猶真里斯

香港某名牌大學中文系碩士畢業,做過不同類型的工作,每份工作幾乎做不過半年,搞到履歷表非常不好看。因為生意失敗,失業了,開始不務正業、做個是位高份低能的深山隱士。平常愛發白日夢,熱衷做自己喜愛的事。將自己生活中的點點滴滴,跟大家分享。 正如馬塞爾·杜象所說:「我最好的作品就是我的生活!」

【軍事愛情長篇小說】《戰場上的天籟聲》【最終章】最美好的歸屬 我永遠的家人 第四回

發布於

每天黃昏過後,我們便停下腳步,在河畔生火紮營休息,我、路西克和拉娜輪番休息戒備,以防西伯利亞的野狼,會在春後覓食,襲擊我們。當清晨的太陽,準備從東方升起的時候,我們便收拾行裝,繼續趕路。

前往雄鷹和路西克的家的途中,我們經過不少大小不一的城鎮,大部份城鎮者人去樓空,只有小部份的城鎮仍有人居住,然而十有八九都是一些老弱婦孺,大概是因為年青人都參與戰爭,留下了年邁的父母、妻子和子女在戰爭的陰霾下,心驚膽氈的過著每一天。差不多二十年戰爭,我不敢去想有多少家庭因戰爭而被破壞,多少人因戰爭而犧牲,我只想著我們怎樣重新建設戰後的世界,怎樣重建被破壞的家園,怎樣幫助有需要的人,重新振作,團結一致,抱持著樂觀的心情,勇敢面對將來,我相信所有問題都會迎刃而解。

九天後的清晨六、七點,我們來到一個小鎮附近,路西克對著我嘶嘶大叫,看來我們已經到圖拉。路西克示意拉娜,向河流支流走,由向東面向北方走。

「咦?路西克,你和雄鷹的家不是在前面的小鎮裏嗎。」

拉娜也向路西克問道。路西克對我和拉娜嘶嘶地叫,似乎笑著說道:

「不不不,斐露迪、拉娜。我們家的牧場在圖拉城外的北方,沿著河流向北走,會到兩條支流的匯合處,再走四、五公里就到我們家了。」

我和拉娜聽從路西克的指示,跟隨著牠沿著河流向北走,沿途看著農民用著鋤頭,犁耙和家牛在田裏播種、耕作;牧民騎著馬,用牧狗在草原上放牧,這裏的圖拉人生活方式與我從前生活的圖拉非常不同,雖然現在是公元二十四世紀,然而,他們的生活和工作方式似乎還停留在三、四百年前,看起來原始,卻近乎自然,這種生活令人無憂無慮,心身都感到舒暢,也許祖父說得對,他曾經對我說道:

「斯露德,你知道嗎?簡樸的生活,其實是一種幸福。」

「簡樸的生活?」

「沒錯。我們的祖先是果農出生,農人的生活非常簡單樸素。日出而作,日入而息,晚上不是與親人共聚晚餐,就是與鄰居搞一場小派對。當然,這個小派對比不上星期天的派對。」

「星期天的派對是怎樣的?」

「星期天,所有人都不用工作,早上到禮堂參與彌撒,中午的時候,每一家分頭行事,開始準備晚上需要的東西,黃昏的到來,就是派對開始的時候,大家唱唱歌,跳跳舞,談天說地,分享一下生活上的趣事。這是多麼愜意,多麼快樂。對祖父來說,簡單樸素的生活,就是我嚮往的幸福………」

看來小時候受到祖父的影響,現在的我感覺到祖父所嚮往的幸福,也許是我的嚮往。帶著孩子們在鄉郊地區,過著簡樸愜意的生活,看著她們長大,然後,她們會各自追尋屬於自己的幸福,這也許就是我所追求的幸福,再過一會兒後,當我回到雄鷹的家,開始新的生活的同時,幸福也會降臨,並會一直伴隨著我,直到永遠……

沿著河流向北方走,大概一小時後,路西克對著我和拉娜嘶叫,彷彿告訴我們到家了,我和拉娜向遠方眺望,一座牧場佇立在丘陵下。當路西克和拉娜看到快要到雄鷹家的時候,牠們加快了腳步。每一個人,當要回到家的時候,那種心情,那種興奮,是難以掩飾,然而,我有些不安,待會見雄鷹的母親和妹妹們,我應該如何介紹自己?我如何將雄鷹魂歸天國的訊息告訴給雄鷹的母親和妹妹們?雄鷹的母親和妹妹們會接納我嗎?就在我忐忑不安,胡思亂想,不知如何應對雄鷹母親和妹妹的時候,路西克將我和拉娜帶到雄鷹家的大門前。

我緩緩下馬,拿起背在拉娜身上,盛著雄鷹骨灰的靈龕,我緊緊地抱著靈龕,向雄鷹竊竊細語道:

「雄鷹,到家了。不過……」

我看著雄鷹大家門前的掛鈴,對著雄鷹說道。

「怎麼辦?我很緊張,我不知道怎樣去面對你的母親和妹妹們……」

路西克和拉娜看見我猶豫著是否敲起掛鈴,牠們不停地推著我,鼓勵我敲響掛鈴,可是我還是提不起勇氣去敲響掛鈴。此時,雄鷹彷彿化作一陣溫暖的春風,在我的耳邊輕輕說道。

「親愛的,別緊張,進去吧!母親和妹妹們會歡迎你,接納你,因為我們都是一家人。」

「可是,我還是有點怕……」

「不用怕,有我在你的身邊……」

「好的。」

雄鷹的話,加上路西克和拉娜鼓勵,我鼓起勇氣,我提起手,輕輕敲響大門前掛鈴。

「來了。請問是誰?」

應門的是一把稚氣少女的聲音。

少女打開大門,少女一頭啡黃色的頭髮,長髮束成雙馬尾,大概八、九歲,我想她應該是雄鷹最小的妹妹。少女那啡色圓圓的大眼睛,打量我的全身後,禮貌地對我微笑道。

「大姐姐,你好。請問你找誰?」

「妹妹,我叫斐露迪,請問這裏是雄鷹的家嗎?」

「對……請問你是找哥哥嗎?哥哥去打仗,差不多有兩年不在家了。」

「啊……是嗎?」

雄鷹的妹妹如此說道,我不知道該如何回應。

「小妹,是誰?」

突然,從屋裏傳來一把婦人的聲音。

「母親,外面來了一個美麗的大姐姐,她叫斐露迪,好像來找哥哥……」

「小妹,你說斐露迪來到我們家,對嗎?」

雄鷹的妹妹點頭道是。

婦人從屋裏走到大門,婦人看似快到五十,擁有一雙猶如翡翠般碧綠的眼睛,一頭金黃色的長髮,盤繞至腦後杓束成髮髻。婦人打開大門低頭注視著我手上的靈龕,她似乎已經知道雄鷹已經魂歸天國,卻沒有露出半點憂傷。接著她抬頭看著我,雙眸露出溫柔的目光,她伸出雙手,似乎擁抱著我,我接受婦人的擁抱,她親吻我,對我微笑道。

「斐露迪,辛苦你了,歡迎你和雄鷹回來……」

「母親,這個大姐姐是誰?你說哥哥回來,可是他在哪裏?我見不到他?」雄鷹的妹妹問道。

「這位美麗的大姐姐是你們哥哥的妻子,也就是你們的嫂子。」

「她是我們的嫂子嗎?」雄鷹的妹妹吃驚說道。

「沒錯,至於你你哥哥在哪裏,我待會再告訴你們三姐妹吧!先去馬廊,叫姐姐們回來吧。」

「我知道了。」雄鷹的妹妹走出大門,奔向馬廊,大喊著:「大姐!二姐!母親叫你們回來啊!」

「斐露迪,別站在門口,進來吧!」

「好的。」

我抱著靈龕走進屋裏,環顧四周,雄鷹的家非常樸素,和尋常的農家沒甚麼分別,樸素帶著農家氣息,一進家門,就是客廳。客廳連接著飯廳,飯廳有一張很大的長方形老舊木製桌子,桌子兩邊共放著八張老舊的木製椅子,飯廳的末端連接著半開放式廚房,爐灶仍用柴火煮食,爐灶上有一個抽氣扇。客廳中央放著一張稍為殘破的木製桌子,桌子三邊放著三張老舊沙發,另一邊則放著一部舊式的立體投影顯示器,我相信是整個家最先進的東西,客廳的牆邊放著不同的農具,牆上則掛著大小不一的相片,都是雄鷹一家的生活照,當我看見相片裏的雄鷹對著鏡頭不是神情呆滯,就是露出勉強的笑容,很不自然的樣子,便嗤笑著。

「這個孩子從小到大,拍照的時候就會顯得很不自然的樣子。」雄鷹的母親一邊在廚房燒水煮茶一邊向我問道:「他跟你們一起拍照的時候,是不是也是這個樣子。」

「是的,所以我一直奇怪雄鷹每當拍照的時候為甚麼會顯得很不自然,原來他從小到大就是這個樣子。」我笑道。

「哈哈哈。這才是我們家的雄鷹。」雄鷹的母親向我問道:「斐露迪,你有沒有興趣參觀雄鷹的房子?」

「可以嗎?」

「當然可以,因為你是他可愛的妻子。他的房間就在客廳走廊裏最後一間。」

「好的。如果不介意的話,我去參觀一下。」

「你去吧……」雄鷹的母親看著我手上還捧著靈龕,她對我笑道:「其實,你可以先將他放到桌子上。抱著他走來走去不是很礙事嗎?」

「唔……」我搖頭說道:「不礙事……我想抱著他,看著他,直到他入土為安為止……可以嗎?」

「啊。是嗎?斐露迪,我兒子能夠找到你做他的妻子,真的很幸福……」

「真的很幸福嗎?」

雄鷹的母親點頭說是。

「斐露迪來吧!我帶你去參觀一下他的房間。」

雄鷹的母親示意我跟著她。走廊裏有五道房門,第一間房間是雄鷹的父母,第二間房間是雄鷹的大妹妹,第三間房間是雄鷹的二妹妹,第四間房間是雄鷹最小的妹妹。

「這間房間是小妹的,也是你剛才看到的小女孩。」雄鷹的母親笑道:「不過,當雄鷹在自己家裏的時候,她總會到她哥哥的房間裏做功課,有時候,小妹還鬧彆扭,晚上總是吵著要跟她哥哥一起睡。雄鷹無可奈何,就跟小妹一起睡。」

「真的嗎?小妹這麼可愛?」

「當然是真的。」雄鷹的母親在我耳邊竊竊細道:「不單是小妹,大妹和二妹小時候也是這樣。現在已經長大了,晚上不會吵著跟雄鷹一起睡覺。」

「原來雄鷹這麼受女生們歡迎?」我笑道。

「只是受妹妹歡迎而已。雄鷹說過,他覺得自己根本就不受女生歡迎,如果受歡迎的話,那個女孩子就不會拒絕雄鷹。」雄鷹的母親摸著雄鷹的靈龕,嘆氣道:「就是因為雄鷹到最後沒有跟那個女孩子一起,所以才參軍……」

「那個女孩子……」

我大概知道雄鷹的母親所說的女孩子是誰。

「是艾麗莎嗎?」

「斐露迪,你怎知道是她?」雄鷹的母親吃驚地問道。

「雄鷹告訴我的。他將他和艾麗莎的事都告訴我。阿姨,你放心吧!雄鷹已經徹底忘記她了。」

「忘記她好。忘記她好。」雄鷹的母親連聲說好。

「雄鷹有你,已經足夠了。所以我剛剛才說,我的兒子真幸福,因為斐露迪能夠當我兒子的妻子。不過,斐露迪千萬不要介意我兒子曾經喜歡過她……」

「不會。」我搖頭說道。「雄鷹和我不會介意大家曾經愛過的人。正因為失去了曾經愛過的人,所以更珍惜並對現在愛自己的人,獻出自己的一切……雄鷹愛我,我愛雄鷹,我們的愛,至死不渝,直到永遠……」

「斐露迪,如果雄鷹沒有參軍的話,就不會遇到你。看來,這一切都是神明安排的……」雄鷹的母親擁抱著我笑道。

「神明讓我們相識,讓斐露迪成為雄鷹的好妻子,你們的好媳婦……」我點頭說道。

廚房裏水壼沸騰傳來一陣氣笛聲,雄鷹的母親回去廚房,她叫我進去看一看雄鷹的房間。我推開房門,雄鷹的房間乾淨整齊,非常樸素。房間裏放著一張木造的床、書桌、書櫃和衣櫥。床後的窗台上放著一部舊式的收音機,窗外的花壇放了幾盆盆裁。我走近書櫃,看看書櫃上放著甚麼類型的書本。書櫃上有幾百本書,大都是文學、歷史、哲學、東政語言學和其他領域的書本,諸如科學、天文和藝術等書本。看到這麼多不同類型的書本後,我才知道雄鷹的學問很高,難怪雄鷹懂得幫我分析父親是因為保護我才讓我痛恨他。

「雄鷹,是不是學問高,邏輯思維就會自然高?」我摸著書櫃上的書本說道:「我念書的時候,只會將考試的重點牢牢記住,然而,從來沒有理解和思考過書本裏的學問。」我自嘲地說道:「我看書最多的時候,正是在京津賢道社立大國學院的時候,畢業以後,我已經沒有看書了……」

「雄鷹,你可以借你的書給我看嗎?我也想充實自己……」

窗外的涼風輕輕地仰面吹過,雄鷹彷彿乘風而來,對我說好。

「謝謝你,雄鷹。」

書櫃旁有一張書桌和一張木椅,書桌上放著一台舊式的桌上電腦,一盞桌燈和一個伏在桌上的相架。

「這個相架難道是……」


猶真里斯喜愛天馬行空,熱愛創作,目標成為一位全職作家,如果想繼續看猶真里斯的作品,每月只需付出最低5美元,就可以支持我的創作事業。支持連結:liker.land/eugenelisc/civic

也歡迎各位以「訂閱」方式,支持猶真里斯方格子中的「躬耕隴畝」。謝謝各位。

猶真里斯的方格子


長篇小說】《戰場上的天籟聲

楔子.幕起【序章】雛鷹離巢
【第一章】草原上的雄鷹|01020304050607080910111213
【第二章】小沃爾夫的提琴|010203040506
【第三章】雪原上的妖精公主(上)|0102030405060708
【第四章】雪原上的妖精公主(中)|010203040506
【第五章】雪原上的妖精公主(下)|01020304050607080910111213
【第六章】邁向幸福的未來|010203040506
【最終章】最美好的歸屬 我永遠的家人|010203
想看猶真里斯更多作品?請按此連結,向下拉到社區精選|作者精選,就可以看到我的其他作品,請多多支持,謝謝<(_ _)>

喜歡我的文章嗎?
別忘了給點支持與讚賞,讓我知道創作的路上有你陪伴。

CC BY-NC-ND 2.0 版權聲明

【軍事愛情長篇小說】《戰場上的天籟聲》【最終章】最美好的歸屬 我永遠的家人 第三回

3

看不過癮?

一鍵登入,即可加入全球最優質中文創作社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