嘿!鳳梨!

✍不專業中文系

靠杯的害怕|老師好

「老師好,我是俊霖.....」

故事背景發生在混亂的古早時代,那個時代表面上大家都很純樸保守,實際上人心黑暗,有錢有勢就可以隻手遮天。 我任職於一所升學主義濃厚的貴族學校,大半學生在有禮的表面下,內心跟有錢只剩下軀殼的骯髒父母沒什麼兩樣,男教師還好,女教師基本上除非已婚或長得老醜,否則只能淪為那些貴公子哥的玩具,女教師被玩弄到身敗名裂或是精神發瘋的傳聞雖然沒被證實過,校長為了學校名聲也一再嚴厲否認,但這傳聞也從未停過就是了。 家君和我是同期進入這間學校的菜鳥老師,初期雖然有點害怕傳聞的真假,但薪水實在優渥,硬著頭皮互相幫助彼此,倒也在學校內相安無事的度過幾年,直到那件事情的爆發......


那只是一個悶熱的午後,雷陣雨也消不去的暑意讓每位帶升學班老師的壓力伴隨汗水倍增,雖然學生們各有來頭不小的背景,照理說不升學直接出國拿個學位也很稀鬆平常,但富人們對孩子名次之間的比較常讓班上籠罩著一股就算是外頭的烈陽也照射不去的陰霾。每當這時,我就會很羨慕教美術的家君,教國文的我在這段期間簡直痛苦萬分。 那天,升學班的課程告了個段落,難得有一個下午的空閒,我與孩子們都格外興奮。


「起立,敬禮。」

「謝謝老師!」


沒看過這麼整齊劃一又迅速的動作,重拾一點好心情的我帶著早上未吃完的三明治,打算去美術教室找家君一起到鎮上新開的咖啡店試試洋味順便談心,算一算在這升學衝刺的暑假中也有兩個月沒有好好和家君談心了,不知道是不是我的錯覺,家君這陣子因為食量增大體型也變胖了一點,或許是因為變胖,這陣子笑容少了許多。


「叩叩!陳家君陳家君,我們去喝咖啡好嗎?我下課了喔!」 正在作畫的家君抬首,豐腴的臉蛋漾起微笑來依舊迷人。

「可是......我等等約了個學生討論畫作耶!」

「那好吧!我只好一人先去探味囉!我這裡有未吃完的三明治,給妳吃吧!別餓肚子等了!」 我不容拒絕的硬塞那份裝有三明治的粉紅紙袋到她手裡。

「明天見囉!紙袋記得還我,到大城市買的,全鎮只有我一個有喔!」我得意的說。

「嗯。」


深夜,突接到教務主任的電話,要我們所有老師到鎮上的警局一趟,本來以為是學校遭竊,到了警局發現所有人眼神不對,才知道出了名愛錢的鎮長夫妻的獨生子李俊霖在放學後都沒有回到家裡,那和勢利父母不一樣的師長眼中優秀有禮貌的李俊霖就這樣失蹤了。由於鎮長是鎮上最有錢有勢的人,怕事的校長急忙深夜叫所有老師到警局,一一的盤問試圖找出那安靜孩子的蹤跡。


「我不知道啊!放學後我就回到家中,不信你問問我妻子!」

「我一直待在辦公室啊改考卷啊!你問王老師!」

「是啊!」

「沒見過他耶!」

「他很早就離開教室了!」 此起彼落的聲音裡沒有一絲線索。

「家君,妳有見過俊霖嗎?」

「沒有,我一直待在美術教室作畫。」

「沒錯!家君在那,我去咖啡店前有順道繞過去。」


七嘴八舌的討論聲一直從深夜到凌晨漸漸微弱,由於一直沒有孩子的消息,大家的沉默也隨著鎮長愈黑的眼色加重。直至天將亮時,警察才帶回住在河川邊的鄰家有人看到穿著我們學校制服的男生徘徊過。 不管是否疲累,每位老師彷彿抱了根浮木似的,全都精神抖擻的往河邊衝去,抱著李俊霖只是因為壓力大而躲藏的想法那般,開著嗓子大喊。 夏季河川露出石塊層層堆疊,在草叢,深水,大石邊紛紛迴盪聲嘶力竭的渴望,不知道是什麼牽引著我,我邁開腿攀上一處大石,企圖在高處搜索,果然遠處一抹紅吸引了我,我立刻急呼大夥過去查看......


那是一個什麼樣的景象,一個高大的孩子就這麼浮沉在兩塊大石的中間,最令人矚目的那抹紅源自後頭上那一道破口,不知是被什麼鈍器打中的,流出的血暈染了屍體四周的水面,詭譎的震懾住大家的目光,沒人說得出話來。 還是鎮長夫人的驚聲大喊才讓大家回神,但那荳蔻般的細手始終只是往空中亂揮,沒顯露出母性的衝入河水中抱起懷胎十月的孩子,鎮長,也只是發抖。 還是警察撈了人翻了面想確定些什麼,不到一天一夜,屍體尚未浮腫,五官還是清楚,死白逐漸潰爛的眼白襯著放大的眼珠,不闔眼的面孔顯示出死前的驚慌,有些男老師甚至被那眼神嚇到發抖。


「......鎮長」

「造孽......一定是造孽......」鎮長夫人失了魂的囈語。


「我一定要追查出兇手!」 由於下落已然明白,校長也明白每位老師都受到了不小的驚嚇,忙叫大家趕緊回去收驚休息,而在鎮長也說辛苦大家要包個紅包讓大家壓驚的同時,幾乎有幾位已經旋身準備飛奔,於此同時,我也跟在家君後面準備快點回家收驚,畢竟是我發現的,說不害怕是不可能。李俊霖的瞳孔不停在我腦海迴盪,本是要抓著家君央求她陪我住一晚,卻在餘光中瞥到......


「......家君」

「......嗯?」

「我午休給妳的三明治妳吃完了嗎?是妳吃的嗎?」

「我自己吃完了啊!怎麼了?」

「......那......我那粉紅紙袋為什麼在這邊的草叢裡......」

一直沒有回頭的家君,終於緩慢的回過頭看著我...... 撫著隆起的肚子,詭笑......



「妳想知道什麼?」


李俊霖,全國美術大賽的冠軍,指導教師-陳家君。

Like my work??
Don't forget to support or like, so I know you are with me..

CC BY-NC-ND 2.0
2

Want to read more ?

Login with one click and join the most diverse creator communit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