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作了 11 篇作品累積創作 19269 

误会太久,太深

不懈的moderate

看来,我不仅仅误会了父母,而且也误会了自己的觉悟。五帝三皇神圣事,骗了无涯过客,也让自己的所谓“梦想”蒙上了肮脏的腐臭。 所以回到最初的问题——我到底想要什么?至少我现在知道,我没有能力,也不想做人上人。那么我要《怎么办》?我想我已经很清楚了。

Console my heart

不懈的moderate

躺平、摆烂并不是我想象中的那么心安理得

Politics is nothing but identity

不懈的moderate

“至少对所谓后现代社会而言,主体间身份认同各有差异,进而引发交流,融合,冲突乃至消弭;从“权力政治论”的角度来讲,这算是政治主体(不仅仅是国家主权)取得认同与地位的具体表现。”

disillusionment of so-called liberal-rationalist(民主小清新的幻灭)

不懈的moderate

想要零代价成为统治阶级的人,算什么呢?

Game of the few

不懈的moderate

你要是觉得在负重前行,不用感到差异,可能是有人替你岁月静好哦~

代价是什么?

不懈的moderate

一个时代结束的标志是对其进行浪漫化。

看完学潮纪录片后对两种叙事的反思

不懈的moderate

对于六四运动的深入理解,需要我们同时跳出这两种叙事:既告别“知识分子中心论”、重视工人和市民的参与,同时承认“民主”的确是工人和市民参与运动的核心诉求。最关键的是,工人与市民所理解的“民主”,和学生、知识分子所拥抱的民主观念有很大不同:那是一种突出工人阶级主体性的社会主义民主。作为工人阶级争取社会主义民主的运动,六四的这一维度极为重要、却又极容易被忽略。

你get不到我!

不懈的moderate

其实我懒得搞隐喻。咱直接打开天窗,说亮话。反正,我也没有获得什么,倒不如抛弃顾虑,认真狂一次: 我现在就读的大学的所谓封校管理,是纯拿政令当狗屁,上期下瞒,说是保证学生安全,实际操作的时候让学生别无选择……当然,可别认为我只想讲【封校】嗷。

“你是哪边的?”

不懈的moderate

对于推巨石的西西弗斯而言,留给自己的是既定的结局。他向诸神求饶和老死在冥界区别不大——这意味着对其所作所为的完全否定。循环往复的登顶,下山固然没有意义,但这是西西弗斯反抗他荒诞的命运的唯一方式:不生不死,向死而生。

本意都是好的,都怪别人念歪经

不懈的moderate

这样看来,有居心叵测的人念马主义,甚至其他主义和思想的歪经,不奇怪。抛开马主义的科学性不谈,难道其社会实践的“后果”只能停留在无人敢问津的阶段吗?做到了【缄默其口】,还能证明是否科学??

百年迷思

不懈的moderate

作为【我们】中的微小个体,我能做的不过是一次次不痛不痒的讽刺和解构,告慰我那疯狂且业已消失的初心,以及,悼念那曾荡涤天下污浊的【匪党】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