肥力,香港藝評人、劇場策劃人、監製、插畫師。獲2015香港藝術發展獎「藝術評論」新秀獎。主要書寫香港、台灣、歐美藝術及電影評論、事件、文化現象。

13年前的北京飯局

13年前我有幸被朋友拉去,和比我大很多的一桌北京財經才俊吃飯,言談之間知道了89年他們肯定還是北京及清華大學生,但因為身在北京,加上根本不知對方來歷,我只是很安靜的自己吃飯,但始終敵不過才俊們要找些異類來顯示自己的優秀,在一桌十一人七嘴八舌的說北京的生活環境,說香港多髒多小多人多樓,空氣差人品低性格有問題,之後要我說說覺得香港有什麼好時,我衝口而出說香港勝在沒有軍隊及坦克在街上走,及警察貪污會被抓。剎那間,全桌人沉默,而且在回避我的目光下,同一時間拿起已放下良久的碗筷吃着,我在這陣靜默的空氣中動也不動,過了可能五分鐘,才由朋友一句他在香港住也覺得不錯,大家才又開始談笑風生。

其實回到家後我才覺得很恐怖,但不是擔心自己的安全,也不肯定在恐懼什麼。只是我一直以來都沒辦法忘記這餐飯的經過。

2 篇關聯作品
六四事件5北京8
2
2

回應6

只看衍生作品
  • 这让我也想起我也有类似的场景。就是去年,我还跟同事午饭时聊我的政治理念,结果隔壁一个中年同事端着盘子换到别的桌子吃饭去了。后来想想是有点后怕,还好没啥影响。我也有点佩服自己说的时候没有一点自我审查,呵呵🤭。

  • 空氣會凝固那麼久,說明這些人還比較「正常」,能夠感受到你們之間的認知差異帶來的尷尬。如今你在內地網路上大概很難有這種「禮遇」了⋯⋯⋯⋯

    ps: 北京人嘲諷香港空氣差?????就算13年前大家沒有pm2.5的概念,塵土飛楊的環境也不會因此改變啊orz

  • 相信我,那一桌人其实心里在骂你是个SB,只是不想讲出来而已。他们并不是惧怕和你辩论,而是不想浪费时间,因为双方对这个事件的认知根本不在一个层面或维度上。

    • 也是,你對。民主體制其實是一個很複雜的問題,不是解釋了就有用。在沒有民主體制的社會,只會以權力及權謀去思考所有的議題。倘若沒有真正體驗什麼叫人民的權力,及政府是人民的工具的理念時,很難去討論。而當人被長久以來的政治恐懼壓抑,及對社會及自身人權追求由極盛的希望轉及絕望時,所要思考的都是要以貶抑他人來肯定自己的剩餘人格,而且會認為自己很懂得生活之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