猶真里斯

不務正業、是位高份低能的深山隱士。 愛發白日夢,熱衷做自己喜愛的事。將自己生活中的點點滴滴,跟大家分享。 正如馬塞爾·杜象所說:「我最好的作品就是我的生活!」

「偽科幻愛情軍事小說」《戰場上的天籟聲》別傳《望月秋櫻》第一回:那年夏天,我與她的奇妙邂逅(配樂:打上花火/DAOKO × 米津玄師)

今天想發佈一篇8000字的小說,小說我會在接下來4章,逐天發表。這篇小說是為參加Penana平台的夏日徵文比賽寫成的,當時得到裏面的一位作者兼活動統籌者盛意拳拳邀稿,結局當然名落孫山,老實說,評審並非港台文豪大家,也並非是學院派的大儒、教授,他們都是來自於這個平台的作家們,明知只是個遊戲比賽,因為得獎者能免費結集成書(這是多麼吸引人),卻令我過份認真……

唉!算了吧!讓過去的,都過去吧!

《望月秋櫻》和我的大作《戰場上的天籟聲》都是發生在同一個世界觀的故事。少年和少女在某年夏天邂逅結識,對少年來說,他對少女的印象總是充滿謊言和神秘。少女向少年道別後,消失得無影無蹤,少年卻對少女念念不忘。後來,地球兩大強權發動太陽系戰爭,少年因此被徵召參軍,數十年後,成為空軍中隊隊長,在執行任務中,似乎遇到那個令他刻骨銘心的人,但他/她卻變了模樣……

《望月秋櫻》未能入選也算是好事,因為等我修好《戰場上的天籟聲》後,我會出書,然後,將此作以別傳的形式收入《戰場上的天籟聲》裏。出書之後,望大家到時多多支持,感謝馬特市的朋友。<(_ _)>

邊看小說,邊聽音樂,更有意境(配樂:打上花火/DAOKO × 米津玄師)

在我生命中,她,是一個很特別的女孩子,或者說,她是一個令我難以忘記的存在。我永遠不會忘記,我在八島國念高中的時候,那年夏天,那段邂逅,那段撲朔迷離,真令人刻骨銘心……

*    *    *

「望月,我們都要退役了,國大附中劍道部就靠你。由你作為劍道部主將就對了!我們可是看好你在全國大賽奪冠,再次取得通往明年東政國協元首盃劍道賽的入場券!那才是真正的世界大賽!」

「世界大賽?是宇宙大賽才對!別忘記元首盃的選手們不單來自地球,還有來自月球、火星和小行星帶的東政國協成員國的高中。」

「望月!加油!我們這些前輩永遠不會忘記在元首盃進入八強時,那個比賽場景是多麼壯觀,多麼震撼。」

「謝謝你!望月!想不到你將你家族的忍道和劍道結合在一起來訓練我們,如果沒有你的加入,我們也許永遠看不到元首盃的盛況!更不知道這個世界原來這麼大。」前輩緊握著我雙手,感哭流涕地說道。

之後,前輩和後輩們興高采烈,蜂擁而上,他們將我舉起,拋到半空中,他們對我都寄予厚望。

那年夏天,我才十六歲,是八島國國府大學附屬高中二年級生。

*    *    *

在整個高二的夏天,我和劍道部的同伴們不是在學校的劍道場裏練習,就是回到故鄉的山溝裏進行地獄式訓練,雖然大家都感到疲倦,卻不會因此而放棄練習,我們的狀態反而比起元首杯八強戰的時候更加好。在故鄉訓練的這段日子裏,我們常常在緊急關頭中遭遇危機,但是我們不會臨陣退縮,也不會不加思索地橫衝直撞,而是反覆思考解決方法,久而久之,遇到突如其來的事情,作出合理的反應,因為在劍道對決中,講求以敏捷的反應,結合對戰技巧戰勝對方,這種遭遇危機的反應技巧不單適用於劍道對決,也適用於日常生活,更何況是在戰場上……

當盛夏快要結束的時候,劍道部的同伴們大多都留在家中收拾心情,準備迎接初秋九月的新學期,唯獨只有我,因為不想辜負前輩們對我的托付,所以,我每天都留在學校的劍道場裏練習,起早貪黑,未曾間斷,未到校門關閉的時候,我不會想著回家,直到開學前的一星期,發生一件事。

「是誰在一直偷看我練習?」

自我從故鄉回來,獨自在劍道場練習以後,我就發現有人偷瞄我練習。雖然我不知道這個人的樣子是怎樣?卻知道他每天都在監視我,而且逗留時間很長,出身在忍道世家的我已經一忍再忍,但是,我最終還是無法忍受被人長期監視。

今天,我就要揭開監視者的廬山真面目。我趁他不為意的時候,從另一邊門走出去,我慢慢走近他,也許我的氣息隱藏得不夠深,被他發現了,他立刻逃跑,他跑得很快,猶如脫兔,我眼看追不上他,便靈機一觸,我預估一下他的逃跑路線,在一個暗角處埋伏,當看見他經過的時候,我立刻跳出來,將他撲倒在地上。

「哎呀!」突然,有一把嬌滴滴的慘叫聲傳到我的耳朵,那把楚楚可憐的喊叫聲在我腦海中饒音繞梁。我見勢不妙,立刻站了起來,大吃一驚。

「女……女的!」

「望月同學,我知道我偷瞄你練習是我不對,但你也不可以這麼粗暴對待女孩子。」女孩子站了起來,她拍拍衣服和裙子,嘟著嘴巴不滿地說道。

「對……對不起……不對!咦?你為甚麼知道我的姓?」

「這個嘛,其實我是你的同班同學,只是你一直沒有留意到我的存在。」

聽到女孩子這樣一說,我的心裏立刻露出苦笑。我不單沒有留意她的存在,也從來沒有留意過班上的同學。話說回來,除了兩、三個跟我很要好的同學,以及一、兩個跟我一起參與劍道部的同學外,其他同學姓甚名誰,喜歡甚麼?不喜歡甚麼?我完全不知道,因為彼此間完全沒有交流。也許是因為我太熱衷劍道部的活動,然而在別人的眼中,我是也許個冷漠的傢伙。

「等等……」我為甚麼會想這些事呢?我不是應該問這個女的,為甚麼整天都在偷瞄我。

「你……」

「我知道你想問我為甚麼一直偷瞄著你,對嗎?」我還未發問,女孩子便代我發問。「我就是不告訴你」女孩子俏皮地說道。

「甚麼?你……你都已經走投無路,還……還這麼囂張?」我有一點小生氣,但對於從來不懂得應付女孩子的我,還能怎樣?

「怎樣?我看你好像有點生氣。」女孩子嬉皮笑臉地說道。

「沒有……」

我被她看穿了。

「好吧!只要你答應我完成一件事情,我就告訴你為甚麼總是偷瞄你。怎樣?」

「只要我能力所及,不違反道義的事情都可以!」

此時我心想,無謂跟她糾纏不清,趕快將事情解決就好了。然而當她告訴我,她想要我完成甚麼事情的時候,我吃驚了,我意想不到這正是我和劍道部同伴們很想完成的那件名垂千古,豐功偉業。

「只要你明年在東政國協元首盃劍道賽奪冠,我就告訴你原因。」

「甚……甚麼?」我詫異地看著她那毫不掩飾的天真笑容。

那年夏天的終焉,我與她邂逅,然而第一次見面,她卻對我說謊了,因為她跟本不是我們的同班同學,更不是我們學校的學生,更不知道她的名字。雖然,之後我們每隔一段時間會再見面,然而,每當我問有關她的事情的時候,她總是嬉皮笑腳、古靈精怪地輕輕帶過,使得我倆的感情越來越玄妙,她似乎對我瞭如指掌,然而,我對她卻一無所知。看來只有在元首盃中奪冠,我才能知道她的一切,知道她為甚麼會偷瞄我。

想看《戰場上的天籟聲》?已經修到第四部了,請按此連結

發佈評論

看不過癮?

一鍵登入,即可加入全球最優質中文創作社區