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身课题组

深圳建会工人声援团媒体小组【最新动态播报:Telegram:(t.me/s/ketizu);Mastodon:mastodon.social/@fanshenketizu;联系邮箱:[email protected]otonmail.com 】

南京大学:“这群学生得了传染病!”

我是南京大学2016级哲学系本科生朱舜卿,也是南京大学马克思主义阅读研究社的负责人。“南大马会注册事件”,在沉寂的校园中激起阵阵波澜。可是喧闹之后的表面平静,并不能掩饰背后依旧涌动的暗流。

保卫处还是盯梢处?

11月1日,一群脱下了“栖保特勤”制服的壮汉一拥而上,将杨凯同学暴力拖入行政南楼内,在会议室里对他拳打脚踢。在场同学录像的手机被粗暴地抢走,至今已逾一月,仍旧没有归还。保卫处用粗暴的手段禁止同学们对现场事实进行记录,而唯一能够还原事实真相的会议室监控视频,却迟迟不得公布。

此后,这群施暴者不但没有悔改,更是打着“保卫处”的旗号对相关同学实行全天候的跟踪和盯梢。当同学们忍无可忍,上门当面指认跟踪者,并质问保卫处处长曹建时,却遭到处长的指责:“你们不要闹,保卫处是保护学生的”“你们这样哪有个学生的样子”!

整日跟踪同学的便衣特勤

整整一个月过去了,这些人像是挥之不去的鬼魅一样。

不论我们是进了图书馆,还是在教室上课,他们都要紧紧相随。哪怕同学扫开一辆共享单车,他们都会急飕飕出动电动车在后面穷追不舍。哪怕同学上了个厕所,他们都能跟进门来死缠不放。

校内同学纷纷议论这些痞气十足的人

“保卫处”这三个字,简直成了他们在校园里横行霸道的“尚方宝剑”。他们吆三喝四地喊着“我是保卫处的,开门!”就能一路畅通,径直闯入我和李彤的宿舍,要求室友向他们报告我们的行踪。他们每日大大咧咧地霸占宿管阿姨的办公桌,直到拍下我们回寝的照片,方才离去。且不说一个学生私人的住宿空间因此受到了肆无忌惮的侵犯,就问是谁给了这几名男性特勤擅闯女生宿舍的权利?

不穿制服的特勤闯入宿舍找人

他们可以强行拦住同学叫来的滴滴车、命令滴滴司机取消订单,甚至围堵和马会成员只不过交流了几句的同学,嚣张地大喊“你们有意见就报警啊!”而当仙林派出所的警察来了以后,他们立刻凑上去勾肩搭背、谈笑风生,同学们却被斥责“不要影响办案”“没有叫你你就不要靠过来”。

保卫处花钱豢养这些特勤究竟用来干嘛的呢?

盗窃财物的小偷查不到、流窜校园的流氓抓不住,但是四处追踪发声抗议的学生,学校的保卫处倒是很有手段、很有办法。

“马会分子”被拉上清单

十一月中旬,各院系临时召开年级大会之前,还秘密地开了年级干部小会,有的小会还要求学生干部上交手机,而会上讲的内容也确实“很刺激”

“11月1日马会叫来的滴滴车实际是境外势力安排好,闯进校园救他们的社会车辆。”

“马会的人将来要被送出国培训,日后回来搞破坏。”

“每次现场都有他们的幕后指挥在一旁装作路人操控局势。”

“路透社等国外媒体报道了这些事,这就是马会勾结境外势力的铁证。”

……

而每每结束会议,院系书记和辅导员们还不忘强调“不许支持、不许围观、不许讨论、不许拍照录像、不许录音”

这些如此积极地做着学生“思想工作”的行政老师们,为了提防有新加入的同学成为新的“异端”,甚至专门列出了一份“马会积极分子”名单用以“重点观察”。我自然也了解到名单上一些同学的名字,然而名列其中的,有的只不过与我有过一面之缘,连话都没说过几句,不知道行政老师们通天的能力怎么就能生产出这样一份名单,是还在嫌校内的同学们不足够噤若寒蝉吗?

“这群学生得了传染病!”

那么如果校学工处的老师们担心我们“违法”、“逾矩”,我就想问——服务校内工友算违反了哪一条法律、逾越了哪一种规矩呢?

“碗筷有情”活动海报

学校的老师们没有给我们答案,但是马会贴出的号召同学们共同帮助校工的海报总在一夜之间被精准撕毁。原本一年以来备受各个经理欢迎的收餐盘活动,突然被统统宣布禁止。五食堂的经理甚至使出恶意调岗的手段排挤同学,还导致工友们本来就迟的下班时间被一再推迟。

他甚至公然指责我们“扰乱食堂秩序”,威胁我们要报警!但是我们据理力争:同学们义务帮工友干活,一不吵二不闹三不偷盗,只不过为了工友们能早点下班,多点休息时间,这又何谈“扰乱秩序”?

经理呵斥同学扰乱管理秩序,威胁要报警

膳食中心见马会同学软硬不吃,便开始召集工友专门开会对我们进行有组织的污蔑造谣。说马会的同学“得了一种怪病,会传染”、“犯了法马上就要被抓走”、保卫处的特勤跟踪我们只是因为“防止他们把病传染给你们”、食堂是在“保护员工”……

这些领导还明目张胆地干涉工友的私人生活。当马会同学发现很多工友有学习识字的需求时,主动为工友们办起了“识字班”,本是小小公益之举,膳食中心却如临大敌——经理们挨个盘问员工,以饭碗相要挟,禁止参加学生组织的活动、禁止和学生讲话交流,甚至要求工人下班以后不准给“陌生人”开门,理由居然是“防止有传销人员进入宿舍”!

这群经理假惺惺地和工友们说:“你们想识字,食堂也可以给你们办嘛!食堂也是为你们着想啊……”“你们都被这些学生利用了,我们是在挽救你们!”

请问膳食中心:如果你们果真为后勤工友们好,为什么总要对一心希望服务工友的马会同学百般阻挠,为什么要禁止同学与工友们的接触,甚至不惜拿工友们的饭碗相要挟?马会的同学不图金钱利益,不图工友回报,只是希望工友们能够在校园里能够生活得更像一个个活生生的人,而不是一台台劳动机器,何过之有?而你们口中的“利用”可拿得出证据!

问南大马会是何社团,实在没用;因为但看他们所做的事,便知这社团的宗旨。

我们没有恶意与武器,没有见不得人的脏的东西,只有一颗颗赤诚热切的心,而所有的心都在等着。等着与工友相拥,等着共同劳动,等着与同学并肩,等着挥斥方遒。

可学校却视我们为大敌,对我们步步紧逼,步步紧逼!

对于马会的同学们来说,这个2018年的冬天,实在是格外的凛冽。

这甚至不是马会独有的寒冷。

北大的贾世杰同学因为关注南方工人的维权新闻被北大校方强制休学在家,已经两月有余。而站出来要为世杰讨说法的沈雨轩同学的脸甚至被录入了学校的监控系统。

北京科技大学直接把摄像头装在了齐民学社社长张德旺的宿舍正门口,密切监视着张德旺每日的行踪轨迹。

人民大学的向俊伟同学只不过和舍友并肩散步,竟然被怀疑是和“可疑的社会男性”进行接头,或许是“扰乱社会的不安定因素”。

北京语言大学的新新青年社团被污蔑为传销组织,校保卫处科长扬言“要弄死”这帮学生。和他们交好的校内工友,甚至被强迫“自愿”离职,否则工资一分都不给!

武汉大学的周远参加马克思主义哲学的讨论活动,竟被学院书记判为“非法”,有“聚众”的嫌疑,热心关注工农竟然被保卫处指责“是在动摇共产党的根基”!

但是当我们扪心自问,关注工人、服务底层,到底有什么错?又犯了什么法?

没有领导能给出一个合理的答复。我们更不知从何“改过自新”。

既然没有犯错,我们便不会停下脚步。凛冬时节,热情的青年也要并肩前行。

在此,我代表所有因“南大马会注册事件”受到打压的工人和学生提出抗议!

我们要求保卫处立即停止对相关同学的跟踪与骚扰,归还同学被抢夺的手机和电脑;

我们要求膳食中心停止对后勤工人的施压,不得干预员工的正常工作与个人生活;

我们要求各院系党委、学工部不得无故约谈关注“马会事件”和马克思主义的同学或向其施压!

请南大党委、团委在和马会学生进行积极沟通的基础上,妥善解决马会的注册问题!

如果你也关注此事,如果你也愿意帮助南大马会摆脱高压和骚扰,欢迎你扫描以下微信二维码,加我为好友。凛冬时节,我们要并肩前行,共御风雨。

共享此文章:

喜歡我的文章嗎?
別忘了給點支持與讚賞,讓我知道創作的路上有你陪伴。

CC BY-NC-ND 2.0 版權聲明
3

看不過癮?

一鍵登入,即可加入全球最優質中文創作社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