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身课题组

深圳建会工人声援团媒体小组【最新动态播报:Telegram:(t.me/s/ketizu);Mastodon:mastodon.social/@fanshenketizu;联系邮箱:fanshenketizu@protonmail.com 】

声援团:#寻找北大女孩顾佳悦#

同学们、社会各界热心人士:

我是北京大学2018届毕业生张圣业。最近这几日,工友、学生、老人、孩子、社会各行各业的正义人士纷纷寄出明信片寻找热心公益的北大女孩木田君,我多希望木田君能看到这一切!

但是,为了正义而失去自由的青年还有我的学姐,北京大学2016届毕业生顾佳悦。很多朋友应该在去年年底的时候就听说过这个名字了。那时,她因为毕业后在广东工业大学积极服务工友、参加关注社会的读书会而被广州警方网上追逃。没想到还不到一年时间,她便又因为弱势群体发声,与木田君在同一天被“失踪”。广州增城警方公报私仇,已将她非法秘密关押,不允许会见律师,不告知她的家人她到底被关在哪里!

从一个家庭条件优越的北京学生、北大毕业生,到被网上追逃,再到如今下落不明,在很多旁观者的眼中,她就是活生生的“一手好牌,怎么被打成这样。”

曾经拥有在北京市排名前二十的高考成绩,却放弃了热门专业,选择就读北大医学部八年制临床医学,只为当个好医生,救死扶伤;

曾经专业成绩优异可以顺利拿到医学博士学位,却在本科五年级时提前终止学业,只因看到了太多因贫等死、因病致贫的悲剧。弃医从文,只为更好地“救人”。

当她的亲人、朋友无不对她“出格”的选择扼腕叹息,恨铁不成钢,她却在为弱势群体发声的道路上越走越坚定。

没错,她的身上曾有很多标签,是“学霸”,也是“北大精英”,但是“左翼青年”才是她最珍视的身份。

她说:“我不在乎个人前途越走越窄,因为马克思主义的道路总会越走越宽的。”

当一年以前,她于危难之时发出的那封自白书《我绝不因恐惧而否认——顾佳悦的宣言》刷新了很多同学对“马克思主义”的认知。

那段时间,提起“马克思主义”、提起“左翼青年”,同学们终于不再仅仅能联想到无聊的课本、厚重的大部头,或者是一个木讷的戴着厚重眼镜的学究了,原来这些词汇还包含着底层关怀、社会理想,原来左翼青年是进步青年、是追求大多数劳动者的幸福胜过个人名利的人。

在那封自白书里,她还写下了一首四言小诗,感动了许多人。

《致同路人》

思我同志,如足如手。

念我工农,谁护谁佑。

牢狱之难,无惧无愁。

众志成城,解难解忧。

长路暂别,莫失莫忘。

愚公移山,不死不休。

佳悦姐在大学期间,几乎走遍了每一处工友宿舍,熟知每一位相识工友的职业病。在她的影响下,许多同学一同走到关注劳动者权益的道路上来。其中包括我,也包括木田君。

在佳悦姐被网上追逃,颠沛流离之时,木田君曾动情地写下声援文章,回忆她们曾共同探讨社会问题、畅谈理想的点点滴滴。她写道:“从佳悦姐的身上,我看到了自己皮袍下的小,也终于看到了自己想要成为的那个人,还有在成为那样的人之后所将面临的命运。”

五个月后,当木田君因申请北大沈阳性侵案的信息公开而被威胁、骚扰、软禁之时,她已成为和佳悦学姐一样无私而勇敢的青年。彼时,佳悦学姐在声援木田的文章中写道:“木田君本人,就是对‘马克思主义刻板印象’的最好颠覆。”

为了共同的理想、共同的社会正义,她们一路携手,彼此照亮。纵使前进之路总是乌云密布、荆棘丛生。

8月22日,佳悦姐与佳仕工人北京声援团前往全国总工会上访,结果在8月24日清晨竟遭到广州警方的打击报复,被暴力强制带走。

可是这一次,小太阳木田君却已不能像以往那样,公开声援佳悦姐了。但是她们的身后还站着我们,今天已有了更多能够为她们发声的青年!

惟愿更多青年在听说她们的故事的时候,能做的不只有悲伤与哭泣,而是在追寻社会公平正义的道路上一同前行!

正如佳悦姐曾在自白书中写到的那样:“请你,不要想象一个青年在铁窗之内的悲哀场景;请你,接过我的勇气和力量,为共同的理想奔走呼号;请你,在我不在的日子里,代我忠于劳动人民,永不止息。”

我决定发起一场#寻悦行动#,希望同学们、青年们、社会各界的热心人士能够共同寻找佳悦姐,要求广州增城公安尽快释放佳悦姐,让她早日回归!

以下是佳悦姐的寻人启事,希望大家可以广泛扩散!

發佈評論

看不過癮?

一鍵登入,即可加入全球最優質中文創作社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