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unny Myers

在台港人 • 自由插畫家 • 實體書狂熱者 三四天不畫畫,血液循環會變差。四五天不看書,血清素會減少。 IG: @bunnyxmyers @evy.myers

法規氾濫,正義缺席:《那些得不到保護的人》

發布於
中山七里《那些得不到保護的人》

對比《連續殺人鬼青蛙男》和《嘲笑的淑女》,這本是相當寫實地控訴日本社會孤獨死、貧富差距、制度僵化的小說,讀畢全書,故事佈局本身不算複雜巧妙,懸疑和推理成分清淡,倒是貫穿全書的生活保護制度問題(類似綜援) 真實得令人不忍直視。

*以下有雷*

僵化的生活保護制度

日本的社保制度同樣是把國民稅金重新分配,救濟援助老年人和弱勢家庭/人士。隨社會高齡化,需要生活保護的人數大量增加,國家縮減社福預算,加上不斷出現不當領取援助的案例(呃綜援) ,在多種壓力下,社福機構採取各種手段令申請通過困難重重,包括極其繁複的申請手續、要求逞交難以取得的無資產證明、無論如何要申請人先投靠血親家人(儘管申請人和家人已失聯二十年)、窗口員工的冷漠甚至輕視的態度等,皆令申請人深感受辱,並因而對申請保護產生抗拒感。不少試過申請政府資助或服務的人都可能會感同身受。

的確,任何社會都存在濫用資源的害群之馬,社福機構的工作就是援助真正有需要的人,因此照足規則嚴格把關也是無可厚非,但是家家有本難念的經,一百個個案就有一百種境況,死板的規章又豈能適用於所有處境?當攸關窮人生死的生活保護給付,全由一個坐冷氣房的衛道之士來判斷批准與否,豈不叫人憂心。

故事中有個個案,是社福機構要停止某單親家庭的給付,因為母親隱瞞她有收入的事(每月收入高於生活保護費,政府就會止付),好負擔女兒的補習費,但補習不被認為是必要支出,也就是「奢侈品」。

補習的確不是生活必要支出,但當所有有經濟能力的家庭都讓孩子補習,增加考上好學校的機會時,到頭來低收入的人還是輸在起跑線。

「學歷和金錢,會決定一個人和甚麼樣的人來往。甚麼白馬王子,那根本是騙人的。窮人家的女兒只有窮人家的兒子會追。這樣的兩個人湊在一起馬上就有孩子,結果孩子也只能過貧窮的人生。」

母親的話點出世代貧窮的形成,而現令社會保障制度完全無助打破這個惡性循環。

一個具職銜之人之死 vs 無數窮人之死

故事中可分成三大立場:社福、警方、弱勢者,社福對弱勢者的求救充耳不聞,是為不義;弱勢者仇恨社福見死不救而殺人,是為不法,身為執法者的警方應如何面對這種矛盾?

書中一開頭就强調描寫,死者三雲/城之内生前在周圍的人眼中,是多麼盡忠職守、與世無爭的清高好人,而假釋犯利根則處處碰壁,被人以有色眼光看待,暗指出「好人就是循規蹈矩的人,壞人就是犯法違規的人」這種膚淺的謬誤。

然而,正義不是非黑即白。正義不能缺乏人性。正義之舉不一定合法,甚至是和法律對著幹。想看清一個人的本質,就要看那人不顧利害關係與打算,甚至不惜反抗權勢也要捍衛伸張的事物。諷刺的是,會打破社會規範捍衛道義的,往往是不受社會保障的底層之人。

中山七里在後記寫道:

一個國家富強與否,究竟是以甚麼為指標?是立基的政治思想嗎?是國土大小嗎?或者是資源的蘊含量?GNP的數字?還是擁有多少飛彈?
恕我冒昧,在我認為,是應該受到保護的人是否真正受到保護。

推薦度:★★★★★☆

喜歡我的文章嗎?
別忘了給點支持與讚賞,讓我知道創作的路上有你陪伴。

CC BY-NC-ND 2.0 版權聲明

看不過癮?

一鍵登入,即可加入全球最優質中文創作社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