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笑儂

宅女一枚

致我的旗袍青春

發布於

為要完成斷捨離的小企劃,最近頻頻大開殺戒。雖然我是個戀舊的人。斷捨離,我從來是手起刀落的。跟好多女生一樣,衣櫥子向來是我的重災區。家裡的衣服,大都活不過三四年。唯一捨不得落手的,就只那件藍布旗袍。

如果我有一個老靈魂,大概是中學時期孕育出來的。我的中學是一所校風純樸的學校,女生校服是一件溫雅的藍布旗袍。每次考試測驗,我總會走到學校附近的老榕樹下。一面繞樹踱步,一面執卷吟哦。在那時空交錯的瞬間,彷彿有種民國女子的風采。

曾是旗袍女生都會明白。校服雖有點虛榮,其辛酸卻是不為外人道的。先撇開那濃烈的古早味。薄薄的質料,貼身的剪裁;動作不能太大,走路不能太快。不然隨時有爆鈕爆衩的危機。尤其我們是男女校,我們女生都習慣套上大一號的毛衣來增添安全感。

大概因為自信心不足,老天爺都覺得有點改造的必要。中三那年,中文老師鼓勵我報名參加全港中文朗誦比賽,也替我選了一節元朝的地方雜劇。然後放學後,跟她留在課室裡演練。老師一面聽一面圈點,逐字逐句的細心講解。嚴格的訓練都變成了樂趣。

成長,從來不是一條直路

因為我是大路痴,比賽地點又像是迷失的結界。那天我遲到了。慌不擇路,只見街上一個外國人就向她求救吧。她是個漂亮的金髮美女。得知我要趕赴比賽,再看時間地點,換她也著急起來了:「來,我帶你去!」就這樣,我跟著她一起狂奔了十幾分鐘,氣吁吁的到達目的地。臨別前她微笑地揮一揮手,說聲「Good luck」就走了。

進去時比賽已經開始。正想坐下來緩和心情,耳際卻傳來了堅實的呼喚。到我了。緊張也來不及,我就走到台上裡去。定一定神,行個鞠躬禮,我就將記憶中的抑揚頓挫,一氣到底的背誦如流。等候結果時,我依稀從後面評審聽到自己的名字。是聽錯了嗎?結果亞軍真的是我。最記得手寫評語的第一句是:「聲情並茂!」冠軍是個名校男生,男唱女腔技驚四座。我們的得獎照片報紙刊登了,剪報我一直保存至今。

人生總是美中不足好事多磨。回家後,我收到了主辦機構的電話。什麼跟什麼!我的參賽資格要被取消?比賽都完了,獎項都頒了,現在才說我的自選作品不能參賽?最後,幾經周折,賽果得以維持原判。失而復得,我又迎來更大的挑戰。

我們中學每天都有早會,是全體師生都要參加的。讀聖經、唱校歌、聽校訓,是一天納悶的開始。當時適逢美國中學交流團來訪,校長竟要我在早會上演繹得獎作品。天啊!需知道我們的早會是有千幾人的。眾目睽睽下拖長腔打手勢,同學看了不笑死才怪吧。

光為這件事。我哭了不知多少遍,上訴了不知多少遍。老師苦勸無效、中文系主任也無功而回。最後連副校長都來了。就在課室外那道長廊上,他苦口婆心的低聲道:「妳今次打不甩的了,好好準備吧!長大後,妳會發現這是一個難忘的回憶。」

謝謝您,我的旗袍青春

老實說。到了今天我依然害怕上台。坐在台下準備時,腦海總會閃過無數畫面:一上台就狠狠的摔一跤、發台瘟忘記講稿、中途咳個沒完沒了、笑位沒反應、高潮位變廁所位等等。從大學到職場,小至演講廳簡報,大至萬人場館演講。我雖會臉紅、手震,心跳加速,臨場表現卻從未失準。

有天發明了時光機。回到我的母校,再見那誠實的副校長。我敢說。我依然會哭,會抗議,會上訴。但是,如果我曾在台上閃閃發亮,都得感謝這一切一切。我喜歡今天的我,更喜歡那羞手羞腳、愛哭沒自信的旗袍女生。雖然跌跌撞撞,她到底走過了一個個成長的里程碑。她是我生命中的一段,永遠留在記憶之中。

喜歡我的文章嗎?
別忘了給點支持與讚賞,讓我知道創作的路上有你陪伴。

CC BY-NC-ND 2.0 版權聲明
26

看不過癮?

一鍵登入,即可加入全球最優質中文創作社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