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ide

希望學會聆聽

(我在)Matters上的文章(不)是什麼:(比如這一篇)

我覺得我最近寫的文章都好正經,看了覺得好嚴肅,換一下空氣。

這一篇和上篇無關,想繼續看認真文章的同學下次見。

從昨天晚上到今天早上,我在馬特市上看到一些情感飽滿,讓我動容、心折的文章。然後今早走路時就在想,我寫的東西好像都沒什麼感情,回家後翻了一下筆記本。在我之前四個月沒上馬特市的那段時間裡,有一陣我無法(或說不想)寫任何完整的句子,連日記都寫不出來,在那段時間裡,我唯一能寫的是某種像詩又不是詩的東西。

我從來沒有寫過詩,一直以來詩也讀的沒有很多。古詩詞是這兩年對古中文重新產生感應跟連結後,才回去讀的,現代詩讀的很少。但那時候唯一能寫的,就是這種不思考、下意識,什麼句子冒出來就寫什麼的東西。

翻到其中一篇有一句柳永,(跟正經文章裡)差不多一樣的句子,可見我一直都掛念著柳永。

寫出來給大家笑一下,因為我平常寫的好像都很一版一眼。就,也是有不知道是什麼的東西。


想要寫,想要再寫點什麼
詩的節奏、律動、形式、意象
詩關於什麼,林布蘭特的畫
圓圓的女性臉龐,柔潤的光,豐澤的身體
彼澤之坡,有美一人,碩大且卷
這可不是罵人的話

詞有一氣呵成的,李後主
林花謝了春紅,太匆匆
有用思力寫的,周邦彥,開了先河
可他的詞,看起來繁絮,過多名詞堆積
背起來卻真好聽,不愧是通音律、自創詞牌的歌詞王
(無法不想到點播率第一的柳永)
才子詞人,自是白衣卿相
若在當世,你就是林夕呵
再說說,吳文英,殘寒正欺病酒,下略三百字


每天寫兩行詩,與其說是一種練習
更像是放任,妄自無為的任性
掩飾組裝不了句子,文法不好也沒關係
當是散文・詩吧,我肯定寫過這樣的字句
哪年哪月,某個場合,我不記得了
Audition那年,昨日黃花,面如桃李
我記得的都是你
盛開、美好、玩玩遊戲
十點四十五才上場的地下樂團
夜如何其,厭厭夜飲
不醉無歸,夜未央
路燈下,酒吧旁,喝醉的主唱背著另一個她
充滿隱喻的動作,只是那時我們尚不明白
而且玩一玩竟就當真了
(另外一個朋友的朋友也是這樣
夜店認識的男生,都兩個小孩了
想想也挺勵志的)
只是你都去了哪,你的綻放在盛夏分給所有人
如此美好,如此凋零
佳人而今漸老,都忘卻


然後我就翻了在我房間地上放了很久的夏宇《88首自選》,讀到這麼一首。看這篇文章到這裏的人應該也需要被真的詩療癒一下,所以貼一小段。

讀這首詩時想到之前才在某個留言區說到了靈魂雜交之類的話,忍不住笑出來:

夏宇的詩都是自己印製、裝訂的,不想貼太多以免侵犯她的版權。雖然斷章取義讀詩好像也不大妥,嗯,兩難。

最後一段是這樣:

然後就想,真是太好了,下次我在馬特市上看到那些讓我心動心儀的文字,我就可以說:「你用心靈勾引我。」

發佈評論

看不過癮?

一鍵登入,即可加入全球最優質中文創作社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