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icky Wang 💜

⚜️ FX Quant Trader (TL) 🔠 第二外語 → 魔戒精靈語 Sindarin 💜 @0xPolygon Polygon Advocate 🪙 Crypto Middle Office Development 🥇2016 年北歐避險基金最佳新星獎

【DAO 101 #11】累進稅率 (Progressive Tax) 對 DAO 中的明星項目課稅

發布於
DAO 的困難之處在於,經營者往往也需要對 DAO 進行 注意力管理,所以 DAO 的經營者要想很多方法讓成員關注 DAO 中熱烈發展的專案項目與活動,所以往往副作用也是明星項目的出現。時間一久,就會讓 Web3 社群慢慢回退(Rollback)到 Web2.0 的中心化社群,又是一小撮人在玩,其他 DAO 成員就像是陪公子打球當陪襯。

在當今社會中,政府往往透過舉債的方式籌措建設發展經費,也使得許多國家的國家負債居高不下,以台灣來說,平均總共負債接近 6 兆,而換算下來每個國民大約平均負債 25 萬元台幣。

但是有感覺到你負債 25 萬元嗎?沒有,因為你距離國家的金庫是很遠的,你也很難參與到國家的財政政策討論,其中很多政策方針都是層層的人治與規劃,所以對於整個國家的財富,你其實沒有太多感覺。

但是 DAO 就不同了。

DAO 與傳統網路社群最大的差異,就是其能被信任的「財庫」存在,這個財庫可以用作 DAO 後續朝願景前進的激勵發放,也可以當作 DAO 全體成員所持有的財產。由於財庫的使用可能有極大一部份受制於智能合約,而智能合約往往也都是公開透明的,所以你內心與 DAO 的財庫的距離是很接近的。

Photo by The New York Public Library on Unsplash

如果今天 DAO 財庫在發放激勵與補助的時候,總是支持少數特定專案或團隊,你的感受會如何呢?會不舒服,絕對會比看到國家財政預算或立法院打架更不爽。

然而,DAO 的困難之處在於,經營者往往也需要對 DAO 進行 注意力管理,也就是治理行銷、政治行銷。因為 DAO 需要大家參與治理,所以 DAO 的經營者要想很多方法讓成員關注 DAO 中熱烈發展的專案項目與活動,所以往往副作用也是明星項目的出現。

明星項目的出現,就會使的 DAO 投入更多資源在明星項目上面,作為 DAO 的一員你應該還能勉強接受,畢竟 DAO 做的東西最後應該是要對全體 DAO 成員有益的。

然而,時間一久,就會讓去中心化的 Web3.0 社群慢慢回退(Rollback)到 Web2.0 的中心化社群,又是一小撮人在玩,其他 DAO 成員就像是陪公子打球當陪襯。

為了要解決這樣的問題,就可以在每次分配資源的時候,採用傳統財政學的心得結晶:以累進稅率對資源分配進行課稅,並分配給其他項目

Photo by Jeremy Horvatin on Unsplash

我記得寫《二十一世紀資本論》的托瑪.皮凱提來台灣演講的時候,就講到觀察資本主義發展至今的歷程,累進稅率大概是唯一能改善資本主義困境的唯一良方,然而現實的商業環境實在太競爭了,我記得護國神山台積電創辦人張忠謀都有和皮凱提說:「累進稅率在真實世界太難了﹍」

所以讓我們真心期待,或許 DAO 的新組織治理模式,有辦法套用累進稅率改善資本主義問題。目前我們已經知道了許多 DAO 資源分配的方式,例如:

  • 可追溯補助 (Retroactive Grant)
  • 賞金經濟 (Bounty Economy)
  • 承諾式發展規劃 (Commitment Track)
  • 生產共同利益 (Common Good)

我們不應該反對那些找到訣竅 (Trick) 可以不斷重複取得補助或資源的人,因為我們更該擔心的是很多 DAO 成員加入而冷漠。因此如果能循循善誘的把專案拐成 DAO 的明星專案也未嘗不可。

接著我們可以考慮用累進稅率對他們分配到的資源進行課稅,一個有名的例子就是 HackerLink 上一次的 HECO 的 Grant ,Top1 Project 取得了 95% 的總補助份額,雖然大家都很支持,但第二次就沒有人在來申請補助了。

結果搞到最後人家這個專案得放棄 50% 匹配到的資源以示清白,而 HECO Grant 也另外成立了一個特別專區將這些資源分配給 Top10 其他的專案。這就促使他們在思考怎麼解決明星項目的問題。

最後他們的答案就是累進稅率。

這就是建立在二次方融資上的稅率計算結果,透過一個動態稅率計算演算法而得。(參考資料1)

這個累進稅率的級距算法,以及稅率的算法可以根據:

  • 單次取的資助或資源總額
  • 在申請專案中的贊助金額的名次
  • 單月份或單周已取得資源或資助總額
  • 投票支持專案應該取得更多資金的得票數

來做設計,目前也已經有許多在智能合約上的算法。這樣的稅率的治理參數應該盡量採用代幣治理(公投)投票控制,而不是由治理層決定較好。這樣才能利用智能合約的好處,避免治理層人治的去產生想要保護對明星科目的傾向(讓我們想想真實世界中能透過官商關係)。

如果你對這方面有興趣,歡迎閱讀下面資訊:

喜歡我的文章嗎?
別忘了給點支持與讚賞,讓我知道創作的路上有你陪伴。

NO RIGHTS RESERVED 版權聲明

【DAO 101 #10】可追溯補助 (Retroactive Grant) 與融資、代幣化

1

看不過癮?

一鍵登入,即可加入全球最優質中文創作社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