猶真里斯

不務正業、是位高份低能的深山隱士。 愛發白日夢,熱衷做自己喜愛的事。將自己生活中的點點滴滴,跟大家分享。 正如馬塞爾·杜象所說:「我最好的作品就是我的生活!」

記下那一件衣服|一套包含我的愛和飲恨的練習裝備

發布於
這是另一張我常用的頭像

每個愛浪漫,愛表現自己的男人,必定有套戰衣,我的戰衣,包含著我的愛和飲恨,那就是我的劍道袍和我的劍道盔甲。

我學劍道,大概有三年左右,但並非連續,中間橫跨大概十三年。第一次學了一年,在我台灣私立中國文化大學學習;第二次學了兩個月,在我26、27歲左右,第三次在29、31左右,學兩年。

因為在香港,找不到劍道社(主要是網絡並不普及,所以找不到相關的資料),後來在台灣大學學習的時候,當看見有劍道社的時候,但是最早還沒有報名,反而跟另一個同學去話劇社看看,後來覺得活動有點無聊,所以,被同班兩位同班同學拉去劍道社,結果這兩位人兄學了兩、三個月不再學習,留下我一個香港仔學了一年,這一年的下學期,我遇到我的初戀,可惜只不過是錯失的緣份,後來,因為與她邂逅,三次告白的失敗,寫下了關聯中的幾篇作品,關於這段故事,我有機會再分享……

後來,在香港讀碩士班的時候,我一邊讀書,一邊做兼職,突然心血來潮想學劍道,便拉著弟弟一起學劍道(當時他有興趣),所以報讀短期班,後來,因為學習的場地與回家相距很大,每次學習完畢,都花一個半小時才回到家裏,所以,完成短期班以後,沒有再學了。

後來,第三次,從我在廣州回到香港之後,當時,我是手機遊戲設計師(又是一個可以分享的故事),我兩兄弟心中蠢蠢欲動,想學習劍道,剛好這一次在我們家附近,有劍道社的短期,我們二話不說,便去報名。這次連續學了兩年,從學基礎練習、攻防技巧到穿著盔甲,接著學習劍道形(主要是用作評核考段位,共計七本目,小太刀三本目,然後好像還有九招十三式),我和弟弟已經學了五本目,大概有考二段的知識。

我們開始穿著盔甲的時候,師傅曾經說過,劍道活動,流失很快,尤其穿著盔甲之後,果然,看著師兄姐們一個又一個離開,也許因為工作繁忙來不了,也許因為工作太累,提著沉重的盔甲到場地練習,感到全身乏力,總之家家有本難念的經。我們兩兄弟,以為不像別人,可以繼續。很可惜,當。以為可以堅持的時候,意想不到的事情總是發生在自己身上。

可惜弟弟因為有視網膜脫,以及錐形角膜,治療完成後,醫生也建議停止此類活動(因為,劍道攻擊中,會打面(即頭),醫生怕因此會惡化),雖然往後覆診,沒有惡化,然而,師傅也建議他不要再練習,因為實在太危險了,我因為他而停止了,感覺他若果不能一起練習,我會感到孤獨。

我的弟弟,因為個人私穩,所以用了PS大神修改,望見諒

那時,我感到飲恨,我曾經對師傅說,自己斷斷續續學習劍道三年,至少考到初段或者二段,師傅也說,慢慢來。可惜,這樣一停,直到今天已是五年了。我依然是一個「無段劍士」……

這幾年的遭遇,以及大變,一切皆令我有心無力。

如果越高段位是代表一個劍士實力的里程碑,那麼「無段劍士」是否意昧著原地踏步,停滯不前,不異進取?斷斷續續學了三年,從中間橫跨的十三年,又停止了五年,足足十八年!!!

我,因為個人私穩,所以用了PS大神修改,望見諒

看著已經舖上一層厚厚塵埃的劍和袍與盔甲……

只想說一句:

真的對不起……

然後氣憤大喊:

我飲恨!

2 人支持了作者

【散文】給韓國伊人的最後一封告白信

【新詩】送給我最愛的人一首絕詩

【散文】祝福你,木槿花!

發布評論

看不過癮?

一鍵登入,即可加入全球最優質中文創作社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