猶真里斯

不務正業、是位高份低能的深山隱士。 愛發白日夢,熱衷做自己喜愛的事。將自己生活中的點點滴滴,跟大家分享。 正如馬塞爾·杜象所說:「我最好的作品就是我的生活!」

【新詩】一杯酒

發布於

構想這首詩的時候,口癢,喝了一小杯,靈感便到了。

三年前,我對天主說,我為自己設下一年禁酒令,後來,父親過身之後,改為兩年,為準備領洗,再改。由於我們這批慕道者(即未領洗,卻信仰天主的人)未能在四月份領洗,後來在神父安排下,十月七日便領洗成為天主教徒(我們通常稱自己為基督徒),所以禁酒令行了差不多三年,這三年,除了與伯父敬酒,以及節慶,幾乎滴酒不沾。現在,禁酒令早已解除,所以,現在倒是怕自己會經常狂飲XDD,我一不開心,便獨個兒飲悶酒。所以喝酒真是適可而止。

三年前,在人生底谷點時,天主拯救了我了,要我再回到祂的身邊,所以,我不想再自我沮喪下去,所以自設禁酒令。關於這段故事,如果你有興趣想知道,可看我九月份寫的《曾經我也想過一了百了》這篇文章

寫這新詩的時候,突然想起我書法恩師黃柱河老師,我十九歲的那一年,從台灣回來香港,父親見我字醜,勸我學書法,所以,在工聯會報讀興趣班,想不到一跟就跟了大師,因為老師在當時已經享譽盛名。我跟老師學習書法一年半載,雖然沒有再學習,卻跟他保持聯絡,有時會跟他一起與其他書道前輩聚會,互相交流。但後來,因為一些外在的事(是我與大學同學的問題),令我轉換電話號碼,當時沒有whatsapp、微信,雖然我仍有他的電話號碼,但他卻找不到我,這樣一過快十年。

剛剛用毛筆寫這首詩的時候,想起了他,心中很難過……

其實,幾個月前,我發現老師有用whatsapp,看頭像,應該是他。但我在想,找他嗎?他還記得我嗎?還記得這個書法寫得非常差的學生嗎?其實,我想找一找他(包括大學時代的幾位恩師),我想不是聖誕,就是元旦;不是元旦,就是農曆新年,然後,先在whatsapp留言:

「你好,請問你是黃柱河老師,我是猶真里斯,十年沒有聯絡,你好嗎?你還記得我嗎?」


人生有幾多麻煩事

一杯酒

哪再有煩惱

麻醉?逃避?

我寧要一時忘我

也不要活著無盡苦惱中

能放下包袱

解盡三千愁

這支有綠茶味的梅酒的確好喝,冰了更好喝XDDD

曾經我也想過一了百了

發布評論

看不過癮?

一鍵登入,即可加入全球最優質中文創作社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