隱鳴

居住在台灣島的寫作者與樹木溝通者

亞特蘭提斯殞落的其他面向_樹的視角

很難想像樹與人曾經是如此親密,本篇闡述亞特蘭提斯時期從樹中理解真理,又是如何殞落的。

我們曾經也是與萬事萬物相連,幸福的在一起,為何又墮落至此?

為何謊言與惡習總是讓人欣然神往,儘管明知道這無法持久永恆?

就像玩遊戲一樣,總是會不斷跌進去再爬出來。

每個人的行為都是經由其邏輯思考而後行動,為何人總是會選擇墜落?

難道與萬事萬物共存不好嗎?

在知道樹的真名的事情,並且也藉由黃連木與山黃麻的信任,我得到了第一個樹的真名。

山黃麻同時還告訴我一段亞特蘭提斯的歷史,敬告我莫濫用樹的真名。

如果只是這樣,我也不會放上來讓大家知道,畢竟這原本只關於我自己,直到我借了發現亞特蘭提斯這本書,發現書中對於殞落的部分直指人的貪婪與黑暗力量交好的心態,讓人感覺要對抗黑暗力量才能達成美好世界。

但那真的是原因嗎?如果宇宙不需要黑暗元素,何必創造一個祂不想要的存在?

對抗黑暗力量真的是標準答案嗎?

如果神能預視到這個結果,何必給人自由意志?

我想知道真相,我相信作者已經很認真地寫出她所知道的一切,可惜的是,對於殞落的反思還是在於試圖對抗那些原本就存在於我們靈魂與身體的一半的力量。

如果做一樣的事情能夠得出不一樣的結果,實驗早就成功了XD

也許我們需要的是不一樣面向的真相。


樹的口述歷史

在亞特蘭提斯時期,第一個與樹成為朋友的人知道了樹的真名,便將他當成學說公諸於世。他召喚許多人加入他的行列,只要一找到樹的真名,便將其公諸於世,於是真的明白樹的內涵的人與不明白的人都知道了。

他們利用樹發展超能力、超感應力、遠距溝通能力,他們還利用從樹木利頭獲得的真理知識,調配生活上的一切,和樹木的合作一開始是如魚得水的。

漸漸的,樹木疲於照顧人類的需求而無法好好完成自己的使命——不是所有的人都是帶著與樹木成為朋友的心控制樹木 — — 於是在心灰意冷之下,土地上的一切集體渴求死亡。

當時人類還在為誰擁有最高成就而有了戰爭,只有少部分的人注意到…..當時是初夏(研判五月),整座島上的植物卻同時開滿了花 — — 無論是當季、初秋、冬天才開的花都一起開了。

唯有一處高山還是維持著原來的樣子,那是認真聆聽樹木的派系設立據點的高山,同時那座山也比較少人會經過。

感到揣揣不安的人與真正明白樹木語言的人,都在那年聚集到高山與高山另一頭的平原,而底下廣大土地上的人們還在開打。

那年過去,陸地懷著所有生命的怨恨與求死的心情永遠的下沉。那些毫無感覺的人也葬生於海之下。


聽完後我明白,人類應該以自己的行動知曉樹的真名,而那些知道樹真名的人如果不誓死守護樹的信任與祂們的幸福,還有誰會為我們的幸福著想?

對祂們來說,知道真名就等於掌握了生殺大權,給予真名是種無條件的信任,信任我們選擇的未來。

人類或許在當時讓祂們失望了,但祂們還是抱持著希望,希望人類能利用自己找到自己的使命,一起度過永恆。

接著,時間來到今天早上……

「山黃麻啊,請告訴我亞特蘭提斯殞落的真相,我想所有殞落的真相。」

過了十幾分鐘後,外頭的樹梢來了消息。

「亞特蘭提斯的殞落,是人對於自己的不認識所造成的。

當人明白自己在宇宙間該站立在何種區位,自然會有分寸。

每個人的靈魂為自己設定的使命都不同。人對世界來說的地位一樣,創造的區位卻不同。

每個人都是王,世界的王,而每位王都該為自己所注視、所關注的環境傾注自己的心力創造,如此世界才能臻至完美。

然而,唯有人完全明白自己,才能統御眾生。單單崇敬萬物是不夠的,人應該用萬物找到自己,而不是為萬物設定新的使命。

「要如何完全明白自己?」

「當你看見前方有棵樹讓你感到特別親近,去和他說說話吧。他可以告訴你如何和自己親近。無論是什麼樹,只要意圖認識自己的人願意敞開心房,祂們都能帶領你找到真相。」

「我想知道其他事情,比如要用什麼樣的心態面對你們?」

「我們可以是你們的老師、學生、愛人、敵人、朋友,但是和朋友說話比較不會有壓力吧?把我們當朋友吧,像是知識淵博的朋友。」

樹的說法很簡單易懂吧?在此提供一個不同於天使視角的另一個角度。 如果每個人需要,一起來透過與樹木的對話認識自己吧~因為完全認識自己的那刻,世界就會多一個溫柔而強大的王,他會明白如何與萬物攜手合作,一起走向永恆。

Like my work??
Don't forget to support or like, so I know you are with me..

CC BY-NC-ND 2.0

Want to read more ?

Login with one click and join the most diverse creator communit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