夺门

就写写个人感想。

合乎情理

我想,除了应用类方面的知识,我们没办法给予别人思想方面的帮助,除了那些拥有大思想的人。我们又是最复杂的个体,背景不同,性格不同理念自然不同,从来就没办法给予定论。这也使得问题就出现在了这里,上升到集体群体上,在小的问题都会无限的放大,放大。回归的个体,我又分外的喜悦。从没有冲突的出发,个体差异让我感受到了当前的精彩。不管言语交流还是,眼神交流,都感受到了一分生机。更让我开心的是,路旁看着你的小猫小狗,会表现出灵动的一面,或询问或只是简单的无聊,就像我平时散步一样,我很喜欢这一切的一切。也我想到了那屈指可数的与陌生小狗小猫一起散步的情景。

说服一个人是困难的,而人的局限性不是一般的大,我也只是能理解这一点,并没有办法很是硬气。其实我也是可以硬气的,对于自己在参与的事情,我可以诉说出来,而不是针对性的去表达什么。

我告诉你,你告诉我,我从理性的角度出发,又按逻辑分析,客观的来讲。感觉说出这种话的时候就表现出了想要去说服别人的想法,是不是想要从中获取对自己有益的帮助,或者是否就是想要带来精神方面的优等。

突然想到了以前刚出社会的观景。小公司里,一个六七十岁的大叔在办公室里,更是在酒后开始吹起自己在两性方面的突出点。那时候涉世未深感觉非常诧异,纳闷于自己是否太过怪异,还是太过年轻,多少有点厌恶。想着到时候的我又是什么一样的模样,这样多少有点无趣了。那种吹嘘是不是多少有点教导的一种成分,如果跟他加深的接触与交流,也许他会告诉我一些他的处事哲学。

有时候话多了时候我会突然的停下来,然后开始恶心起来,感觉自己脑子空空,却吐出一堆没用的东西烦别人。"我知道",就是这样,一切顺理成章。我想互联网也一样,拉近了你我的距离,也加深了对立感。在生活中,看到彼此的时候,应该是另外一个样子了。

请问为什么你把萝卜叫成了黄瓜,这是不对的。

不是这样的,我们这边就是叫黄瓜,不信,下次带你去我那边看看。

我毫不夸张的,合乎理性的,客观且逻辑的讲,我说的都是对的,你们都要听。

喜歡我的文章嗎?
別忘了給點支持與讚賞,讓我知道創作的路上有你陪伴。

CC BY-NC-ND 2.0 版權聲明

看不過癮?

一鍵登入,即可加入全球最優質中文創作社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