嘿!鳳梨!

✍不專業中文系

靠杯的害怕|哈囉凱莉

「小翰,還記得凱莉嗎?要不要跟凱莉打聲招呼啊?」

「啪啪啪—啪啪啪—」

刺耳的聲音在寧靜的深夜顯得特別突兀,此起彼落的交錯急促,可以感覺出門外的焦急。

「誰啊?你知道現在幾點了嗎?」我略顯大聲不悅地低喊,佈滿血絲的雙眼明顯看出我是多麼需要睡眠。

「……是我…阿偉啦!快開門啦!小翰!」

阿偉?阿偉!我一驚馬上浮現那個左邊有個大酒窩的陽光男孩,在國中畢業後因為爸媽離婚轉學的好哥兒們,我還在他離開當天難得留下我珍貴男兒淚的至交,雖然分別但還是有再聯絡,斷線的最後是前幾天他生意失敗跑路時。

我急忙將上鎖的隔閡解開,入眼的當下我簡直不敢相信眼前這位衣著破爛、骨瘦如材的男子,是我童年印象裡那位總是開朗或是中年生意興盛意氣風發的阿偉,愛笑的雙眼因眼窩塌陷顯得了無生氣;酒窩也因雙頰凹陷變形不再迷人,阿偉整個人從裡到外彷彿一具沒有靈魂的骷髏,淒涼的狼狽。

「阿偉!阿偉!是你嗎?你怎麼……成了這副模樣?」

「說來話長......唉......」他深深長嘆了一口氣,我順勢一望,跟在他旁邊那怯弱縮著如弓的男子,我花了一點時間才認出那是他之前的王特助。

「唉......你都不知道,那臭婆娘把錢都私吞占為己有了!」

在我幫他點了一根菸後,阿偉顫抖的聲音才娓娓道出整件倒閉始末。原來造成他生意如此慘敗的根結,是他那妙齡模特兒老婆凱莉,跟別人暗通款曲後策畫將公司資金全部轉移,留了一屁股的債務給他,人就預備雙雙躲藏國外逍遙去了。

「我恨啊!我還替她著想不想她被牽連還跟她離婚,原來一切都是一場騙局,這個虛情假意的女人!」我腦海中突地浮現一張濃妝豔抹的臉,時下流行的假睫毛與大紅口紅雖然凸顯她的美,但也把整個人的感覺都變假,虛偽的很不真實,我還依稀記得她在華貴婚禮上被簇擁的傲氣,那是一種令所有男人都噁心的勢利。

「......唉這也沒辦法,那時的你也不知道是著了她什麼魔,一心一意就非要她不可。」我突然想到有一次情人節阿偉訂了99朵紅玫瑰跟高級餐廳討她歡心,她居然就在大街上把玫瑰砸向阿偉只因為99朵達不到她的標準,事後阿偉還得多買只限量愛馬仕包消她怒氣。

「不多說這些了,小翰!你......可以幫幫我嗎?」身旁的王特助突地抖了一下。

「是這樣的,我跑路前有跟我大陸那邊的朋友連絡上,現在一切已經就緒,只差需要有人幫我們引渡港口那邊了。」

「這......」我為難的蹙了蹙眉頭,這可真不是普通小忙,一個弄不好我也會惹禍上身。

「小翰......我真的只能求你了......」天殺的這時回憶都陸續浮現,身為他的摯友我也不願意看見他現在這種樣子。

「好!」一時熱血衝腦我不禁脫口而出。

阿偉已經事先預備一台廂型車,照著計畫是,我引渡他們至港口後會有人接替,我只負責避開主要大道專走小路,另一組人馬接替後我就會被送往他處,整段過程嚴密的滴水不露,沒細想之下我是沒有什麼壞處,就算出事了也是另一組人馬出來頂替,我這時也才知道阿偉做生意時所結交之輩並非等閒。料想阿偉可能也是想此生無緣見面了,與我敘最後之舊。

進入廂型車後,空氣瀰漫了一股不尋常的味道,不是腎上腺素激升的緊張感,而是隱約之中有一種血腥。我由後照鏡瞧了一下他倆,及他倆的身後的兩只提箱與?一捆麻布袋?

「......阿偉......你們後面那些是什麼?」我裝作不經意的問,並且好奇王特助幹嘛抖了一下肩膀。

「......等下你就知道了小翰,過了這個路口前方有一處小塘,等等你在那稍微停一下。」我注意到阿偉眼中變暗深沉的眼神,好像微微流露出一點......恨意?

照著阿偉所說的,我停在了小塘前,說是小塘其實也不算小,這處雜草萌生人煙罕池子因為水深危險,已被禁止接近。停下後,阿偉和王特助打開後車箱,我原本以為是要取下提箱銷毀資料,沒想到兩人是合力拖下那綑麻布袋,黑夜中我有點看不清楚,不過我確信真的有看到幾處滲出了不知道是水還是什麼的液體。

「阿偉?這是?」

「小翰,還記得凱莉嗎?要不要跟凱莉打聲招呼啊?」阿偉突然轉頭笑著對我說,陰森的冷笑。

「凱莉還是很漂亮喔!雖然脖子上的碎肉是醜了一點,但是我還是有等她畫完原妝再動手喔!要不要來看啊?」阿偉的表情扭曲的帶著恨帶著笑,歪著頭眼神不聚焦的說。


我終於明白王特助的怯弱為何而來。

Like my work??
Don't forget to support or like, so I know you are with me..

CC BY-NC-ND 2.0

Want to read more ?

Login with one click and join the most diverse creator communit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