夺门

就写写个人感想。

咳嗽声

这是个好地方,只要是在阴凉处,就不会流汗。

   受疫情影响,街上有些空荡荡。关闭的门店前,他随处找了一个台阶坐下,不远处黝黑的缅甸人三两个踩着拖鞋也坐在台阶上,紧挨着,聊着天,没有回头,聊的比较投入。总是聊天的,大家都是如此。路上偶尔有大货车行过,在这国门边境,该有的忙碌还是依旧的。他坐这,他们坐那;他环顾看,他们交头接耳,并没有什么不同,也许他们高级一些,他们有内容,而他没有内容。对他来说,有无内容和内容本身并没什么干系,因为他没有。

   自己是受过教育的他认为,或者说不会那么无趣乏味。但生活的情形带给他的样貌,他所进行的对比并不如是。沉浮于世间,他的身形显得越加臃肿乏味。而时间带给他的总是发乎于心,但始于行,他明晰却脑袋空白。那份沮丧感忽自涌上来,心跳骤然跳动了下,把手放于膝盖上,忽深吸了一口气,颤颤的呼了出来。收回了目光,抬眼远望,他点了个烟。虽转移了目光,但烟雾又带动跳转了他的思绪。他是不会抽烟的。那时,他把烟递了过去,总是来了一句:这个口感你可能不习惯,或者说我喜欢另外一个口味。举烟入喉,他还会习惯瞟对方一眼。大家三三两两,总是在聊天,时间久了,他就忘了些什么。

   吸了一口气,伴随着身体自然的排斥感,他咳嗽了起来。环境是允许的,现在他有这个胆子,敢于做出小小的尝试。三五口尝试完,心脏那份刺激感,他想再点上一根。把烟头掐于脚下,手掌支棱起脑袋看去,眼前的树木是一样的,有如他走过的各个地方。他也只是走,并没有什么不同。

   旁边的几个小哥站了起来,看了这边一眼,走了。他点了烟,想请他们,插上嘴。竖起香烟,那时的画面又历历在目。

   那是在图书馆,犹如他这般进出的人很多,他紧紧的盯着前进的道路不让自己看向别处。直到自己很自然的到了五楼走到了相应的书架旁,开始找寻他认准的书籍,其实也没认准,走走停停,没找到合适的书籍。又开始翻找他看过的东西。他往座位走,书桌是没有机会了,那边占满了人。路过书桌,这时候的他并没办法盯着路走,他倒一直紧盯着书桌旁的人们,想要探寻他们学习的秘密,如果看到一个人在玩手机,或者在无聊的刷电脑时候,他就如释重负起来,脚步轻盈一些。但他其实始终不知道他们在做什么。

他又咳嗽了几声,掐灭了烟,拾起了脚下另一只烟头,开始寻找路边的垃圾桶。至少,这是他所知道的,也是那仅存的愉悦感。

喜歡我的文章嗎?
別忘了給點支持與讚賞,讓我知道創作的路上有你陪伴。

CC BY-NC-ND 2.0 版權聲明
1

看不過癮?

一鍵登入,即可加入全球最優質中文創作社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