夺门

就写写个人感想。

梦游记:安静

發布於

黄昏下,田埂旁,秸秆堆在燃烧;近处的白烟儿往屋顶上冒,挡住没了脾味的太阳;踩着嘎嘎声的鸭子早回了家。你说妈不叫,天未晚。

从别处回来,你就沿着河岸走。丢了手上的石子,又捡起了一块。你并不在意河里有没有鱼,只是觉得这水流没声音,走一段就一下子抬高了手臂,把手里的东西丢到水里。扑通,水花声起,你说就应该这样。这条河好像走不完,你走了很久,妈还是没有叫你。你想着,妈会叫,你会回。

遥远熟悉的铃声是不是穿了过来。前面你看到了操场,篮板很暗,好似吸住了篮网不往下掉,你失去了再看的勇气。水流到了沙堆里,那些“建筑”消失了,你湿的手沾满了沙。你开始跑,手擦向了裤子,随风儿摆动。没有风吧,你臆想的,你就喜欢瞎想,就像水流声一样。生活怎么能没有声音,你才不会告诉别人,生活它并没有声音。

你沿着河岸走,努力的把石头丢到了河水中。前面出现了人影,你看不清,但他也在丢,手可抬得比你高哩。走了几步他伸直了脖子在看水花,比你用心呢。你停了脚,站定住,来了个向后转,你说生活要有幽默感,你就喜欢正经的转身。你没看,就扑通坐了下来。

你说那时手上应是要有烟的,才符合那时的意境。我只觉得你太臭屁,躯壳里,模糊一片。

你说母亲一直都在,声音一直不在……

我是不管的。有声音没声音不是都一样吗。

远处,屋顶的白烟冒了出来。

喜歡我的文章嗎?
別忘了給點支持與讚賞,讓我知道創作的路上有你陪伴。

CC BY-NC-ND 2.0 版權聲明

看不過癮?

一鍵登入,即可加入全球最優質中文創作社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