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位大陆学生

一个大陆学生的一点点声音

看到@Milly 和@abcd的几篇文章,里面有很多关于对大陆人态度的问题,看了大家的评论之后,我发现了内地和香港观念极大(或者说本质性)的差异,一时兴起,决定注册一个账户,与大家交流一下作为一个大陆学生的一点点观点和想法。文章中自然会有很多与你们截然不同的观点和意见,希望各位手下留情,能够“求同存异”,谢谢。

我就是你们口中的一位大陆学生(年龄应该与你们相仿?),先自我介绍一下,我是在澳洲呆了六七年书的留学生,对于占中事件,雨伞革命,和这次的逃犯条例引发的争端都有一些基本(浅显?)的了解。

首先,很感谢你会真正愿意倾听大陆普通人的声音,而非简单的一句“你们不要自由吗?你们都这么现实吗?”的只站在自己立场的(实际毫无意义的)发问。那么我先说一个很悲哀的现实,如果不是中国这几十年的日益发展,我可能根本无法这样与你交流,无法出国念书,也无法这么便利地毋须翻墙便能留言你的文章,甚至说极端一点,我都可能根本无法看懂你陈述的文字(如果按照半个世纪前中国的人均收入,你会发现,与此有相同收入的落后国家文盲率相当的高)。我的父辈来自贫穷的乡下,赶上了改革开放,上了国家的重点大学。后来经过十几年的奋斗,有了今天相对比较富足的生活。我才有了现在与你面对面讨论这些”民主和自由“的资本。而我,愿意把现在富足的生活(包括能与你们在这儿讨论)的一部分原因归功于国家。

”端起碗吃饭,放下碗骂娘。”不好意思,恕我直言,现在的我难以做到。

你们可以说,是的,这是我们努力的成果,和国家无关,不应该感恩国家。那么我请问了,如果相同的事情会发生在香港吗?设想一下,如果我父亲出身在香港。按照同样的定位,经过了十几年,会发生什么呢?大部分的情况是我们一家可能还是住在筒子楼里,蜗居在“牢笼”床铺里面(不知道你们那儿是不是这么称呼),可能没有女生愿意和我谈恋爱,每天跑着送外卖,拿着微薄的收入勉强维持生计。更不用说有机会去世界级的学府潜心学习六七年了。当然你可以拿李嘉诚的少数派例子驳斥我,但我想告诉你那真的只是少数派,我周围很多同学都与我有相似的家庭经历。客观来说,不论你们愿承认与否,香港相比于几十年前,经济的发展实在是太少。

那么,你告诉我,自由,民主,有什么意义呢?你让我再来选择一次,我可能仍然愿意选择我现在的人生。

我年轻时曾经一度很讨厌中国,尤其是还没有出国的时候。认为中国的制度烂到扑街(扑街是这么用的吧?..),人们无法自由发言,受尽压迫,政治上官官相护,贪墨成风。我们都知道的,我们大陆学生其实都明白的。那时候不少人是极度崇尚外国的,内地的学生男生学习着日本的动漫的招式,女生向往着欧美剧里帅气的洋人吸血鬼,包括你们也知道的很多内地人喜欢的香港电影(当然现在香港电影也不错,但私以为十几年前的反而更为经典)。但反而是出国以后,当我接触到实实在在的西方世界,我才发现没有想象中的美好,路被洪水冲坏,重新修缮居然一年多还没完工;排队预约医生治感冒,可能需要排队几周,而我的病在那时可能早就已经痊愈。如此事例,不甚枚举,而且出国后和我有同样想法的大陆同学不在少数。

有很多人仿佛很了解中国的情势,指出中国政治上的种种弊端,这些,我都不否认,甚至你们要是愿意,我还可以帮你们补上几条。但是你们言之凿凿的”落后制度“真的会导致“衰落”,"不幸“吗?要知道,中国的这些弊端并不是从今天才有的,而是存在了很长的时间,这几十年唱衰中国的说法真的不在少数,我相信你们从认识这个世界开始,就在听着香港媒体上关于内地的种种负面新闻。按道理说,中国应该早就应该崩溃了,然而实际上呢?

来收个尾吧

天下荒乱,百姓饿死,帝曰:“何不食肉糜?”

这正是我要给你们的话,在真正快要饿死的时候,和他谈自由,理想是无意义且可笑的,这时什么都不如给他一顿米饭来的重要。

我承认,我们来自深渊。但正因为我们来自深渊,我们才比你们更明白深渊里面有些什么。这也正是为什么我们被你们看起来如此”现实“,”滑稽“。

深渊之下,可能有恶龙,亦可能有宝藏。而没有经历过深渊的你们,又会如何懂得?

3 篇關聯作品
147
147

看不過癮?

馬上加入全球最高質量華語創作社區,更多精彩文章與討論等著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