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acidol

Nga'ay ho! Facidol = 麵包果

道別

發布於

19 May 2020

這三天帶著我們踏遍白冷會在台東各地建立起來天主堂的簡老師:「下次來參加我們的徒步蘭嶼」「新工作還暫時不行請假啊」「那先等你整頓好了」。

長濱深夜故事的老闆:「這麼快就要走了?」「我今天要搬去台北了」「@@這麼晚了!!」「我可能先在花蓮待一晚吧」「好吧,下次帶朋友來喝酒」。

新城立閣旅店的櫃臺:「第一次遇到有人這麼晚辦住房的⋯你是從台北下來的吧?」「不,我是從台東開上來的」「你還年輕喔體力真好」。

太平山森林遊樂區的收費員:「你車上怎麼這麼多東西!?」「喔,我從玉里搬上來的,想先到鳩之澤泡個湯」「我也是從秀林OO(忘了什麼部落)搬來的,你玉里來的是阿美族吧?」

三星賣蔥捲餅的歐巴桑打量了我一下,問說:「你是從台北來玩的吧?」「不,我是從玉里開上來的」。這應該是最後一次我可以稱呼玉里我的家?

因為車上堆滿了行李,比西里岸的Y沒辦法坐上我的車道別,他從窗外伸進來握住我的手。「下次再開車來看你」我說。

還記得在Paddington station,剛坐上開往機場的Heathrow Express,C突然衝進來抱住我說:「我會找時間去台灣看你的!」但他終究一直沒有坐上飛往台北的班機。

喜歡我的文章嗎?
別忘了給點支持與讚賞,讓我知道創作的路上有你陪伴。

CC BY-NC-ND 2.0 版權聲明

看不過癮?

一鍵登入,即可加入全球最優質中文創作社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