餵鹿吃書

至少我還擁有自由

碎念一本書:《月球姓氏》,駱以軍,聯合文學

發布於


《月球姓氏》,駱以軍,聯合文學


《月球姓氏》,駱以軍,聯合文學

出版日期:2000/10/25 #每天碎念一本書


這本書出版已經整整二十年啊!值得紀念。

如露落下,如露消散,此生諸事皆如夢中之夢

也許是因為「夢裡尋夢」這篇小說,混淆了現實生活中人的記憶

又或是辭世之句日式禪意撲朔迷離的美感,很長一段時間,

駱以軍的演講、講座最常使用的標題都很愛用「夢裡尋夢」。

(而同樣內容的標題還有另外一組也很美:「編沙為繩、鑄風成形、以影惑體」)


二十年後,再回顧《月球姓氏》,依然相當有意思,主要是歷史感。

有評論者讚譽這本小說,為 2000 年之後十年家族史書寫浪潮的開端。倒不如說駱以軍長久以來善於且習慣揉雜大量的故事,無論是街談巷議、八卦、聽來的故事、家族內隱而不宣的祕密......這樣的敘事形式,終於在《月球姓氏》找到了一個自由且適當,這種形式最適合講述的內容,所有關於只有自己才知道的,對自己而言最重要的,屬於家人的父母兄弟個人私有的記憶。

那些個人私有記憶是無法證實的。令人迷惑分辨不清楚究竟自己的記憶是真的還是假的,若我記得的一切是錯誤的,為什麼會跟小說文字寫下的不同呢?如果我記得的是真的,那為什麼小說寫的與我的記憶大不相同?真偽難分。

更進一步說,此後便消解過去戒嚴時代所有齊一的家國大歷史想像。那個統一的、集體的記憶,此後不復存在,只剩下此時此刻,小說創作下的記憶成為唯一真實,那麼歷史如何以及怎麼存在?所能做的事情,唯獨以書寫抵禦抗衡時間。


二十年後再看,我們甚至連此時此刻當下的「真實」都隨著社群與網路瀕臨瓦解。究竟還有什麼是值得相信的呢?一如以影惑體,一如臉書、IG 上所有可見事物,皆如同夢境中的幻象 ,只呈現出自己願意相信的可能。而我們困惑、迷惘的生活則是一個夢外更巨大的夢境。

喜歡我的文章嗎?
別忘了給點支持與讚賞,讓我知道創作的路上有你陪伴。

CC BY-NC-ND 2.0 版權聲明

看不過癮?

一鍵登入,即可加入全球最優質中文創作社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