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位大陆学生

一个大陆学生的一点点声音

看到@Milly 和@abcd的几篇文章,里面有很多关于对大陆人态度的问题,看了大家的评论之后,我发现了内地和香港观念极大(或者说本质性)的差异,一时兴起,决定注册一个账户,与大家交流一下作为一个大陆学生的一点点观点和想法。文章中自然会有很多与你们截然不同的观点和意见,希望各位手下留情,能够“求同存异”,谢谢。

我就是你们口中的一位大陆学生(年龄应该与你们相仿?),先自我介绍一下,我是在澳洲呆了六七年书的留学生,对于占中事件,雨伞革命,和这次的逃犯条例引发的争端都有一些基本(浅显?)的了解。

首先,很感谢你会真正愿意倾听大陆普通人的声音,而非简单的一句“你们不要自由吗?你们都这么现实吗?”的只站在自己立场的(实际毫无意义的)发问。那么我先说一个很悲哀的现实,如果不是中国这几十年的日益发展,我可能根本无法这样与你交流,无法出国念书,也无法这么便利地毋须翻墙便能留言你的文章,甚至说极端一点,我都可能根本无法看懂你陈述的文字(如果按照半个世纪前中国的人均收入,你会发现,与此有相同收入的落后国家文盲率相当的高)。我的父辈来自贫穷的乡下,赶上了改革开放,上了国家的重点大学。后来经过十几年的奋斗,有了今天相对比较富足的生活。我才有了现在与你面对面讨论这些”民主和自由“的资本。而我,愿意把现在富足的生活(包括能与你们在这儿讨论)的一部分原因归功于国家。

”端起碗吃饭,放下碗骂娘。”不好意思,恕我直言,现在的我难以做到。

你们可以说,是的,这是我们努力的成果,和国家无关,不应该感恩国家。那么我请问了,如果相同的事情会发生在香港吗?设想一下,如果我父亲出身在香港。按照同样的定位,经过了十几年,会发生什么呢?大部分的情况是我们一家可能还是住在筒子楼里,蜗居在“牢笼”床铺里面(不知道你们那儿是不是这么称呼),可能没有女生愿意和我谈恋爱,每天跑着送外卖,拿着微薄的收入勉强维持生计。更不用说有机会去世界级的学府潜心学习六七年了。当然你可以拿李嘉诚的少数派例子驳斥我,但我想告诉你那真的只是少数派,我周围很多同学都与我有相似的家庭经历。客观来说,不论你们愿承认与否,香港相比于几十年前,经济的发展实在是太少。

那么,你告诉我,自由,民主,有什么意义呢?你让我再来选择一次,我可能仍然愿意选择我现在的人生。

我年轻时曾经一度很讨厌中国,尤其是还没有出国的时候。认为中国的制度烂到扑街(扑街是这么用的吧?..),人们无法自由发言,受尽压迫,政治上官官相护,贪墨成风。我们都知道的,我们大陆学生其实都明白的。那时候不少人是极度崇尚外国的,内地的学生男生学习着日本的动漫的招式,女生向往着欧美剧里帅气的洋人吸血鬼,包括你们也知道的很多内地人喜欢的香港电影(当然现在香港电影也不错,但私以为十几年前的反而更为经典)。但反而是出国以后,当我接触到实实在在的西方世界,我才发现没有想象中的美好,路被洪水冲坏,重新修缮居然一年多还没完工;排队预约医生治感冒,可能需要排队几周,而我的病在那时可能早就已经痊愈。如此事例,不甚枚举,而且出国后和我有同样想法的大陆同学不在少数。

有很多人仿佛很了解中国的情势,指出中国政治上的种种弊端,这些,我都不否认,甚至你们要是愿意,我还可以帮你们补上几条。但是你们言之凿凿的”落后制度“真的会导致“衰落”,"不幸“吗?要知道,中国的这些弊端并不是从今天才有的,而是存在了很长的时间,这几十年唱衰中国的说法真的不在少数,我相信你们从认识这个世界开始,就在听着香港媒体上关于内地的种种负面新闻。按道理说,中国应该早就应该崩溃了,然而实际上呢?

来收个尾吧

天下荒乱,百姓饿死,帝曰:“何不食肉糜?”

这正是我要给你们的话,在真正快要饿死的时候,和他谈自由,理想是无意义且可笑的,这时什么都不如给他一顿米饭来的重要。

我承认,我们来自深渊。但正因为我们来自深渊,我们才比你们更明白深渊里面有些什么。这也正是为什么我们被你们看起来如此”现实“,”滑稽“。

深渊之下,可能有恶龙,亦可能有宝藏。而没有经历过深渊的你们,又会如何懂得?

3 篇關聯作品
27
27

回應709

只看衍生作品
  • “何不食肉糜”恰恰需要吃不到肉糜的人去争取,而不是等待施舍。权利都是争取来的,三年自然灾害时候,真的是自然灾害么? 如果作者秉持开放心态阅读不同的资料,你会发现人间惨剧到了人吃人的地步(尤其甘肃为最),人民确实不需要民主,但是需要出去讨饭的权利,需要让中央大领导知道真相的权利,需要自己种小麦私下留存口粮的权利。。。仅仅是为了活下来; 你知道你现在所在城市政府的资金预决算的决策流程么? 你有参与或者质疑的权利么? 你有讨论选票的自由么? 你已经吃了肉糜,你难道不希望自己的纳税钱的走向么? 你不希望自己其它的述求得到听见么? 你知道一些全国性维权事件的真相和处理结果么? 如果您回答--我相信政府 那其实已经没有讨论的必要了。 政府不是恩人,政府是人民授权管理的一种治理形态,政府天生就是需要被质疑和挑战的。只有质疑和挑战,才能不断纠错,这个应该是逻辑认知;而西方现在宪政无数历史也证明了这一点。 这点应该是无需讨论的。现在的认知是把中国大陆的经济发展与困难的克服在“中国共产党”执政之间建立了一个“光荣正确”的因果关系。任何挑战这种因果关系的人就是敌人,本质上是少数人利用政权维护其阶层利益,历史和现实被他们扭曲成为窃国的遮羞布。

  • 经济高速发展时候,主要矛盾都可以掩盖。 但是经济总有周期,在下行周期,各种矛盾激化时候,就使用强维稳和掀起民粹主义,以史为鉴。 那些强调一党专制的人,其实并不了解共产党高层的运转和决策体系,而且又从高速经济发展中收益,平常收到的教育又红又专,因此得出他们的结论有其必然性。 经济的发展是以牺牲另一些阶层的的利益为代价,例如2018年广东工会潮被镇压维稳就是典型事例。 不知道作者是否了解?

  • 隨著科技發展, 可以預見將來,整個人類社會的物質生活應該是不斷進步的,遲早大部份人不會有餓死渴死凍死的危險。而在基本的物質需求滿足以後,這些人當然就會追求物質以外的東西,例如自由。這是大趨勢。不僅在港台會發生,在大陸也會發生。

  • 端起碗吃饭,放下碗骂娘。精辟,我咋没想到

  • 樓主有一個很大的錯誤,你說「中國要是真的像人們想的那麼糟糕,不早就崩潰了嗎?」其實正是因為中國是個極權國家,所以管控極為嚴厲,如同《1984》,我們在街上坐車都會有警察查你身份證,滿大街全是巡邏的輔警和協警,還有到處都是的攝像頭和竊聽器,這種情況下,超過10個人走在一起,都可能以「非法集會」而被路邊警察抓去公安局。正是因為我們是極權國家,所以才這麼穩定不會崩潰,這是非常可怕的。不是因為這個體制好,才沒有奔潰。專制極權從來不是好東西,民主才是。

    • 你的傲慢与偏见告诉我,不需要跟你讨论下去了

    • never come to mainland to prevent from jail. Just go to any place fit your imagine.

  • 当你在澳洲已经读了6 7年书的时候你就已经和绝大部分的人不一样了。你已经学会了如何从事情的两面去思考问题。

    你可以尝试去多交流交流。接触一下只能接触主流媒体的人们

  • deepnothing
    關聯了本作品
  • 至于贪污腐败,咱们大陆有一部电视剧《人民的名义》,里面塑造的贪官很多都是以现实贪官为原型的,贪污手段匪夷所思,政治斗争精彩绝伦,收视率很高。咋们大陆也有一部电影《我不是药神》,写的是大陆医药集团垄断治癌药,抬高价格,票房内陆历史前十。这种社会不公正现象,除了我们翻墙听你们讲,也有媒体和我们讲,并且是在解决了的。这种媒体的思辨性不是社会风气变好的预兆?劝你们善良,和平地争取你们想要的,维护好你们的法制。

    • 不是大陆医药集团啊。这个药大陆造不出来。政府是通过加入医保,加快药品审核解决这个问题的。

    • 是的,但是有集团从外国进口并垄断了这个药,然后抬高价格

  • 发展伴随着牺牲无法避免,你们又一副圣母心肠。于是全面批判政府,同情大陆人民成为了你们的口号。我们在变好,而你们则劝我们寻你们之民主,嘲讽我们的不作为,同情我们。其实说句公道话,你们没有任何能力帮我们。至于有人说制度在让我们变坏,其实我们的捐款也是很多,网上的慈善公益也不少。“水滴筹”等动动手指就能捐款的平台不在少数。为何总是说起来中国一片黑暗呢?人均gdp也有1w美金了,新一线城市开始陆续冒出来了。一带一路野心巨大,敢和美国板板手腕。其他政府都放弃太空计划了,中国还在考虑登月,这种骨子里面的不服输,是包括香港、台湾在内的海内外中华名族的最珍贵本质。

    • 我们人均gdp完全比不上香港台湾,但是我以你们为豪哦

  • 作者都说了手下留情拉。一部分我是感同身受的。比如说我们正在脱贫。我来自浙江的一个小农村,20年前,一穷二白,现在算是小康了,我读的一个一般大学(既不是985也不是211,1本大学都不是),现在杭州定居,算是养活自己了吧。穷的时候我们没有权利走上街头,反对政府没有给我应当的待遇,反对经济发展太慢,没有,我们靠的是自己还有得到正当教育的权利,减少抱怨,多努力,这点在香港不适用吗?又比如我们的政府正在变得亲民,这点估计会被人喷,但至少在浙江,是的,与10年前比较,我去办事大厅补办身份证的效率从一周之后能领,到当场能领,然后你去办事之后会有电话回访问我是不是一次去就解决问题了。现在有“来一趟就解决问题”的改革。政府也算是进步了吗?

  • 你的言论只能代表和你的家庭经济条件差不多的部分人群,更多的人是比你们现在生活现状更困难的,当悬在人们头顶的那把刀没有在你身上剌出口子的时候,你永远无法感受到真正的疼痛。

    • 那所谓的民主自由能解决这个问题么?不管是不是形象工程,目前大陆的脱贫工作说明从最高层到基层,大家还是看到了你所说的问题,能不能从根本上解决是另外一个问题,而至于国外,我在美国参见校友聚会露天party的时候,看到一位拉丁裔的母亲带着自己年幼的孩子在party外围捡拾食物时,那些中产富人阶层的视而不见让我突然意识到西方世界所谓的价值追求更多的时候是为了合理自己对贫富差距正当化的漠视。

  • 作为大陆人,不否认你的家庭通过努力过上了好生活。但不能无视很多方面因为人民缺乏权力导致畸形发展。我就说一个例子吧,我朋友做了8年的公益事业,每周教留守儿童画画。但是政府因为政策问题,以没有资质为由,禁止他继续办学,也不再提供场地。这种荒唐的,打击公益的行为,数不胜数。我们却没有办法,是不是很悲哀呢?并不是你觉得现在生活好了,便利了,就是幸福。我们连做真善美的事情都受挫时候,是不是应该争取更合理的生存环境。然而,政府往往高高在上,一意孤行。并不是你吃饱了,就是好社会,我们不是动物。另外我们现在的好生活,也是建立在剥削了很多底层人民基础上。他们不幸福。

    • 具体一点是哪个地区的政府呢,透露一下,看看能否有媒体跟进

  • 真是服了,这么多生活在民主自由环境下的人,对博主说的东西问题在哪儿都指不出来,只会喊一些民主自由必不可少的空洞口号。最大的问题在于,威权政治的确高效,但发展高效,倒起车来也高效,只不过最近几十年一直在发展罢了,我们需要解决的是万一倒车了该怎么办的问题,民主可能是一条途径,但香港正在把这条路堵死。

    • 傲慢与偏见让他们不能真正理解中国大陆普通人的想法,他们觉得内地人都愚昧无知。

  • Xelloss
    關聯了本作品
  • 我只能说建国以后有一部分人是幸运的,很多人本身是从无产阶级走出来的,在重新洗牌中得到了机会。这其中总是有人获利了,获利的人会觉得“其实生活还不错,我能有今天党的领导必不可少”;可没获利的大多数呢?以及此时利益并没有得到保护的大多数呢?而实际上此时国家代表的只是官僚阶级的利益罢了。再说了,想吃饭和想要民主也并不冲突。民众想表达自己的观点也没有错,谁也不应被随便扣帽子。

    • 不好意思,你臆想的不对,事实是绝大多数人都是获利的,你可以到最偏远的农村去采访最穷的农民,他们是最支持TG的。

    • 那是因为普遍的转移支付,事实上,中原河南安徽的农民却并非如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