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身课题组

深圳建会工人声援团媒体小组【最新动态播报:Telegram:(t.me/s/ketizu);Mastodon:mastodon.social/@fanshenketizu;联系邮箱:fanshenketizu@protonmail.com 】

南大马会关注团:为众人抱薪者,不可使其冻毙于风雪

發布於

我是南京大学2015级本科生杨凯,南大马会关注团需要大家加入!

本学期开学初,南京大学哲学系突然表示不再担任马会的挂靠院系。开学40天来,马会的同学们一直奔走于各个院系,但是各个院系的党委却拒绝了挂靠的邀请,并告诉马会的同学们,哲学系更适合作为挂靠院系。马会同学经过40多天的奔走,最后又回到了原点,而这一切的罪魁祸首就是当初突然甩手不干的哲学系!上周五,朱舜卿找到哲学系党委副书记孟振华,要求哲学系承担起原挂靠院系的责任。孟书记欣然答应了马会同学的要求,表示愿意反映情况、帮助协调。但是到了周一早上,这位孟书记开始不接电话,使用各种理由进行推脱,一会儿借口“需要协调学校部门”,一会儿直接抛出一句“今天一天都不回仙林”。孟振华书记如此出尔反尔、推诿扯皮,让马会的同学们完全看不到孟书记想要帮助马会解决问题的态度,始终让马会笼罩在即将解散的阴云之下!

作为康平学社曾经的负责人,我能深深体会到马会同学的无奈和心酸。为了指导老师和挂靠院系四处奔波,常常是仙林鼓楼两边跑,只是为了院系能在注册材料上盖上那宝贵的红章!可是在社团同学在这里忙前忙后,甚至求着院系的领导们不要抛弃社团的时候,院系领导又干了什么呢?孟书记坐在办公室里,为马会的同学们准备好了一本所谓的“内部参考的社团管理办法”。在马会公开招募指导老师后,保卫处姚军处长竟频繁骚扰约谈朱舜卿,还要用警察传唤这种卑鄙方式来恐吓他,甚至到现在也没有归还朱舜卿的手机、U盘等个人物品。马会的同学们为了保卫社团,面临前所未有的困境。

我虽然不是马会的成员,但是爱护社团的心意是相通的,今天是马会遭遇到原指导单位拒绝挂靠的困境,明天又可能是哪个社团的指导单位要临阵脱逃,或又是哪个领导要拿出一本“内部参考的社团管理办法”来拒绝社团,又是哪个社团如此不幸要被踢出社团之家!社团理应是属于全体社员的,绝不是某些院系领导可以任意召之即来、挥之即去的!

所以,保卫马会义不容辞!今天,我邀请各位加入南大马会关注团,关注南大马会的命运、为南大马会呼吁,直至它顺利完成注册!

南大马会虽然仅仅成立5年,但是它是一个有理想、有生命的社团。一群真正热爱马克思主义的同学,“研读原著,关注工农”,让马克思主义不再是哲学课本上不明所以的文字,而是用来批判分析当下社会现实的利器。他们活跃在校园后勤、城市环卫工人、出租车司机等城市建设者中间,和劳动人民同甘共苦。在马会同学的身上,我看到了他们为工农、为底层发声的责任与担当。

而现在,南大哲学系正在试图扼杀南大马会,他们想要像温水煮青蛙一样,故意拖延马会注册、办手续的时间,直到马会的同学们都因为奔忙而精疲力尽,直到校园内外对马会的关注都渐渐冷淡,直到一个学期的社团注册时间截止。他们以为到了那时,马会的呐喊就掀不起任何波澜,马会就是哲学系孟书记手中待宰的羔羊。

但是他们看错了,马会绝不会因此而坐以待毙,同学们也不会置之不理,广大社会正义人士绝不会袖手旁观!

两年前性协的突然死亡,触动了南大人敏感的神经。大家惊奇地发现,社团的生杀大权全都掌握在团委手里,社员仅仅是在管理团委的社团,一举一动都不能越过那可松可严的红线。

两年过去了,学生社团却越活越卑微。多少的社团负责人,为了莫名其妙的二次年审材料通宵达旦地做准备;多少的社团海报和传单,被学校无情地撕去和没收;多少的社团,为了注册表上的小小一章跑断了腿、磨破了嘴!

而这一次,南大马会成了年审制度的牺牲品。在各位领导老师的闪烁其词中,我们不难发觉性协当年被取缔的原因——当一个研究思想理论的社团将自己的眼光放眼于比文字更加逼真的现实时,会引起官僚多么大的恐惧与慌乱。在这种“维稳至上”的理念下,连给食堂后勤工人收盘子,都成了“危险的信号”,都成了别有用心的举动。这在“嚼得菜根,做得大事”的南大是可笑的,这在提倡社团百花齐放的顶尖高校更是荒谬的。倘若社团要顺遂某些领导的“高瞻远瞩”、要顺遂油腻官僚的专断随性,那么当代的大学生社团的活力和多元从何谈起,长江后浪推前浪的青年志气又怎么得到发展?

各位社会正义人士,加入南大马会关注团吧!我们不能被动地等待哲学系一次又一次地故意拖延,我们不能坐等马会被判处死刑的那一天。我们会不定期进行线上或线下的声援活动,集众人之力,保卫社团!

2

看不過癮?

一鍵登入,即可加入全球最優質中文創作社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