飆車兔兔 (Bunny Myers)

在台港人 • 自由插畫家 • 實體書狂熱者 • 接受委託 三四天不畫畫,血液循環會變差。四五天不看書,血清素會減少。 IG: @bunnyxmyers @evy.myers

那些我們常記掛卻不一定愛的人:《壞姊姊》

渡邊優《壞姊姊》
唯美中帶著不祥的封面(抖抖

這是一個有點另類的家暴故事,同時也在探討手足關係的意義。

故事以女高中生麻友對親生姊姊凜的殺意為主幹,描述麻友那個美麗聰明但個性陰險惡劣的姊姊,如何支配麻友的童年和青春期,及對她的心理造成各種傷害。

本來以為這會是真梨幸子那種描寫姊妹較勁、女性相殺的風格,事實上卻是逃離家暴/有毒關係的「重拾人生」故事。

通常主角想逃離的是親生父母,而這故事的主角麻友想逃離的是親生姊姊。


「...就連理應是自己挑選對象的夫妻都會離婚了,那麼親子或姊妹,在開始有自我意識後是否能一直感情融洽,真的只能看運氣了。」


麻友的姊姊凜,與其說是單純邪惡,其實根本是有反社會人格吧(汗) 沒有明確理由,看別人幸福感到礙眼,看別人不幸感到愉悅,還會實際破壞傷害他人,有這種親人,麻友本人也難逃被扭曲的命運。

故事裡第一個、也是我最喜歡的轉折,就是麻友發現憎恨家人、說家人壞話這種事被朋友否定這件事,否定她的朋友更是自己暗戀的男生阿佳。

故事前半部花了很多筆墨描寫麻友的戀愛心情,酸酸甜甜、忐忑不安的,而戀情破滅卻只花了一頁,原因就只是「對方無法理解自己的苦惱」,我覺得這裡的對比很强烈而且很寫實。麻友本身背負著姊姊帶來的黑暗,會被阿佳像太陽般溫柔明朗的個性吸引是十分自然的,但當發現太陽無法照亮自己深沉的黑暗,就只會覺得太陽又刺眼又灼熱。

阿佳是大哥,因為弟妹還小,高中畢業後得工作幫忙分擔家計,身為 「照顧者」 的他,會不理解「奴隸」 麻友對 「主人」 姊姊的恨意也是正常的。麻友的課題和阿佳的課題本來就差太遠。

不少人仍會有 「怎樣也是一家人」 的傳統想法,好像只要打著「家人」這個免死金牌就甚麼都應該原諒似的。正因為是家人,我們無法選擇也無法輕易切割,才會受到最難癒合的傷害。


「他者」就是跟你觀念不合、想法不同、難以理解或同化,也無法控制的人。------ 列維納斯 (Levinas)


姊姊對妹妹的影響,其實不下於毒親對孩子的影響。麻友小時候被姊姊時而溫柔時而兇暴的態度操控,被姊姊欺負、傷害、對她唯命是從、自尊被踐踏,甚至為了讓姊姊高興而說自己好友的壞話,最後不單失去了好友,更失去了自我。

麻友在夢中也想著殺死這個無法溝通、無可救藥的姊姊,但到頭來,麻友真正想殺死的,其實是那個懦弱、以姊姊為中心的自己吧?

姊姊的扭曲性格不在麻友的控制範圍內,姊姊的錯誤自然也不應該是麻友的責任,但麻友可以選擇不服從姊姊,她可選擇不隨姊姊起舞。麻友的屈從,和姊姊的愈發肆無忌憚不是毫無關係的,畢竟是我們教別人如何對待自己。

最後麻友選擇的和其他面對毒親的人一樣:保持距離。可笑的是,她是在開解另一個同樣有手足問題的朋友時得出這個答案。

有時候,家人的問題,本來就不是妄想光靠溝通就能解決的。


父母為 「根」,手足為「葉」

身為獨生女,身邊也沒有年紀相若的堂/表手足,所以我常常很好奇「有一個和自己年紀相若、有血緣關係、在同一屋簷下成長的人」會是甚麼感覺 ,也會羡慕那些和兄弟姐妹感情好的朋友,彷彿有個上天配給的好朋友。

常言道 「本是同根生」,强調兄弟姐妹間血濃於水,然而除了 「來自同一個基因庫」 外,「我」 和「兄弟姐妹」 就沒有任何共通點,基本上對方只是來爭奪、分薄父母愛與資源的敵人 (動物世界已證明了這一點) ,現代人更有爭奪遺產、推卸照護責任的風波。

所以到底 「濃」 在哪裡?手足對 「我」 到底有甚麼意義?

我想起冰雪奇緣 (Frozen) 的Anna在父母意外過世後,向姊姊Elsa救助時那句歌詞:

" We only have each other. It's just you and me. What are we gonna do? "

當父母比孩子先走一步,手足就會是彼此唯一的家人和依靠。這大概也是生多過一個小孩的夫妻的副算盤:希望孩子將來不會完全無依無靠。

雖然我覺得他們沒把手足反目,或其中一個變成另一個的負擔的可能性考慮進去。如果我有個像Elsa般繭居十多年對我不理不睬、連父母喪禮都不出席、把他們身後事都丟給我處理的姊姊,我可不會因為她小時候陪我玩過就給她好面色看。

有人認為兄弟姐妹間能否和融洽相處,很視乎父母是否對所有孩子一視同仁。道理正確,但不太實際,每個孩子的個性和需要都不一樣,父母很難做到毫不偏心,孩子也很難認為父母不偏心。我相信手足成年後的糾紛大都是童年的心結,父母不用要求孩子們親得像糖黏豆,但可以讓孩子們坦誠溝通,把手足間可能累積在心的委屈和芥蒂減至最少。

另一本很推的手足關係書 平山亮、古川雅子《手足風險》

我觀察身邊有兄弟姐妹的人,有人會抱怨妹妹的甚麼但常留意街上有沒有賣妹妹喜歡的東西;有人會親暱拍拍弟弟的頭;也有人從不提及自己的哥哥;也有人一說起哥哥以前如何受寵、姊姊以前如何欺負自己就停不下來。

也許血緣本是雙面刃,是好是壞,手足永遠在我們的心中有個位置。最不幸的情況下,手足會變成我們的創傷或一生的負擔,但幸運的話,手足會豐富我們的人生,成為我們最可靠的後盾。


推薦度:★★★★★☆

喜歡我的文章嗎?
別忘了給點支持與讚賞,讓我知道創作的路上有你陪伴。

CC BY-NC-ND 2.0 版權聲明

看不過癮?

一鍵登入,即可加入全球最優質中文創作社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