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作了 53 篇作品累積創作 101904 
felixism

給下一個肯定不是太平盛世的藝術備忘錄。寫在荷蘭藝術節藝評結集之後。

有幸獲荷蘭藝術節邀請,與自不同國家及背景的五位文化工作者一起撰寫關於疫情如何影響未來藝術節及藝評人的文章。六人幾乎以完全不同的角度,來分享藝術與藝評所面對的種種問題,及對未來的寄望。

7
felixism

Unlock Dancing Plaza 不加鎖舞踊館 - 十年舞變,人在轉

或者,因為「不加鎖舞踊館」(Unlock Dancing Plaza,下稱Unlock)及藝術總監王榮祿一直活躍於香港舞壇,很難想像原來舞團只成立了十年而已。比對其他同等資源及規模的香港舞團,確實只是一個很年輕的機構,然而十年人事,對藝團來說還是走過了一段不容易的道路。

4
felixism

生活的夢

近幾天做了兩個夢,都反應了現在生活: 1 不知為什麼我被說德語的鬼舞辻無慘追擊,即使我不太喜歡漫畫《鬼滅之刃》,他追我到一個很大很大的藝術行政辦公室內,即使四處是慘叫聲,內裡還有很多人在埋手工作。室外是鬼在吃人,我在辦公桌之間閃避,無慘他一邊追來一邊斬死埋首工作的人員,其中一位...

8
felixism

台港表演學校,課程大綱以外的大不同 (2018)

剛被留學香港的美國藝評人訪問,談及對香港及台灣表演課程的感想,便想起我在赴英國留學前寫了這篇文章,談及不宜相信單一美學價值的問題。回港後再看文章,更有認為台灣及香港需要花更大力氣,去打破對自我膨脹,或以為歐美藝術文化就是唯一指標的想像。----------------------...

19
felixism

柏林戲劇節——在瘟疫蔓延下追劇

Hamlet©JU Bochum即使全球瘟疫橫行,不少國際藝術節及劇場也因各國的「限聚令」而逐一關門,包括亞維儂藝術節等,嚴重損害劇場生態,莎士比亞環球劇場甚至傳出面臨破產邊緣的消息,事情沒有最壞,只有更壞。

felixism

正因為是黃,才更需要思考

為了省時,我先說出結論︰批判/批評(criticism),不等同不支持,不等於「督灰」,更不等於割蓆。批判是對事物有深刻反省,思辯所關注的現象。它不應該是只有對及錯的單向結論,而是一個通過理性分析及討論,而達致更符合人性及當下社會道德基準的思考過程。

felixism

大絕之後,國安法的危與機

全個Fb好似世界末日咁,又移民又寫遺書,但等等先,搞清楚,究竟係咩事迫到香港「突然」咁嚴峻?立法會搞來搞去搞到依家連正常程序都費事理你,根本唔洗中央出手就全軍覆沒;反送中到今日示威和你x火魔出齊接近一年,甚至去年九到十一月最激烈時期都無反應,但偏偏係無咩示威發生既現在趕住行國安法?

15
felixism

超越利弊,守住自由

今年因為文憑試一條1900-1945年日本對中國利多於弊的問題,教育局局長要求取消試題,其原因是傷害中國人的感情,及當中沒有利只有弊。副局長甚至說大是大非等議題,連引導正面價值都不得,認為「不可能有國家會放在課本,甚至試題中讓學生討論其利弊。

felixism

《七個愚笨奴才》 - 以貓的眼光旁觀香港這片地獄

去年從英國讀書回來,便經歷由反送中牽起的逆權運動的第一階段尾聲(我暫且稱它為第一階段),及緊接下來的全球瘟疫,繼而面對着因其影響而令劇場癱瘓的狀態,致對我來說,回來後看到的整個香港無比地陌生,而且急速地改變,包括社會形式...

18
felixism

《九面芙烈達》—— 越過符號的敍事者創傷 (2016)

創造「身心合一」技巧的劇場藝術家Phillip Zarrilli 剛去世,為此找來2016年的一篇文章,以作紀念。撰寫《身心合一:後史坦尼斯拉夫斯基的跨文化演技》一書的菲利浦•薩里利(Phillip Zarrilli),...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