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1233

從巴別塔混亂 發現 烏俄戰爭的發酵酒釀過程

這依舊是美好的標題

語言

這似乎是一開始就是個懸疑過程

無論我們怎樣的小心翼翼

總有言不及義的地方

又或者換個方式說

說到底從來也沒辦法換個方式

任意揮灑自由創造

讓各樣的形體浮現

那溝通呢

跟對自己的自言自語

差別在哪裡?

對於字詞的來源即從去

我們一如對於自身一樣

只是沉默描述而已

既然難以衡量未知

所幸率性而為

一開始言而未明的部分 成就了神秘

直到終了 那神秘 繼續成就顯而易見的一切

也就只能這樣了

所以

用上述 我不能輕易賦予描述的壟統

我發現 其實也就是個言其是 自說自話的行為

有沒有東西能奠基各自的心中?

問問鏡子裡的自己吧?

我的早餐是否依舊藏在背後的桌子上?

從來都是同樣問題 而面對的 一直都只式鏡子而已

對稱 相反 各樣的映照

創生了 眼裡的描述

所以

烏俄戰爭 蔡英文馬英九 可以一起參加 毛澤東的周歲宴一樣

都是容易的空泛

已經實現在未來 也同時破碎

Like my work??
Don't forget to support or like, so I know you are with me..

CC BY-NC-ND 2.0

Want to read more ?

Login with one click and join the most diverse creator communit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