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halange

飄泊的哲學系學生

我曾七次鄙視我的靈魂

第一次是當它本可進取時,卻故作謙卑;第二次是當它在空虛時,用愛慾來填充;第三次是在困難和容易之間,它選擇了容易;第四次是它犯了錯,卻藉由別人也會犯錯來寬慰自己;第五次是它自由軟弱,卻把它認為是生命的堅韌;第六次是當它鄙夷一張醜惡的嘴臉時,卻不知那正是自己面具中的一副;第七次是它側身於生活的汙泥中,雖不甘心,卻又畏首畏尾。——Kahlil Gibran


爲了追求一時平靜,與故土別離,不肯承認自己怯懦,還爲其掩飾。我本應要鄙視我的靈魂。

對龐大而負面的資訊麻木、對無數次的發問麻木、對人生麻木,我本應要鄙視我的靈魂。

可能它還未曾、未曾放棄希望,就算它於沼澤,卻還沒有墜入黑暗。那它還可以懷有悲憫、懷有慈愛、它還可以行走於世間光明磊落,不求上帝與佛祖,它也能變的勇敢和堅强、它還可以去嘗試體會人生百味,在它求取救贖前,不會為我所鄙視。

讓它攀附於蜘蛛之絲上,在最深的暗處向光爬。讓它擁有紀伯倫的意志。

或許我的問題沒有答案,但擁有意志的信仰與行動與之,或許我不會放棄明天。而明天我依然追問。


喜歡我的文章嗎?
別忘了給點支持與讚賞,讓我知道創作的路上有你陪伴。

CC BY-NC-ND 2.0 版權聲明

看不過癮?

一鍵登入,即可加入全球最優質中文創作社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