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吐一納,重新開始

寫小說是我難以啟齒的夢想,塗鴉是娛樂自己的消遣。

【散文】下廚不宜

發布於
你是不是像我一樣,下廚時喜歡聽有聲書?

喜歡下廚的我,經常用聽書來鼓勵自己下廚。機械性半自動地洗菜、切菜、下鍋、撒鹽,一般上都可以順利完成,除了今天。

今天聽的書,是一本嫌疑小說。我只知道是嫌疑,完全不知道故事大綱。前面二十多章進度緩慢,我幾乎半途而廢;中途擱置去聽《焦慮的人》,《焦》讀完後,陷入空窗期,於是又把它點開。三十章以後,節奏越來越緊張,作者終於丟出三個扣人心弦的謎團,所以今天下廚時,我是充滿期待的。

套上耳機,依慣例把冰箱里箱齡最大的拿出來:一袋生蘑菇,和一小盒韭菜。生蘑菇已經由白變黑,韭菜青黃褐相間。

大樓的租客們在地下室找到一個通往地底一里深的隧道,看到六個巨大的地熱發電機。接著在其中一個租客房間里,發現一個可能決定地球命運的控制面板。我把蘑菇逐個拿起觀察,靠近鼻子嗅一嗅,有熟得快爛的濃郁氣味。

租客們把零散的線索排列出來,謎團的源頭指向百多年前建築這棟樓的三個科學家,於是大伙聯手把大樓管理員騙離現場,抄起工具去撬一扇封閉的房門。蘑菇已經失去彈性,傘面的褐色斑點已經覆蓋全面,我輕輕一扭,柄就脫離傘,露出黑色的鰓瓣。我翻看傘底,用拇指頭摩挲鰓瓣,還挺乾爽的,應該沒腐爛還可以吃吧?

小刀一按,蘑菇傘面軟軟陷下… 開鎖小道具在鎖孔里左轉右轉,其他租客有的圍在門邊,有的站在自家門口遙遙觀望。那是一把舊式的鎖頭,陸查費了一番功夫才把它打開,從門上解下來。陸查把鎖頭拿在手裡端詳,另一隻手把地上的工具箱移開給後面的人讓路。這個非正式隊伍默認的首領阿泥向前一步,手按住門把。

門把沒有一下就被轉開。阿泥加大力度,門後似乎有人也握著門把在跟他對抗。他兩只手交疊握著把柄,用整個身子的重力往下按。蘑菇在刀鋒下並沒有爽快地、乾淨地被切成細片,而是在鈍力下趴扁,然後斷成不規矩的扁條。腥味濃郁,切開的菇肉呈黑褐色。

忽然呼嘯聲突起,阿泥一頭栽進突然洞開的門,他下意識地緊緊攥住門把,身子被一股強大的氣流吸進房裡… 

那個房門的另一面,原來是外太空,樓里的空氣急速往真空洩去… 突如其來的變化和接下來的混亂場面,把蘑菇的腥味攪得更濁…

等到房門終於重新關上,我才緩過氣來,能夠思考眼前砧板上的一堆黑褐色。


我幹嘛切了十多分鐘的爛蘑菇?

有聲書的書名叫 「14」


喜歡我的文章嗎?
別忘了給點支持與讚賞,讓我知道創作的路上有你陪伴。

CC BY-NC-ND 2.0 版權聲明

看不過癮?

一鍵登入,即可加入全球最優質中文創作社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