嘿!鳳梨!

✍不專業中文系

靠杯的害怕|陰陽眼

「阿溝啊……像你這麼好的孩子,怎麼命運這麼多舛呢?」

我叫阿溝,孤兒院裡的大家都這麼叫,據說我是被遺棄在大水溝附近,叫久了院長就用他的姓單名幫我取了「朱溝」(好險我旁邊不是屎,叫 「 朱屎 」 能聽嗎?)這讓我從有記憶以來就備受屈辱與嘲笑的名字,但因為院長是個和藹親切又愛心氾濫到不行的好人,我倒是從沒叛逆過,喔對,他常對我說的話就是「阿溝啊……像你這麼好的孩子,怎麼命運這麼多舛呢?」後面我就沒什麼仔細聽了,因為這時候院長已是哭得稀里嘩啦,欸……該哭的人是我啊……不過院長講得也沒錯,被遺棄不知道父母是誰就夠悲慘了,再加上長得又不帥、也沒什麼突出能力、聯考又失利、三流大學畢業都還沒交過女朋友……還有… … 我居然是個陰陽眼!這還是要從我小六那年突然對院長冒出「為什麼你身邊都有一個頭包紗布的大哥哥?」才知道,原來院長的獨生子就是因為車禍直接爆頭去世的……自此之後他就對我更加關愛了 ……

「啊……找天回去看看他老人家吧!」

我慢慢踱步邊自言自語的說著,真不喜歡天天加班啊!夜色越深的時候「好兄弟」真的一個一個出來啊,就像時間一到陸續點亮的路燈一般,突然顯現出來,有一次我只不過貪懶想隨便路邊靠牆尿尿,剛快尿下去一團黑影就突地出現裂嘴,嚇到我尿都縮回去,連拖帶爬得跑走加上來不及拉好的拉鍊搞得我好像抓狂的變態。就像現在,我前面又突然冒出一團黑影,旁人一定覺得我很怪吧!邊走路邊閃跳開又說對不起,像個神經病一樣。你問我害怕嗎?從小時候可以看見開始到現在早已見怪不怪了,雖然有時後會看見意外剛發生的身體慘狀,但更多時候就是一團透明黑霧,也沒什麼,反正我們也沒什麼交集,而且這種意外慘死的眼神大半空洞,也不會過來纏住你,可能跟我偶爾會買白飯放置給他們有關吧!這麼久了倒也相安無事。

「啊……好啦好啦!抱歉啦大哥大姊,別再聚集過來我身邊了,今天沒有帶白飯,改天改天哎!」

又是一陣冷意團團圍住讓我不禁拉起衣領,啊!好想回家!想起跟小美相遇的上個禮拜五,正好也像今天一樣霧矇矇有些綿雨冷冷的天,我才剛趕完一個案子卻被老闆狠批的憂鬱星期五,買好御飯糰的我從便利商店出來就正好與對面小公園涼椅上的她對眼。小美那憂鬱空洞的眼神吸引了被叫做感情魯蛇的我前去攀談,原來慘被同居男友劈腿的她根本沒有地方可去,證件錢包什麼都來不及拿只抓著紅色大衣就被被趕出來了,本來是想送她去警察局的但是她孱弱的身軀和悲憐的眼神吸引住我了,原來她也是孤兒啊......王美, 眼淚打轉未落輕咬著嘴唇,微微抖動的肩膀讓人不禁想一把抱住她呃幫助她,算算帶她回家也一個禮拜多了吧,說好了等她恢復找到工作後再還錢的她,其實吃得很少又做得一手好家務,感覺我也沒什麼損失啊!唯一辛苦的是可能習慣單身的我不習慣家裡有人還是年輕女子,最近總是感覺越睡越累精神不濟,明明每天都有睡滿八小時的我黑眼圈卻越來越深啊!腸胃也是,明明每晚都可以吃到熱騰騰的飯菜說,該找個時間去看看醫生了。

「 啊!好想趕快回家啊!」 把團團黑霧拋在一個轉角的我這麼說著,卻彷彿聽到幾聲......

「 ......可 ...... 憐 ...... 」




你是否能確定每晚在家等待的,是人?

Like my work??
Don't forget to support or like, so I know you are with me..

CC BY-NC-ND 2.0

Want to read more ?

Login with one click and join the most diverse creator communit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