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ide

希望學會聆聽

歌的歧異性

發布於
我至今不知道Bob Marley的No woman, No cry唱的到底是什麼。好的歌,好的詞,也許就是可以有這種曖昧跟不確定性,供人做無限的解讀。

那天聽@今日丹堤大安店提到蘇慧倫的某首歌詞,中間有一句有兩種解讀法,他說想知道其他人聽會怎麼解讀。

雖然我聽的時候,很立即覺得是某一種解讀法,但是有時候歌就是這樣,不同的人聽,會有不同的感覺。

好的歌,好的詞,也許就是可以有這種曖昧跟不確定性,供人做無限的解讀。想想,好的詩,也不外如此。太浮泛、陳腔濫調,引不起感動,必須要讓人能夠帶入自己的情感,但又不能一字一句說得太死,不剩下任何解讀想像空間(如果每句話指涉的是什麼太明顯昭然若揭,我就會覺得:那你去寫新聞報導不就好),所謂詩的evocative power,就是這樣。

我很喜歡Bob Marley的No Woman, No Cry:

到現在,我還是不知道這首歌唱的是:

女人,別哭。

(整首歌的情境,確實像是對著女人唱的,而且歌詞中有這麼一句:oh my little sisters, don't shed no tears)

但不覺得,這句話也可以理解為:沒有女人,就沒有眼淚

(而且完全貼切。)

我不知道我的誤會(跟過分聯想),是不是因為Bob Marley的Jamacian English\Patois,K之前的工作崗位有不少Carribean客戶,每次都說:我都聽不懂他們在講什麼、他們講的真的不是英文。

你也聽過哪些可以做兩(多)種解讀的歌嗎?

喜歡我的文章嗎?
別忘了給點支持與讚賞,讓我知道創作的路上有你陪伴。

CC BY-NC-ND 2.0 版權聲明
29

看不過癮?

一鍵登入,即可加入全球最優質中文創作社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