肥力,香港藝評人、劇場策劃人、監製、插畫師。獲2015香港藝術發展獎「藝術評論」新秀獎。主要書寫香港、台灣、歐美藝術及電影評論、事件、文化現象。

《Between and Aparts》 — — 用建築、音樂與舞蹈之眼審視空間與身體

留學倫敦期間,今年二月看到一個可以用興奮來形容的作品,那是拉邦音樂及舞蹈學院 (Trinity Laban Conservatoire of Music and Dance) 連合了自己的舞蹈及音樂學生,伙拍西英格蘭大學(University of the West of England)的建築系學生,一起在Tate Modern中名為「Tate Exchange」的地方舉行的活動。「Exchange」是Tate在大樓內其中一層開放給其他團體或藝術家的空間,用以合作舉行一些藝術策展活動,然而這個名為「Between and Aparts」的計劃,卻不只限於在該樓層,而是在整個大樓的幾層內不停穿梭着活動,讓舞蹈、音樂、建築學生發生很多看似平凡,但其實是一場對藝術、身體、空間之間的多元探索,一場打破很多界限的藝術碰撞。

拉邦學院的導師及編舞Alice Sara及Clare Baker在訪問中提到,她們一直在計劃與建築學院共同創作作品,而這次正好把三種不同的藝術與學生置在一起。活動就像在利用不同的角度切入,來探測空間與藝術之間的形狀,這邊表演者利用顏色膠布在地上圍出正方,讓其他表演者在其中舞動或演奏,那邊他們會在展覽樓層的走廊通道中,用膠布把遊人圍住,那些根本不算是觀眾只想經過的途人往往被嚇到,偶爾有些人會停下來一起去玩,但更多是生怕踏到藝術珍品一樣,小心翼翼在被膠布圍住的範圍旁邊走過或旁觀。建築學生則會準備紙張,或即時素描舞者的動態,他們甚至在投影機展示的舞蹈投影之上畫下筆觸。編舞強調她們希望構築一個平台,好讓學生在空間裡做自己想要做的東西,她們沒有太多最終會形成什麼的概念,因為讓不同的學生有更多的自由合作,比起要做出什麼結果重要更多。她們說,或者透過舞蹈、音樂、建築學生的眼睛,即使是同一件事,也會看到很不一樣的風景,那裡會聚集了對空間有不同詮釋角度的力量,而互相交流及影響。即是,對編舞及學生來說,重點似乎不是作品本身,而更多是利用怎樣的角度去介入空間與藝術的關係,這種學習與創作的方式,著實很吸引。

有趣的是,編舞不斷提及希望將不同類別的學生身份模糊化,令觀眾分不出誰是舞者或音樂人,而誠然作品確實做到了這樣的效果,在看似沒有固定形式及範圍的作品中,究竟那些是跳着舞的演奏者,還是演奏着樂器的舞者,那是在計算距離的後台人員,或是幫忙後台工作的建築學生,作為觀眾、旁觀者或途人,根本不能分辨,但其實也不用去分辨,因為重點是不同的表演者利用超越自身身份的身體及行為裸露在展覽場上根本不曾想過要看你的途人面前,他們才會真正的知道,怎麼樣的身體,才能吸引觀眾及空間,而不是以為站在舞台上,台下的觀眾就必然要看你的心態。而更令我感動的是,當不論是演者或是後台,學生還是老師,都不沒有分階級及功能,沒有老師冷眼觀察學生做什麼,而是一起工作,去經營整個氣氛時,這樣老師及學生也不再被當為一位舞蹈員工、後台技工、音樂勞工,彼此才有空間及共同理念去思考舞蹈對藝術生活的價值及存在意義,學生的想像力便會打開來,會更有自信的去思考,自己的身體究竟可以跳出怎麼的舞蹈來。

觀看場次 ︰2019年2月22日,14:45–15:30,TATE EXCHANGE,倫敦

文章已刊於《舞蹈手札》第21–2期 (2019年6月)

支持繼續創作,請按以下免費綠色Like圖案:

1 篇關聯作品
舞蹈6倫敦20tate2dance1藝術58
6
6

回應5

只看衍生作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