夺门

就写写个人感想。

联想小记

發布於

与友人谈。她说:人是更喜好怀旧的,好似旧的就是美的。你看,那过去的童年,是挥之不去的欢笑。

我说:是的了,那随记忆模糊、零碎的样子,留下来的都是美好的;但昨日如梦,零零碎碎。可现在却是不容置疑的连续的。

我会回忆美好时光,但我总去看轻它,因为我明白,成长是美的。美于快乐、悲伤、坚定、焦虑。

在这里,我们都一板一眼的处理着。出行、娱乐、交流甚至睡觉,以一切都刻不容缓的姿态在处理着生活的方方面面;街头巷尾,网络冲浪,广告与零碎的思想充斥着,我们不是拽着时间跑,而是时间拖着走。我们在吃,思想跑了来。拾起口粮,我们搭上了时代的大巴。

我徘徊于夜空中,不曾明白眼前有什么。是坐于旁的灰白木偶,还是行进的滑稽玩偶,或是如我这般的伪装笑脸的小丑。连郁郁葱葱的树木们也淡了一些,但还是绿的,我不明白。

而后应当有光,是夜色下的星光,他们都在,只是我忘了抬头。那里的光在我的眼前是有明暗的。我想,你也一样吧,明暗可能并没那么一样。

我就循着光,慢慢的往前挪,而后加快了脚步,最后我想我会跑起来。可我现在并没有太确定看到的光就是最明亮的,我的脚并没那么快,或者说是慢的,我的脚有点瘪,看上去不年轻。我没那么笃定,路也没那么简单。

间而做梦起来,周围有点嘈杂,有人在旁耳语,我不知要不要听。我努力的往四周看,但梦里总是奇诡的,在浓雾里我看到了四周各个独立的空间里的人们,或勾肩搭背的走路,或手舞足蹈的大声交谈,或长椅上依偎着,我一阵恍惚起来。

夏天总是透着一股心烦气躁的情绪,我快速的穿上了衣服——好似快了就会把情绪丢下,顺势关上了身后的门。

喜歡我的文章嗎?
別忘了給點支持與讚賞,讓我知道創作的路上有你陪伴。

CC BY-NC-ND 2.0 版權聲明

看不過癮?

一鍵登入,即可加入全球最優質中文創作社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