。馬上天下來得快去得也快,這個王朝的勢力範圍在三代以內迅速縮水,舒賈沙阿的二十三個兄弟為了爭奪王位彼此相殘,更是大大削弱了杜拉尼氏的力量——在阿富汗的部族戰爭中,除了不同部落間殺的你死我活,同氏族間也是一連串的父子兄弟相殺

原先繼承王位的是舒賈沙阿的同母胞兄澤曼沙(Zaman Shah),但七年後他就被舒賈沙阿的異母哥哥馬穆德沙(Shah Mahmoud)篡位,弄瞎了眼睛,下在牢裡。三年後,1803年,舒賈沙阿趁著國內內亂,成功地推翻了馬穆德沙,登上了王位,但舒賈阿沙犯了致命的錯誤,他只把這位哥哥下在牢裡,而未弄瞎。

在這期間,野心勃勃的後浪也隨時都預備取代杜拉尼氏成為區域勢力,前文提到的蘭季德辛原先即服膺於杜拉尼王朝,後來脫離控制,在旁遮普建立了獨立的錫克王國。

舒賈沙阿只當了六年的國王,馬穆德沙與異族的多斯特穆罕默德異母兄長結盟,在他的幫助下,成功地打敗了舒賈沙阿,奪回王位。馬穆德沙後來猜忌這位能幹的助手,於是把他弄瞎、削頭皮、重刑後再處死,重新掀起兩族間的腥風血雨,最後多斯特穆罕默德終於在1826年成功地登上王位,開始了巴拉克王朝(Barakzai dynasty)在阿富汗的統治。(希望這段王位爭奪戰跟這麼多名字沒有讓大家眼花,只能說阿富汗換王的速度比百貨公司旋轉門還快啊。)

而舒賈沙阿自1809年戰敗後即出亡印度, 他原先求助於錫克王蘭季德辛,但沒想到反而被軟禁,蘭季德辛甚至奪走他最珍貴的寶物———鑽石Koh-i-Noor,舒賈沙阿後來逃脫,多年來復國未成,沒想到流亡三十年後,東印度公司找上他,要送他回阿富汗重返王位

舒賈阿沙, Shah Shuja (1786-1842) 來源:National Army Museum
他的政敵多斯特穆罕默德汗Dost Mohammad Khan (1792-1863) 來源:wiki


王者的歸來

東印度公司在1839年春天入侵阿富汗,用了兩萬兵力(絕大多數是東印度公司御下的印度兵Sepoy)、不廢吹灰之力的拿下了喀布爾。多斯特穆罕默德出逃至印度,東印度公司把舒賈沙阿重新扶上王位。然而,依靠英國人敗部復活的舒賈沙阿此時更像個魁儡君主,東印度公司才是實質的統治者。

英軍入侵阿富汗的途中 The Army of the Indus forcing the Bolan Pass Tinted lithograph by Louis and Charles Haghe after James Atkinson 來源:National Army Museum
舒賈阿沙在喀布爾的court. James Atkinson, 水彩 來源:The British Library

到目前為止,阿富汗人的命運和清朝一樣:十九世紀的現代軍隊對上科技落後的中亞遊牧部落,英方的現代軍隊輕而易舉地勝出

但是兩年後,阿富汗部落興起了全面性的反抗。出亡的多斯特穆罕默德之子、阿克巴爾汗(Akbar Khan)以聖戰為名,號召各部落起來趕走殖民者。砵甸乍當年的手下愛將伯恩斯首先於1841年11月在喀布爾遇害,入侵之後,東印度公司大部分士兵返回了印度,兵力不足,加上東印度公司軍官的猶豫不決,此時竟無力鎮壓動亂,喀布爾陷入混亂、暗殺、擄掠不斷的無政府狀態

著冬裝的阿富汗戰士 來源:National Army Museum

1841年12月,東印度公司在喀布爾的執行官麥諾敦(Sir William Hay Macnaghten)與阿克巴爾進行談判,他決定拋棄舒賈沙阿,以付款放棄英軍駐紮地的方式換取和平撤離。雙方達成初步協議後,阿克巴爾進而要求英方交出更多人質、留下更多大砲,面對阿克巴爾越來越高的開價,麥諾敦突發奇想,決定效法阿富汗人玩部落權術,他一邊和阿克巴爾談判,又私下以鉅款要求其他部族背叛阿克巴爾,甚至有傳言,英方以重金尋覓刺客暗殺阿克巴爾。

這些情報很快被阿克巴爾截獲,他邀請麥諾敦在12月22日赴宴。席間,他向英方開了慷慨的新條件:他允許英軍待到隔年春天再撤離,他願意讓舒賈阿沙繼續為王、自己為宰相,如果英方答應他(包含年度獻金)的條件,他會把麥諾敦企圖賄賂的部族酋長的頭顱獻上。自以為成功地把阿克巴爾玩弄於鼓掌間的麥諾敦簽下了以波斯文寫成的合約,阿克巴爾把麥諾敦背叛的證據展示給該酋長,瓦解了麥諾敦的分化計。

隔天,他約麥諾敦會面商議最後的細節。有人說他拿住了麥諾敦,用刀撕裂麥諾敦的肺腑,砍下他的頭顱,再把屍體碎成幾塊,拖行過喀布爾街市。另一說是他先用麥諾敦贈給他的手槍射中麥諾敦,再吩咐手下把他殺了,砍下頭把屍體遊街示眾

阿克巴爾汗Akbar Khan (1816-47) 來源:National Army Museum
麥諾敦William Hay Macnaghten (1793-1841) 來源:wiki

大逃殺

1842年1月6日,英方從喀布爾撤離,卻遭到了阿富汗部族的襲擊,四千五百人的軍隊(三千八人為印度兵sepoy,七百人為歐洲騎兵及步兵),另外還有包括女人與小孩一萬四千名的隨員,在冰雪中被阿富汗的部落突擊,整個軍團被徹底殲滅、或被屠殺、或淪為俘虜。1月13日,整個軍隊只有一人、隨軍的醫生布萊登(William Brydon)活著抵達了當時仍在東印度公司控制下的安全領域,阿富汗東部的賈拉拉巴德(Jalalabad)。

諷刺的是,當駐紮英軍離開舒賈沙阿的王宮放他自生自滅後,他的護衛軍把城堡鎖上,成功地抵擋了叛軍兩次的襲擊。儘管英方背叛了他,當他得知英方將在冰雪中撤離時,仍然焦急地去信給英國軍官,警告他們不要踏入阿克巴爾的陷阱,甚至邀請英軍可以來他的高堡避難,度過冬天。只是在麥諾敦死後潰散的英軍已經無心聽他的建言。

砵甸乍的姪子艾爾澤砵甸乍(Eldred Pottinger)也是東印度公司的軍官,官階少校,英國入侵阿富汗後,他受派駐紮在喀布爾以北六十哩的Charikar。在1941年11月初叛亂剛開始時,他知道他的一百駐兵無力抵擋叛軍,向喀布爾求援未果後,軍營在11月底被攻陷,他是少數生還逃到喀布爾的人。他一直反對向叛軍投降,英方撤離後,他成了阿克巴爾的戰俘

英方撤離後,喀布爾再度陷入了慣例的部族混戰,舒賈阿沙原本也許有機會有效利用派系分裂,進而守住王位,但他在1842年4月被他的乾兒子暗殺,杜拉尼王朝在阿富汗的統治隨著他的過世正式告終。

快要被全員殲滅的英軍 The Last Stand of the 44th Foot at Gundermuck, William Barns Wollen 來源:Essex Regiment Museum
唯一活著抵達賈拉拉巴德的德萊登醫生(Dr William Brydon) Remnants of an Army, Lady Butler 來源:Tate Britain




1 人支持了作者

鴉片戰爭之後|歷史的另一種想像

鴉片戰爭之後|站在歷史的逆流中

發布評論

看不過癮?

一鍵登入,即可加入全球最優質中文創作社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