肥力,香港藝評人、劇場策劃人、監製、插畫師。獲2015香港藝術發展獎「藝術評論」新秀獎。主要書寫香港、台灣、歐美藝術及電影評論、事件、文化現象。

別讓香港消失,關於「逃犯條例」的另外兩件事

因為工作而身在布拉格的關係,我既沒辦法回港參與6月9日的遊行,同時也沒能參與倫敦的「反送中」支援活動,唯有寫下一些可能沒有太多人說過的論點,請想參與遊行的或不會參加的人留意「逃犯條例」其實有多恐怖,它可以如何摧毀香港這個城市的所有價值。一直以來已有很多關於「逃犯條例」的討論,包括專業的法律分析,這些我就不班門弄斧再去說一次,我想說的是以一個城市及國際位置的角度,來說明兩個很關鍵的情況。


別除純粹擁護政權的那一部分,我看到還會支持或不反對「逃犯條例」的,主要有兩個方面,其一是認為只要不犯法,或不去中國內地,「逃犯條例」就不會關自己事,然而「逃犯條例」說明如有任何人若於中國犯了罪行而經行香港,便會有可能被引渡,而吊詭的地方是香港無可否認是中國的一部分,在香港的「行為」自然也同時可能是「中國」的「罪行」,故此在香港的所有行為,便有可能同時要面對香港及中國的兩種制度,即是你在香港做某種事,而原來不合乎中國法,那就已有機會被引渡。要說明的是,主要的問題不是犯不犯罪,我先假設沒有莫須有的罪名,也即便你很熟悉中國及香港法律,一個市民要同時面對兩種法律責任,本身就很不公平及很沒保障,也失去了大量的自由及選擇權。


其二,是最多人有所誤解的,即便你接受了上面的第一點,認為「逃犯條例」會令香港不再特殊,變成中國其中一個普通的城市也是可以接受,然而這是很附合國情,也在無視中國及香港一直以來的矛盾歷史的一廂情願想法。可以肯定,「逃犯條例」並不會把香港變成中國的普通城市,而是一個比中國大部分城方都更危險的地方,情況大概將會等同新疆及西藏。原因是不論你同意與否,香港在中國政府眼中,是一個被給予自由及政治放任的城市,它本身就存在很多政治隱憂及反叛的因子,即是,如同新疆現在的情況,中國政府本身就假設了香港是一個有潛在政治危機的地方,或者香港市民還未到「再教育」的層次,但肯定需要嚴密監測的一個身份,不管你有沒有政治背景,作為香港人(當然包括新移民)本身就被掛上一個反叛的政治身份,例如,如果你真的很了解中國城市的情況的話,就會明白即使身在北京說我很不喜歡共產黨及習近平,其實也無傷大雅,大家只會把這種事當成茶餘飯後的不滿及討論,但同樣的說話如在「逃犯條例」後的香港出現,就有可能因為被偷聽了而身陷危機。重點不是那句句子的內容,而是當權者如何詮釋及想像你的身份及動機,當他們假設了香港人就是反叛,你就有潛在危險,需要處理。


我認為「逃犯條例」並不單止如一眾評論說香港會淪為中國的普通城市,甚或失去國際地位,被他國取消貿易優惠及簽證,這些都不是核心的問題。更大問題是,香港會從政府所說的「逃犯天堂」,瞬間變成「潛在罪犯」的地方,而且有合法條件、理由、權力去監控這個地方。一旦通過,香港將會是下一個新疆,而不要幻想它只是第二個上海或廣州。

請站出來,反對「逃犯條例」,別讓香港消失掉。

支持創作,請給予免費Like:

31
31

回應24

只看衍生作品
  • felixism
    關聯了本作品
  • huma
    關聯了本作品
  • 香港目前來看對大陸是相當有價值的。她獨特的地位,她擔當交流的功能,等等這些依然是大陸需要的。但是,大陸的上層會像我們一樣從理性的角度,從以中國利益最大的角度去看問題嗎?我對此非常非常懷疑。香港的遊行爆發在一個對北京而言極度敏感的時間點,也是北京內部權力權力爭奪白熱化的時期。如果是為了政治目的,要塑造出強硬的,絕不妥協的形象時,香港的種種價值都是可以被拋棄的。所以,縱使香港有她不可取代的價值,但我還是對此次運動的結果持悲觀的態度

  • 我个人比较乐观的原因是香港的战略地理位置和现存的金融基础设施。假设,我是说假设香港的一国两制受到调整,也要服从于粤港澳大湾区的建设,可以起到清除制度壁垒的作用。

    共产党当初打上海的时候有个说法,叫做“瓷器店里捉老鼠”,既要实现目的,又不能毁坏了已有的建设。

    而相对之下,新疆和西藏的问题是它们除了自然资源之外真的没有太大可以“利用”的“价值”……所以才那么放心大胆的执行强监管政策的。

    说实在的,我都害怕去新疆旅游,因为去了要查电子设备,得带全新的手机去;而大多数国内城市也很少见到两地少数民族在街上走……很为那里的同胞感到悲哀

  • felixism
    關聯了本作品
  • 謝謝你與 Matters 社區分享你的創作。這篇文章已被選入本週 Matters 通訊,推薦給所有 Matters 用戶。為了鼓勵優質作者的創作,每篇選入通訊的文章,都會由站方發送 5MAT,這 5MAT 已經到達你的帳戶,期待你的下一篇作品!

  • 在现在这个环境下,香港人还能站出来,还能有这样的凝聚力真的不容易。一周以前,因为三十周年纪念日的缘故,大陆万马齐喑。而香港人却记得,他们不仅为自己争取,还为大陆呐喊。让人感动而又钦佩。香港加油。

  • 首先,如果不去考慮具體的法律條文,而只是從一些普世價值的角度簡單的看待逃犯條例就不是一個理智的事情,一國兩制是一個很複雜的制度,在一國兩制框架下的司法制度更爲複雜,我個人覺得把這個事情交給民衆來直接做決定是不合理的,不適合的,我想問上街頭的民衆究竟有多少人是真的瞭解這個議題。不考慮實際而片面的把政治正確的普世價值當作口號是否合理是值得思考的。

    另一方面,我從民主的實踐來講,如果說還相信香港的民主的話,就算這一次逃犯條例闖關成功,自然在下一次立法會選舉,如果主流民意是反對的話,根據民主的鐘擺效應,自然反建制派會取得多數,那就改回來就好了,可笑的是嘴上講民主的人,卻不相信民主的制度,在代議制的框架下,碰到自己不贊同的制度就動員,甚至爆發暴力衝突,那動員力強就代表佔多數的話,也不要選舉好了,所以我很懷疑這些人是不懂得真正的民主,這也是爲什麽我很討厭所謂的直接民主,就像我們台灣這邊太陽花學運爆發的時候,主流意見是支持,可是3年後,台灣這邊的主流意見卻變成了反對太陽花學運。

    最後,如果你不相信香港的民主,不承認一國兩制,甚至不承認中華人民共和國的主權,那就離開香港好了,雖然中共有承諾,那我想問期限到了,如果大陸還是你們眼中的無惡不作的政府,我想問這些人打算如何?李嘉誠已經離開了

    • 首先,我觉得如果你深入了解一下香港政治的现状,你就不会得出把一切交给制度的结论。如果这是一个完善的民主制度,自然可以那样做,但香港现在是这样吗?中共对香港都渗透到何种程度了?中共的承诺履行了吗?这种情况下说一些“相信民主制度”的很堂而皇之的话是没有任何用处也脱离实际的。

      其次,不相信香港的民主,不承认中国的主权就要离开香港?你这个思路和大陆的五毛时常用的“你不满意就滚出去啊”“太平洋又没加盖,你可以走啊”真是如出一辙。香港是香港人的家,不满意就要谋求改变。你对自己小区的物业不满意,对物业所属的总公司不满意你就搬家吗?至于怎么办,我可以告诉你,香港一直以来都有着自己独立的身份认同,所以下一步走向民族构建也不是难事,再往下怎么走是水到渠成的。

      最后,请允许我对你声称自己是台湾人的身份表示少许的怀疑。

    • 我想問有所謂的完善的民主制度嗎,制度的最大價值是秩序,香港回歸,雙方有交流,制度有變化,難道不是很正常,而且你對於所謂的中共的承諾,你知道具體是什麼嗎,你所有的想法和認知有一個前提,就是默認為回歸前和回歸後香港會是不變的,可是事實就是現況發生改變了,所以究竟我是脫離實際的還是你活在雲端。

      期限到了,如果還不承認中國的主權,你講出來你到時候能做什麼,顛覆國家主權嗎,我很期待,我覺得你可能就是把民主自由想的太過於輕鬆和美好了,我問一句如果沒有主權的前提,能有公民的自由人權嗎?這一點你可以研究一下各個國家的軍法,其實很多情況都是有不符合人權的地方,但是卻是為了軍隊的正常運作,尤其是應付戰時,所以自由、民主是有邊界的,是有現實的約束的。

      你所講的獨立身分認同、以及這次的上街遊行只是顯學而已不能代表所有人的想法,就像這個文章的原文,不關心這個議題難道不是一種表態嗎,在現今的社會氛圍下,遊行,更多的是壓迫沈默的多數和情緒綁架而已,太陽花就是這樣。如果按照台灣這邊的公投制度,贊成條例比不贊成條例的人多0.1%,你能接受嗎,我們有公投這樣直接民主,你們至少也有立法會代議民主,如果這個法令在立法會可以通過,那還有什麼可以上街的呢,立法會主流意見不能代表主流意見?上街一些人就能代表主流意見了?

      最後,正是由於我生在台灣長在台灣,所以我對於民主的看法是很現實的。

  • 我觉得党国把非赵家人都看成潜在的能颠覆它的罪犯,不论你是哪个城市的人。

    • 不。香港不一樣,香港是有自己記憶和歷史經驗的地方,光憑這一點,它就不是一般的危險。反抗越大的地方,遭遇的壓力會更大。香港人,其實這次輸不起

    • 你说的输不起,是祈望林郑可以良心发现或被迫下台来终结这一切……但若是两者均未发生,你又觉得如何能阻止建制同政府扯猫尾强行通过?那不是变成输不起却无制胜良策?

  • claps for you to show suppor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