雪曜

遠看星空,總覺人生無趣,為何宇宙如此遼闊, 星兒都會笑著說:誰叫你總是獨自旅途! 我也只是笑著,與眾星合奏,靜待終焉的未來。

找回遺落的心

陰影會過去,但失去的笑容卻再也找不回,那些年的日子,一直以來都埋藏在我心底,即便試著找他人訴說,想盡各種辦法,想找回到最初的心情,卻是一籌莫展。

幾年前的事情,如同噩夢揮之不去,在學校所發生的種種,讓我變得無法再相信他人,信任他人竟成了這麼困難的事,最初的我,並不是那麼悲觀的人,經常保持開心的心情,在別人的困難的時候,總是會幫助他人。

卻在一次事件後,一切都不同了,我的校園生活再也回不去了,每天上學成了我最不想面對的,連踏進校門,都得抱著戰戰兢兢的心情,去注意身旁的人的眼光,就像被貼了標籤,不僅如此,還得小心各種惡作劇、陷阱、霸凌..........,容忍他人的惡言惡語,甚至沒招惹誰,就會被拉到一旁動手動腳,那時我都只是默默承受和忍耐,即便想爲自己反擊,卻也是無用。

不論找誰來處理,卻總是得到了答案,都是自己的問題,是自己的錯,到最後我連老師和同學,都完全無法信任,那種絕望就像黑暗侵蝕了自己的心,好幾次想以結束作為終結。

經常被邊緣化,每次說要分組活動,總是沒人願意和我一組,看起來就像大家說好了一樣,和老師說沒人願意和我一組時,老師二話不說,就說那就和我一組,一旁的同學聽到,用那種異樣的眼光看了我一眼,還在一旁竊笑,不知道他們心裡到底在想什麼。

不知何時掩飾自己真正的心情,笑著、哭著、生氣著、憂鬱著.....,都和自己真正的想法對不上,明明笑著,內心卻一點感受都沒有,封閉的心、遺失的笑容,甚至常常毫無表情,變調的人生,縱然離開了這個地方,仍在持續著影響著。

因此,人際關係變得相當糟,不善和人說話,在人來人往的路上,甚至產生了畏懼的心情,想躲到沒有人的地方,夜裡總是躲在房間,不知煩惱了幾次,哭了幾回,最後連眼淚都哭乾了,自己到底做錯了什麼,為何一切都那麼不順心,是不是我很惹人厭了....

但並非所有的人都是不好的,這點我很清楚,曾有老師也幫助了我不少,在那種情況下,從中幫我排除了不少麻煩,畢竟他是一個很盡責的老師,很願意為學生付出不少心力,雖然相處的時間不過一年,但至少讓我沉重的心情,放鬆了不少,還鼓勵我要和同學好好相處,有什麼問題都可以和他說,不需要一個人默默承受。

經歷過小學和國中那段日子,不知不覺已經高中了,我試著走出那樣的陰霾,嘗試在新環境與不同的人談話,收起忐忑不安的心情,將心中的想法傳達給他人,雖然只是一小步,但對我來說,卻是一大挑戰, 我還找了時間去諮商室的老師聊聊,試著讓自己的心能夠打開。

然而,大一那年,過去的壓力卻是毫無預警的打亂了我的生活步調,負面的情緒再度讓我受挫,其中也發生不少的事,讓我原本平靜的心失了方寸,情緒變得相當不穩,我試著從各種角度去了解,卻仍是毫無結果。

最後還影響到課業,本來都準時去上課,卻都放掉了,變得更加害怕和人相處,只好躲在宿舍不肯出來,班導發現了我的出席率有問題,主動和家人連繫,並且和輔導老師定期諮詢,才慢慢的改善了情況。

那段日子以來,我花了更多的時間,在思考和沉澱自己的心靈,同時仍不忘和同學的互動,在慢慢找回自己的自信心,試著和自己對話,去了解自己真正想要的是什麼。

藉著閱讀和寫作,讓自己的心情舒緩了不少,在文字之間,所記錄的那份心情,不時能夠讓人感受到作者的想法和當時的感受,那時的時空背景所交幟,衍生出無限的可能性,幻化成不同的音符流轉在自己的心中,試著創作,更能體會住箇中的滋味。

如今的我,雖然已經能看開,卻仍無法找回自己的笑容,仍會在乎他人的眼光,是不是自己做的不好,才會遭人怨,我知道的,自己還沒真正走出來,畢竟很難放下。

"只能提起勇氣,告訴自己,一定沒問題,相信自己辦的到,在這廣大的人生中,一定能找到自己想要的答案,茫茫人海中找到線索,打開自己塵封已久的心。"

找回自己失落的心,也許不曾忘過,在人生的這條道路上,我只是比其他人還有走得更遠,繞了一趟遠路而已,路上的風景,仍是那麼美麗,像極了彩虹,我獨自前行。


Like my work??
Don't forget to support or like, so I know you are with me..

CC BY-NC-ND 2.0

社區徵文:接觸自己,與情緒對話 | 第二場線上「自由課」預告:轉化創傷的入門課

雨後的彩虹

15

Want to read more ?

Login with one click and join the most diverse creator communit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