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acidol

Nga'ay ho! Facidol = 麵包果

八月

發布於

10 June 2017

「人啊,你是否低下過高貴的頭顱」

「學會看淡反而讓我輕鬆,調整我的生活,也調整我的作品」

昨天映後的座談,作為一個業餘的影迷,在映前沒有看太多電影相關報導的背景下,直覺式地問了導演兩個問題。

Q:為什麼小雷第一次進戲院看電影的時候,特別還是一部荒謬的喜劇片,眼眶卻濕了呢?

A:在拍那個場景的時候已經很晚了,將近凌晨,飾演張小雷的孔維一還是小朋友,累到眼淚流出來,當時我覺得也很適合那個氛圍,所以就用到電影裡。我也想表達的是,每個人在年輕的時後都有一個崇拜的對象,對於當時的小雷就是三兒,所以當三兒大哥摟著女朋友回望坐在後排的小雷,小雷感受到的是一種被肯定的感覺,那是一種感動的眼淚。

Q:我們若有機會造訪呼和浩特,看到的城市風景是否就像電影裡那般?

A:現在的呼和浩特正以快速的腳步做改變,不管是建築物的拆遷、還是城市整體的外觀顏色;拆的速度比我們尋找場景還快,海報裡的鴨子船現在都拖到岸上了;這次來台灣兩個禮拜,回去呼和浩特之後恐怕又不一樣了。

#獻給我們的父輩

http://baike.baidu.com/item/八月/19735677

喜歡我的文章嗎?
別忘了給點支持與讚賞,讓我知道創作的路上有你陪伴。

CC BY-NC-ND 2.0 版權聲明

看不過癮?

一鍵登入,即可加入全球最優質中文創作社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